民主教育在中學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richelleantipolo)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richelleantipolo)

 

香港之中學,以考試教育為先,禮貌及紀律教育次之。然中學生涯乃學子由小孩長大成人之階段,當中教育,尤為重要。假若不把握此時機教授學生公民責任與自由、民主意識,以及社會公義等,則學生只會是考試機器甚或愚民,必危害我城之將來。當然,此中缺失,正是現存殖民教育要收到之效果。惟我城當自立,人民要自主,則中學必須從速開展民主教育。

學習民主,不單是從書本學習民主為何物,更要嘗試實踐民主(practise democracy),中學有兩大限制,令其不可能成為完整之民主體制,因此也令民主教育不太容易。

首先,學校不是政體(polity),不可能也無理由普選領袖。從未聽過有中學以學生一人一票選校長,繼而由學生組成議會,通過校長之內閣名單。學校不是國家、不是城市,校長、老師與學生之間之關係,不等同統治者與人民之間之關係。雖則說教學相長,惟中學之教學大體都是自上而下(top-down),即使不是直接灌輸,也是由老師帶領學生學習思考。此自上而下之教學模式,實屬合理,否則不需要學校。

另外,中學生多數不是成人,在法律上甚至不是公民,無投票權。剛升上中學之初中生,稚氣未除,思想尚未成熟。即使民主之忠實支持者,也很難證立初中生有能力有資格參與制定校政。(當然,大家可以爭論何謂成年人?是成年人與否是否真的如此重要?初中生也可以很成熟吧…… 本文無意討論此議題。)既然如此,則又加強了中學自上而下之基礎。校長、老師的確應該比學生擁有更大權力。

惟即使有以上限制,民主教育仍然能夠在中學推行。以下乃一些大方向,供看官參考。先此聲明,我未曾教過書,也只讀過一間中學,因此能參考之資料與情況極為有限,還請見諒。

 

認真對待學生會

所有中學均應該設立民選學生會,由學生一人一票選出學生會內閣,代表同學之利益。假若早已設立了學生會,則不論校方或同學,均應該認真對待學生會之職權與意義,不應純粹視之為「一班學生柴哇哇搞活動,一齊圍威喂」。

學生會應當是學校之法定組織,有清晰條文訂定其職務、權力及權利。例如其有否權力代表同學發表聲明?又有否權力與校方協商某些校政?一經訂下,則校方必須尊重,即使學生會得罪校方,只要其行動不違反條文,則校方不可懲處任何人,更不可秋後算帳。

學生會必須由全體學生一人一票選出,因學生會之為學生會,就是代表全體同學之組織。這難免衍生一問題:初中生還年幼,未懂事,他們有資格選學生會嗎?我的答案是「有」,即使中一同學也應該有資格選學生會。選舉學生會,就是中學生最初步之民主教育,年幼學生即使不太明白當中道理,也可以從中學懂一二,當然老師應該教導他們選舉之意義。這比小學選班長之意義更大。班長頂多是公僕,不是同學之代表,其職務乃處理雜務,幫助老師管理秩序。用政治學術語解釋,即班長並無「代表性」(representativeness)。但學生會之性質卻是同學之代表,代表了同學之聲音與利益。如果學生會選舉只限於高中學生,則學生會名不正、言不順,難講得上是代表全體同學。因此,即使初中生可能不知就裡,但也應該有權利投票選學生會。

另外,同學也當認真對待學生會。參選學生會,固然可能是為了「威下」,為了一點名利,為了CV可以好看點,有助升大學。(當然,現實是考試成績決定一切。)同學參選也可能是為可以辦活動,特別是聯校活動,結識友好,締結良緣。這理所當然。惟參選同學應當緊記,學生會是學生會,不是一般學會。學生會不應是活動統籌委員會,而應是全體同學之代表,是代議士,當為同學出聲。當選後假若天下太平,同學當然可以專心辦活動,廣結善緣。但若校方與同學起了大衝突,則學生會必須待同學出頭,或從中調和。這是應有之義。得到名利權力,就要付出代價。假設學校要辦開放日,校方執意縮減同學之準備時間,則學生會便要為同學爭取,甚至不惜與校方鬧得面紅耳熱。

