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容不是縱容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LS_86)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LS_86)

 

17:3 你們要謹慎.若是你的弟兄得罪你、就勸戒他.他若懊悔、就饒恕他。

17:4 倘若他一天七次得罪你、又七次回轉說、我懊悔了、你總要饒恕他。

(聖路加福音17:3~4)

 

耶穌教導我們要包容得罪我們的人,而不是去縱容人行惡。「他若懊悔,就饒恕他」。這是一個條件句:如果他懊悔了,我就要饒恕他。但饒恕不是否定他作惡犯罪的本質;相反,饒恕乃基於斷定其行為之惡。你若不覺得他做錯了,你是無須饒恕他的。同樣地,一個死不認錯、死不悔改的垃圾、狗屎或蝗蟲,也不覺得自已需要你的饒恕。惟有你認為他有錯,他也認為自已有錯,真心向你表示願意承擔責任了,你才有可能選擇「包容」、「饒恕」對方。

可惜的是,太多大陸人不願意給我們饒恕他們的機會。因為他們根本不覺得自己有錯;他們的價值系統根本無法認同我們的價值系統所作出的判斷。他們可以說上十萬種理由把大陸人隨處大小便合理化,反過來說我們的指責不文明、不合理之類。他們不認錯,不悔改,就是因為他們的文化具有缺陷。

 

我不是說所有大陸人也是蝗蟲。「蝗蟲」是指其行為以自利為本,對事物盡情搶掠、破壞以滿足其一己之欲,無視他人感受。從來沒有人說過「所有大陸人都是蝗蟲」,也沒有人說英國就沒有蝗蟲(事實上我在英國也見過不少白皮的蝗蟲)。問題是「蝗蟲性」甚為符合大陸那種文化(即價值系統),這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近來紐卡素常常有球賽,那些醉酒的白皮蝗蟲也會到後巷四處撒尿,在街上大聲吵鬧、唱歌,有時甚至會指著路過的華人和黑人來罵。然而他們的惡行卻是不容於英國文化之中的。路過的清醒的英國人總是會對他們白眼,有的會指罵他們。有次一個醉酒大漢去我近面拋擲頸巾,我一口氣用英式英語罵了他三分鐘,後來一個白人老伯也走過來罵他是「垃圾」(trash),他的女伴見神色不對就拉著他走了。

然而,是次中國小童在彌敦道正中大小便一事,中國大陸的輿論反應是甚麼?上至官媒下至論壇都說香港人在歧視大陸人,批評港人為何要拍照侮辱小童和他的父母,批評港人怎麼動不動就報警,批評港人為何不指罵洋人在蘭桂坊隨地便溺,批評港人為何不包容。甚至香港有些狗官也走出來叫香港人「多點包容」。

 

凡是問香港人為何不包容的,都是無知的人。有甚麼好包容呢?既然父母雙方還要死不認錯,反過來搶拍照者的手機,大吵大鬧一番,沒有道歉,沒有認罪,沒有悔改,我們能包容誰呢?我們可以包容甚麼呢?第三者可以質疑「拍下小童隨處便溺的照片」是過分(雖然我不知道這是基於甚麼準則),然而這是另一個問題,不應與「隨處便溺」一事混為一談。然而,大陸的輿論竟然不是以指責「隨處便溺」為焦點,反而是不停上綱上線說香港人歧視大陸人。我實在很懷疑大陸文化是否承認「隨處便溺」為錯誤之行為;但明顯地,透過是次的輿論反應,顯然地他們更關心的是批評便溺者的「惡」(雖然我很懷疑這是否真的可以稱上為惡),而非便溺者的「惡」。

再說,認錯不只是「承認錯誤」如此簡單。聖路加福音之「懊悔」,希臘文原文為μετανοέω,即「更正意念」之意。說得上要「更正」,就是要厭惡自己過去的惡行,同時立志從此以後不再行此惡,這才算得上懊悔、認錯、道歉和悔改。如果你不能承諾以後不會再讓自己的小孩隨處大小便,完全沒有表現出半點悔意,那包容就是不可能。既然不悔改,就沒有包容可言。

 

別在叫我包容大陸人隨處便溺了,因為他們從來就沒有給我包容他們的機會。

 

作者:安德烈

畢業於中文大學哲學系,現為杜倫大學哲學系碩士生,進行基督教哲學研究,哲學、神學、文學創作、作曲、歷史、地理、政治、經濟皆略懂一二(至於精唔精通? ... 講依啲 lol );為聖公會會友(疑似有被逐出師門的危機),負責幫教會打掃,掃走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 個人facebook專頁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70445
Date: 2014-04-26 03:09:26
Generated at: 2021-05-13 16:26:5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4/26/70445/包容不是縱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