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施全民退休保障,宜三思而行

 

昨天一立法會公聽會上,討論退休保障事宜,自由黨青年團主席李梓敬的發言,被同場的余婆婆嚴厲批評,視頻在各大討論區及時事平台瘋傅,李生的言論被受批評。李生在他人發言玩手機遊戲故然要批評。他的發言,不能全盤否定。在下找回李生發言短片,以及綜合他的個人面書內容如下:

  • 全民退休保障計劃是跨代資源再分配,要下一代供養上一代,對下一代不公平
  • 供養父母是子女責任,為何有人建議要社會代他們負責?
  • 沒有子女供養,又合資產資格的長者,已現有長生津及綜援等政策,可在此基礎上調整。
  • 社會資源有限,應集中幫助最有需要的人:與其人人三千,為何不是最有需要的一半人每人六千或最有需要的三份一每人九千?
  • 福利開支增幅遠超政府收入增幅,加上人口老化,根據此走勢,香港很快出現結構性赤字
  • 全民退保並非「權利」,長者綜援安全網才是。
  • 很多推行了全民退保的國家都面臨破產或財政危機,如希臘。另外一些國家, 則是天然資源豐厚, 人口少, 稅率又高, 香港是否可比? 香港人又是否想負擔極高稅率?

 

李生以上言論,有少部份無錯,全民退保對今天二三十歲的年青人不公平,如在強績金外另加收的,等於加稅。即使民間建議全民退保供款由強績金扣除,因與人對分,最終退休時每人有多少強績金的不可預測特性,也會影響他們的利益,加稅的確增加他們的負擔。今天二三十歲的年青人在壟斷社會下已經是受害者,香港社會財富分配不均,因為離地資產階級及地產霸權與官府官商合謀,壟斷大部份利益所致,加上數千億儲備沒有善用,令香港人沒有得益。香港人不論在職或退休,是不應該這樣辛苦及沒有保障的。沒有全民普選下,政府擁有數千億儲備,再加上全民退保數額,政府的權力及人手會過度膨脹,不是好事。加上香港對中國來的新移民沒有審批權,部份新移民新來港不能適應香港生活,以綜援過活,早已受非議。在沒有審批權下引入全民退保,必引起強烈反彈,憂心吸引更多中國人來港,只在取福利,不想貢獻香港。全民退保的考慮前提,是香港必須有一個捍衛香港人利益的民選在地政府及議會,否則後果只會比強姦金(強績金)更嚴重。

正確做法是負入息稅,想辦法引入物業空置稅,土地閒置稅,甚至可考慮將利得稅改為累進,及將薪俸稅稅階增加一層,減輕中產負擔之餘,使真正高收入人士負責應有的義務,將離地資產階級的壟斷利潤拿回來再分配。另外,偽右派經常聲稱香港稅基窄,不少打工仔不用交稅,也是錯的。香港有不少隱含的間接稅,普羅市民每天都交緊的,如隧道費(隧巴車費中包括了隧道費)及地鐵車費。所以即使不用交薪俸稅,不代表普羅市民沒有交稅。另外,香港昂貴地價,也反映在物價。小數怕長計,普羅市民交稅不少,但福利比其他發達國家少,很多時要食自己,請偽右派不要胡說八道。

 

另外,希臘不是死在全民退保,而是死在搞奧運欠下大規模財赤及銀行體系不健全,持有大量像迷債類型的有問題資產。

長者壯年時為香港貢獻良多,他們退休時有退休福利,符合國民福利原則,所以供養父母,不單是子女責任,也是社會責任。一個有本土意識的社會,會視在地生活的人為自己人。余婆婆沒有說錯,每個人不會永遠風光,在自己人有需要時幫一把,絕對符合公義。至於資源何來及如何分配,將來在民選議會,由身土不二的在地香港人決定。

福利開支增幅遠超政府收入增幅,看看是否能從離地資產階級及地產霸權取回資源。這班人不事生產,靠炒買壟斷方式,明搶普羅市民財產致富,加上離地又賣港求榮,不配擁有現時財富。

 

參考文章:

自由黨李梓敬反全民退保-婆婆大罵-呢個仆街-香港瞓低

 

作者:泓陞

大學BBA畢業,不知不覺進入不惑之年,現當全職爸爸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70903
Date: 2014-04-30 22:36:42
Generated at: 2020-08-15 10:22:5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4/30/70903/實施全民退休保障,宜三思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