其他同學也應該尊重學生會及其選舉,不應當是無聊白痴,玩過就算。某些同學可能會覺得選學生會選舉乃浪費時間,選不選無甚麼分別。此態度可以理解,皆因有否學生會,不會影響其學習,甚至不會影響某些學會自行辦活動。惟一旦出事,學生會就顯得重要。假若一天某某局長到訪學校,某同學出來抗議,結果被校方懲處,此時同學當如何是好?假若該校有成熟之民選學生會,則其可代表同學與校方理論,甚或帶領同學抗爭,抗議校方之所為。因此同學選舉學生會時,不應只關心學生會提供了甚麼小禮物、為同學爭取了多少餐廳福利(當然這也很重要),或宣傳物品有多精美、短片有多專業,而也應該關心參選者有何理念,甚或其對某些政治議題有何立場。現今香港乃非常政治化之社會,中學已經難以自絕於現實政治之外。例如國民教育、普教中等議題,與中學同學息息相關。學生會候選者有責任講出自身之立場,同學也當認清甚至質問其立場。這方是民主精神。

當然,現實之民主政制也難避免出現上述問題。在現實政治選舉中,時常看到政客只為名利而扮作關心人民、選民對選舉漠不關心,或選民按小恩小惠(所謂「蛇齋餅糉」)之多寡決定投票給誰。因此同學有此等做法,也可算是民主政治。但同學應當提升自身之政治質素,把握選舉或參選學生會之機會,培養公民意識。

 

兼顧仁義禮智

不少中學均極之強調紀律。例如校方常常強調同學要守時,又會嚴格檢查同學之校服有否違規,且會選拔一大批領袖生(或稱風紀)協助管理秩序。而往往在校方眼中,總領袖生(Head Prefect)方是學校之代表。

先不論某些學校對整齊校服之迷戀,或其他種種偏執狂。我等首先要問:紀律是否重要呢?我以為紀律實在重要。有些同學會與校方爭論為何要守時:守時為何是美德呢?我遲到又如何呢?然守時確是美德,能建立人與人之間之互信。甚至現實一點而言,你將來入大學找工作要面試,你敢遲到嗎?個人紀律也很重要。假若你他日當上國家元首,卻生活混亂,能做大事嗎?俄羅斯前總統葉利欽出名常常爛醉如泥,治國一塌糊塗。南非前總統曼德拉、印度聖雄甘地,以及教宗方濟各等,都是生活規律嚴明之人。懂得團隊合作、聽從指令也重要。假若在某政府中,官員各自為政,毫不聽命,可會施政有效嗎?此政府會持久嗎?可見紀律確實重要,有助建立秩序,並使制度運作暢順。

惟學校只教紀律而不教公民意識、民主自由,或社會正義等,我情願其甚麼也不教。臺灣學生佔領行政院,政府派警察武力清場。網上流傳片段可見,學生手牽手坐在地上,警察就用盾牌打下去,把學生打至頭破血流。這是警察的紀律。納粹時期,希特拉下令屠殺猶太人,前線軍人把一批又一批猶太人送進毒氣室,然後按下按鈕,完成任務。這是屠夫的紀律。

只教紀律,戕害天下,因此等教育教出來者,不是奴才,便是國家機器。紀律重要,但肯定不是最重要。公民意識、民主精神、社會公義等,遠在紀律之上。偏偏現今學校不教。受此等教育之學生,有禮而不仁不義。子曰:「人而不仁,如禮何?人而不仁,如樂何?」仁為禮之本,假若有禮而不仁,則是本末倒置,虛偽成性。孔子正是要斥責此等風氣。

現今中學教育要教出來之學生,是有禮無德之人。他們很有禮貌,很守時,生活很自律,且願意聽從上級指令,凡事做得有條有理。惟他們不介意劉進圖被斬,不關心貧富懸殊之問題,甚至不知道原來香港就來要政改。有人住劏房是人家的事,警察打壓異見者也是他人之事,總之事不關己,己不勞心。或許不可說他們是有禮而無德,他們會有私德,會愛惜家人朋友,但他們無公德可言,根本不關心香港這個家。

