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陸人回應便溺事件看「族群性格」

文教 / 最新文章綜覽

大陸人便溺

 

此前,我從來不相信有族群性格這回事,總覺得這種一概而論的歸類著實膚淺,忽視個人性格和品德差異,甚至帶來有意無意的歧視。可是,近日大陸小童在港便溺引發一連串風波,令我重新審視這種個人主義觀點。此因隨地便溺一事至為簡單,誰是誰非一目了然,大陸夫妻縱容孩童便溺,有錯在先就要承受後果,虛心道歉認錯。

可是大陸輿論卻是群情洶湧,認為香港人小題大做,刻意針對,甚至大陸官報也持如斯論調。作為香港人,我自幼受教,「有錯要認,打就企定」,此確令我驚訝不已,又大惑不解。於是我花了一晚看看幾個大陸論壇的留言,理智辯論者有之,惡言咒罵者有之,大部份留言都說香港人不該如此「不依不饒」,連一個小孩子也不放過。

每個人的性格和心態當然各有不同,但當族群遇上衝突和危機時,人們便會分黨分派,形成主流與少數。如是者,於眾人眼中,主流意見乃反映「族群性格」,少數則為個別例外。雖這種小事本也不值一提,可大陸官民的反應顯然形成一主流意見,且不易為香港人理解。我姑且冒上以偏概全之誤,從中推敲大陸人的「族群性格」。

 

隨處便溺乃有違公德,這一點大陸網民也無可辯駁,其不滿主要有三:幼童忍不住大小二便,隨處便溺屬不得已之事,香港人不幫助也罷,還要咄咄逼人,無容人之量;香港途人拿出單反,拍攝記錄幼童便溺,實屬惡意變態,怪不得孩童父母搶記憶卡;其後大陸家庭已欲離開,不再生事,此時途人又加以阻撓,「把人往死裡逼」,實在欺人太甚。

其實只要有一點兒公德常識,也知上述觀點之荒謬,本不用辯論甚麼。隨處便溺有違公德,香港途人只是口頭教訓和拍攝實況,使犯錯的人知羞恥,算是小懲大誡;拍攝目標並不是小孩,懲誡無知幼童毫無意義,故此懲誡對象實為縱容其便溺的監護人;大陸夫妻一見途人拍攝,不管是惱羞成怒,還是保護家人,上前就是搶記憶卡,途人於是報警處理,他們才慌起來要走,當然為途人所阻。大陸家庭有違公德在先,發惡搶奪在後,怎能反過來惡人先告狀?

少數大陸網民提出上述反駁,主流意見於是扯到香港法律,說甚麼12歲以下小孩便溺無罪,又香港人偷拍小童色情片段才是犯法。這全是胡說八道,首先監護人縱容幼童便溺,已為犯法之舉,至於色情偷拍之說更屬荒謬,一則拍攝地點乃公眾場所,二則全無色情意圖,片段中是男童還是女童也看不清楚。況且,父母當眾脫小孩褲子,叫他公然便溺,遇上途人以拍攝為懲誡手段,還要指責途人侵犯小童私隱,此豈非嘖嘖怪事?父母本身就暴露小孩私隱於公眾。

少數派也有如是駁斥,至此主流派也理屈辭窮,遂搬出「港人自卑論」,以為港人眼紅大陸人富起來,心裡不舒服,就專挑大陸人不是,根本不是真心為公德發聲。對這一場無謂爭論,有一名大陸網民總結得最好:

香港人和大陸人不愧都是中華文化的傳人啊,吵架文化都是一脈相承的,中國人吵架永遠逃不脫三樣:一邊是無理搞三分,一邊是得理不饒人,然後圍觀的就是幫親不幫理,貫穿其中的就是不講事實、專挖動機。

這肯定是「一邊無理搞三分」,可「一邊得理不饒人」就難說一點。因為你知道自己做錯了,才會需要別人「體諒」和「包容」,別人給予包容是人情,予以懲誡是道理。你犯了錯,要受罰實屬當然,可不能強制別人去原諒你,即使得理饒人當真比較有雅量。

 

正如上引總結,大陸網民著眼的是行為動機,事實怎麼的並不重要。他們認為香港人歧視大陸人,才會「把人往死裡逼」。即便是《環球時報》這官方喉舌,都是煽風點火,斷言香港人「無法適應自己在內地人面前優越感的流失。他們的心態出了問題,他們面對內地人變得極其缺乏耐心」,所以才這樣「小家子氣」。不管怎樣瞎猜行為動機,事實依舊未變,大陸夫妻縱兒隨處便溺,有錯在先,受罰理所當然。可大陸網民和官報卻抱持這種心態:你這樣教訓我,我覺得是因為你心裡看不起我,那麼道理不在我也沒關系,因為你本來就不是好人,沒有資格教訓我。以動機好壞衡量是非對錯,香港大眾亦多有如是者,但由政府大肆宣傳,此乃絕無僅有。