學校有責任教授學生何謂仁義禮智,何謂民主自由。老師當教導學生要保衛家園,要為自由、民主以及群體利益站出來;要教學生「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莊敬自強、自立自主、頂天立地;要教學生「最高的法律是良知」,而服從不必然是美德。與其聚精會神關心學生之紀律問題,並整頓校風,倒不如教導學生要為自己及家園負責任。當學生明白了自身之責任,思想自然會變得成熟。而由此等教育教出來的,是一代公民,而不是一代愚民、一代奴才。

學校哪有時間教這些呢?公開試急如星火,課程內容又繁雜紛陳,平時已經要補課,現在還要找時間推行民主公民教育?何來時間?其實時間總是有的,只是學校往往浪費掉。假若時間真的如此緊迫,為何有時間整頓同學的課堂秩序?為何有時間在早會訓斥同學衣履不整?為何有時間請專人教導同學不要吸毒、要注意網絡安全、要懂得與異性相處呢?這是優次之問題。是學校把大部分時間投放於考試教育、私德教育及紀律教育之上,而故意忽略公民教育、民主教育及仁義教育。校方與其請衛生署人員講授小學(雞)常識,倒不如帶同學參觀一些社區組織,以了解香港之公民社會,甚或請大學政治系教授到校講解香港之政治制度、民主原則等。It’s all about priority.

 

摒棄統制,尊重學生,鼓勵協商

正如上述,中學都是自上而下之體系,老師有權力及道德基礎去教導學生,甚至處理某些秩序問題。惟擁有此等權力,不代表就能統制學生,甚至踐踏學生權利。

中學不是警隊或軍隊,而學生也不是學警或軍人。軍隊及警隊必須紀律嚴明,服裝必須整齊劃一,下級必須服從上級。軍隊及警隊必然是獨裁體系,絕不可能民主,警察及軍人執勤時,絕無個人自由。這是其職分之需求所致。警隊要維持治安,打擊罪惡;軍隊要保家衛國,其要出動之時,往往是亂世。假若警隊組織鬆散,下級可以自由發揮,則何以緝拿罪犯?假若士兵可以自由選擇服飾,又可以在戰爭中隨意頂撞上級,甚至威脅司令說:「你唔畀我做後防,偏要我上前線嘅話,我下次唔投你票架」,則肯定被打至落花流水、全軍覆沒。即使民主鬥士,也不會要求軍隊及警隊民主化,只會要求建立民主政府,並把警隊及軍隊置於民主之文人政府之下,受民主之議會監察。

現今不少學校,喜歡把學生看成是學警甚或受訓軍人,因此肆意統制學生而毫無自制,把自上而下之知識傳授轉移成自上而下之威權管治。

例如校服。校服本身已經有劃一、統制之意味,惟校服也可以是身份認同之象徵。某些學生對學校有所謂歸屬感,經過思辨後選擇高舉此身份,因此真心喜歡穿校服,並因而感到自豪。可見校服不必然是威權統制之工具。(當然,某些左翼朋友會認為這是學生被洗腦之結果,我暫且不討論此說。)然某些學校對校服整齊之迷戀與執念,則是自以為是軍校了。對某些老師而言,學生踢波打籃球,因而衫腳外露,是「爛仔」所為;冬天時同學的外套深色或淺色了一點,是犯下了彌天大罪。此等偏執獨裁之心理,令人心寒。查實衣服不整與個人道德,根本無必然關係。梁振英天天西裝骨骨,卻是個奸佞。

又例如電話。不少中學禁止同學帶手提電話回校,即使准許帶回校,也不能在校內使用。這究竟有何道理?假若同學在課堂上使用電話談天說地,或「篤來篤去」,這當然是不尊重課堂、不尊重老師,應該懲處。但假若在小息時講講電話,又有甚麼大問題呢?當然,天天只懂玩Flappy Bird、Candy Crush、轉珠及2048等,而不務學業又不好閱讀,實在會令智商下降。然因此校方就有理由禁絕電話嗎?某學校為了確保手機絕跡校園,甚至不惜踐踏學生權利以及遊走法律邊沿,搜查同學之私人物品,甚至查閱同學之通話紀錄。此等學校,根本就是獨裁者之忠實朋友。