有位大陸網民憶述去年有父母讓小孩於上海地鐵撒尿,眾乘客相勸,那名父親還要出手打人,此事亦遭全程攝錄廣傳,其時輿論認為應該把父親「扔到黃浦江去」。對於這次事件,他坦承性質相同,但他討厭香港人那種高高在上、咄咄逼人的態度。說穿了,大陸官報和大陸人爭的不是「包容」,而是「面子」,硬拗對錯亦只為此。你給我面子,好言相勸,我也有一點兒公德心,要我道歉也不是難事;但如果你勸也不勸,一來就是懲罰,我的面子往那裡放,跟你拼命就是了。簡言之,我有錯,但你不可以不給我面子,否則就發難。

香港人不愛面子嗎?愛,所以要犯錯者先道歉才會給予包容,可兩地面子觀念卻大有不同。香港人要是理不直卻氣壯,公然撒賴,其他香港人可是一樣絕不寬貸,同樣會拍攝醜態和報警處理,到時留一世臭名又惹上官非,這不是更沒有面子嗎?香港人的面子乃在於公眾名聲,而公眾名聲乃建基於遵從公德與否。那對大陸夫妻恰恰相反,認為如果面對責罰卻不硬起來,被迫認錯道歉,這是比遺臭於網絡更沒面子的事,英雄好漢就是不認錯,要力抗到底,這種面子不是基於任何規矩,僅僅是個人感受不好,要宣泄情緒。

大陸網民認為小孩忍捺不住,無可奈何才隨處便溺,予以責怪的途人是冷酷無情。那對大陸夫妻也不斷強調,「你沒孩子嗎?你的孩子不會尿尿嗎?」,意謂「你不懂人情嗎?」。這又反映另一種心態:人情先於規矩。按香港教育,我們所以守公德,想的是如果人人不排隊、亂拋垃圾、隨處便溺,這個城市就會永無寧日,市民互相毆打,所以每個人都要先奉規矩為至高無上;綜合大陸網民意見,都以為不排隊、亂拋垃圾、隨處便溺只屬小事,做了也死不了人,況且我一個人因急事一時犯規,想也不會出亂子吧。總之人情第一,只要我得到方便,又沒出亂子,那麼大家就睜一眼,閉一眼吧。若果有甚麼人不識相,雞蛋裡挑骨頭,那就是無事生非,欠揍了。

另有一點很有趣,大陸網民很在意一事,就是那個幼童究竟是大便還是小便,此因他們認為若只是小便,抹掉流走就是了,也不太有礙街道觀瞻,但如是大便就不好這樣說了。正因人情大於規矩,他們認為只要違規行為不太過分,規矩這東西可將就將就。對此等網民而言,小孩便急,隨街小便不太過分,沒甚麼所謂,可隨街大便也太過分,怎硬拗也說不通,所以他們才煩心於判別大小二便。這是香港人難以理解,因為規矩就是規矩,隨地大小便同樣有違公德,妨礙程度有別並不代表兩者本質有別。

據上述所論,我可以冒險概括幾句大陸人的「族群性格」:重動機,輕事實;重面子,輕是非;重私情,輕公德。然而,換了個辭彙,我們也可以說大陸人重人心、重體面、重人情,可見觀感已大為不同,其真正問題乃在於如何展現此等性格;其次,這數句未免以偏概全,據我觀察所得,至少北京和上海網民就同情香港人,性格和心態亦與香港人相近。然而,以官方喉舌報為首,主流意見就是為那對大陸夫妻抱不平,心疼其小孩,要為此「關乎大陸人尊嚴」的小事,教訓香港人。

 

以前讀書,看到有些學者以西方「法治」對比中國「人治」,總覺得這些理論簡單得不可信,可事實擺在眼前,香港人法治至上,而大陸人卻是人情先行,兩者本已浸淫於南轅北轍的社會文化,性格和心態迥然不同。這一場便溺風波,再次提醒我們,所謂一國兩制,好聽一點就是一宗錯配婚姻,雙方原本性格不合,可幸當初只是遙相對望,要相敬如賓、客客氣氣也不是難事,如今卻是朝夕相對,相看兩厭。至今日境地,香港及大陸政府要負上全責,自由行政策實已成為弊政,再不加以改革或劃地設限,這種街頭中港矛盾只會愈演愈烈。

我們普通小市民又能做甚麼呢?搞抗爭的已大有人在,由他們向兩地政府施壓;我們也許可以坐下來,重新認識這群我們曾自以為熟識的陌生人。

上述大陸人的「族群性格」大概不足為奇,香港人對此大都略知一二,但少有人會認真看待,未有據此思及與大陸人相處之道。那麼我們要遷就一群不守規矩的人嗎?我們有自己的原則,就是大陸人入鄉要隨俗,來香港就要守香港的規矩,遵行城市公德,請屢勸不改者離開。然而,要撕破臉大吵的總屬少數,我們不妨仿效庖丁,視與大陸人相處為解牛,關鍵在熟能生巧。大家或可認識多些大陸朋友,試著了解多一點他們的性情和想法,如是熟知軟肉硬骨之處及用刀之法,刀鋒過肉而不砍骨,漸漸減少互碰硬傷,達游刃有餘之境地。

 

作者:鄭子健

中大歷史系應屆畢業生,Blog: http://patrickcheng0612.blogspot.hk/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70833
Date: 2014-04-30 15:40:18
Generated at: 2021-05-13 17:51:5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4/30/70833/從大陸人的回應便溺事件看「族群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