校方必須承認學生有自由。肆意統制,只會使學生變成愚民、鵪鶉。學校首先要懂得容許灰色地帶。同學偶犯校規,只要不太過分,其實不必苛責,稍為提醒便可。在某些特殊日子,例如開放日,同學玩得盡興,因而行為有些少出位,也不為過,「隻眼開隻眼閉」便可。這是容許學生在較自由開放之校園內成長。校方應當減少無謂之劃一,容許同學自由發揮。蔡元培謂:「與其求劃一,毋寧展個性。」此雖非論民主教育,但民主教育以此為綱,尤適合也。假若某校校長時不時便巡邏全校,訓導主任特意盯緊學生,是使學生天天在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之環境中求學做人。如此,則學生難免會變得嬌柔造作、事事冷嘲(cynical),或發展出殘缺狹隘、冷峭隱忍之人格。

容許灰色地帶乃屬較低層次,較高層次者,乃是推動協商之風。以舉辦開放日為例。開放日屬於全校,包括學生、老師、校長,既然如此,則校方不應全權制定所有安排,然後要學生跟從。舉辦此等大型活動,乃學生學習自立自主之機會。當中安排,應由校方與同學共同協商而訂下,甚至應該由同學主導,校方從旁協助。由此,則學生可學懂做主人,為自己所屬之群體(community)付出心血。假若學生「撞板」,活動失敗,則要為自己錯誤之決定負上責任。此中精神,正是民主。某些學校可能為了校譽,怕由同學擔綱會出問題,因此不容他們做決定。這是剝削學生學習民主自主之機會。一面口說同學將來要成為社會棟樑,一面阻止他們自立自主,實是虛偽。

此等協商方式應否推至更高層之校政決策呢?例如聘請老師及校長、修改校規、課程設計等等,校方是否應該與同學商議而共同決定?這有限制。以教會學校為例。教會辦學,有其辦學理念及宗教原則,而這理念由辦學團體訂定。同學選擇入讀此校,就已經表示贊同(consent)此等理念,否則根本不應入讀,即使入了也可以轉校。你(或父母幫你)選擇入讀某天主教學校,但進去後卻拒絕上聖經課,並不合理。這與國家不同。我們無法選擇生於何國,生下來就成了某國人,而現實也有不少限制令人無法移民。因此國民要求內部改革,甚至質疑該國統治者宣稱之「核心價值」,理所當然。而不少高層校政決策,往往關乎一校之辦學理念。例如聘請校長,天主教學校當然會聘請天主教徒當校長。又例如制定課程,天主教學校會有聖經課,會有開學彌撒。假若此等校政均由師生共同商議決定,則同學可能要求聘請佛教徒當校長、要求取消聖經課。中學始終不能甚至不應是完整之民主體制。正如文首論及,師生關係也不是統治者與人民之關係。但校方必須聆聽學生之聲音,畢竟學生方是教育之受眾。例如同學真的非常反對某校規,並提出堅實理據,則校方必須讓步。假若同學有理有據,而校方堅拒聆聽,則是獨裁,同學反抗有理。

 

小結

胡適謂:「爭取個人的自由,就是爭取國家的自由;爭取個人的人格,就是爭取國家的國格!自由平等的國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來的!」假若中學不求改革,繼續現今之奴才教育、紀律至上教育,則我城香港之前途堪憂矣。凡從事中學教育者,當深思如何實施民主教育,好能造福後世;凡中學生,則當想想如何爭取更合理之中學教育,好能學習當家作主。

 

作者:莫哲暐

曾忝學於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然學未有成,唯有繼續尋索。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69529
Date: 2014-04-16 17:36:26
Generated at: 2020-08-13 04:39:4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4/16/69529/民主教育在中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