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清新+廣東話創作樂隊
- The Black Sheepee 專訪

the black sheepee

 

The Black Sheepee於四年前成立,成員有主音Yanny和作曲及結他手Hei Hei,填詞則由好友插畫家Angryangry負責。他們的創作題材正面,曲風不乏清新氣息,是獨立音樂圈裡較罕見堅持填廣東話詞的獨立樂隊。

起名The Black Sheepee,是因為她們認為黑羊是很稀有的動物,正如他們的音樂一樣,與主流音樂的類型有距離。可是,她們仍然堅持自己的風格,希望能創作更多有意義的作品。

 

與音樂結下不解之緣

主音Yanny從小開始喜歡唱歌,有五級鋼琴,但後來沒有繼續進修。她自言,小時候受老師啟發,活躍在合唱團裡,也有參加不同的歌唱比賽。Yanny獨特的嗓子和歌唱造詣,很大程度是由對唱歌的熱情產生出來的。結他手Hei Hei則早在求學階段接觸不同的樂器,曾學琴、長號、結他和鼓。她笑言:「十二歲那年開始學結他,上了十堂結他課之後,就一邊荒廢一邊偷師。但十五歲開始學鼓,我是有認真對待的,哈哈。」因此,Hei Hei除了擔任The Black Sheepee的結他手外,還是另一支獨立樂隊的鼓手。

兩位女生各有專長,問及什麼時候認識對方,她們自言在大學裡認識。Yanny說:「在大學裡知道有同學懂得作曲,所以便開始jam,然後發覺我們兩把聲音出奇地夾,便開始了The Black Sheepee。」Hei Hei補充:「因為當時自己寫的歌太高音,自己的音域又太低,所以找了Yanny唱。而且,我最初還以為自己低音的和音很奇怪,因為大部分的女生和音都比主音高,但出來的效果卻是很不錯。」因此,兩人在大學三年級時,參加了學校的歌唱比賽,並獲得冠軍,為她們的音樂事業打了一支強心針。後來參加蒲吧的表演,才正式以The Black Sheepee身份演出。

她們自言,兩人比其他獨立樂隊較遲起步,因為現時的音樂人很年輕就有頗高的音樂造詣。筆者認為,現時的網絡發達,年輕人有更多途徑接觸和練習音樂,才能比以前同年紀的人較早投身音樂事業。她們補充,在大學階段裡,讀書很忙,而且可能那時候還未「開竅」,臨到畢業前才想追尋夢想,為青春留一個倩影。

 

The Black Sheepee 的音樂和歌詞創作

作曲的Hei Hei說:「只有我夠空閒,腦袋沒有被其他東西塞住的話,提著結他掃掃就會有靈感。」筆者回顧過去的被訪者,許多創作人都是在無壓力下創作,可能這就是作品優秀的一大原因吧。Hei Hei補充,自由創作很重要,有時候一年才寫一首歌,「有一次在游泳期間創作了一首歌,不知為何填詞人Angryangry會感受到那種水中的感覺,然後寫了一首叫『浮樽』的歌。」至於整個創作過程,她指出,通常是曲寫好,給Angryangry聽,然後最後才告訴Yanny。Yanny笑說:「我往往是最後一個知道的人!記得有次整首歌完成,距離演出只有三日,我只好埋頭苦幹把歌詞背好。」被問曲詞方面會否遷就Yanny的聲音,Hei Hei爽快地回答:「不會,無論什麼歌,她都會唱的好,哈哈。」筆者認為,樂隊的人都相信Yanny的能力,所以才有這樣的決定,而我覺得這樣的安排很warm啊!

詞人Angryangry因為生病而未能參與訪問,但他透過文字告訴筆者為何堅持用廣東話寫詞:「我愛廣東話,因為她是好的語言,是成長環境的主軸。她有九聲,音韻跌宕多變,因此我希望透過填詞保護這種美麗的語言。」從他的文字裡,利用女字邊的「她」,從而表達出廣東話是需要保護的,而且親切如母親。筆者認為,廣東話詞難填,以致許多有天份的年輕音樂人捨難取易,特別是看重音樂多於歌詞的音樂人,往往忽略歌詞語言的重要性。可是,他又認為:「聽歌不要只執著於歌詞。演出,是混和思想知識、情緒感受,耳朵和眼睛的衝擊,是心靈與音符的交流,而非找錯別字的聆聽練習。」 可見Angryangry非常重視曲詞混為一體的想法。

談及歌詞的主題,Angryangry指,不會以愛情入詞,反而是以情緒和外在環境切入。例如,「浮樽」是寫一個人在水中漫無目的的感覺,聽水聲來學習放低執著;「季候鳥」表達地球暖化的現象,人類應該好好愛護環境;「野花」則寫逆境自強,自強不息的理念。聽The Black Sheepee的作品,很容易被她們對社會的同理心感染,也透過她們的音樂,想為社會付出一點,就如她們利用音樂改變人的思想和社會的環境一樣。

 

評價香港主流音樂

香港主流音樂的音樂類型較單一,Yanny說:「現時香港的文化,很大程度上是抄襲其他國家的文化,最明顯的是韓風。我覺得很遺憾,我會問,為什麼香港沒有一些獨特的文化,值得其他國家的人垂青呢?」Hei Hei補充:「最可惜的是,香港人抄襲完其他的文化,卻還是變回香港那種單一的style。而不能歸類為那種單一的style,就被定性為indie,所以我們做的是indie music。」問到主流音樂會否限制了聽眾的選擇,她們自言,新一代的聽眾較好,會自己找獨立音樂來聽,可能不只是本地獨立音樂,還會接觸外國的獨立音樂。可見,The Black Sheepee沒有對聽眾失去信心,仍然相信某部分的聽眾會喜歡非主流音樂。

香港主流音樂單一化,某程度上由香港社會單一化的環境造成。「香港不是一個講創意的地方」,Hei Hei說。她們認為,香港的教育制度影響了許多年輕人的創意,例如填鴨式教育、怪獸家長等等,都扼殺了他們思考的空間。另外,Yanny補充,政府的配套較其他地區小,例如台灣有一條街是塗鴉藝術家專用的,而香港的文化空間卻是少之又少。面對殘破不缺的文化政策,The Black Sheepee一句「無計啊,鍾意嘛!」決定在香港堅守崗位,創作更好的音樂。

 

未來計劃:出碟

成立了四年的The Black Sheepee將會發唱片,裡面的原創歌曲經過悉心的編曲後,定會有耳目一新的感覺!到時可跟筆者一起去搶購!

 

 

Follow them!

 

作者:Linda Chow

Linda Chow
〈妙色唇Musician〉專欄訪問用音樂代替口唇說話的人。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71007
Date: 2014-05-03 20:25:24
Generated at: 2019-09-24 02:44:3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5/03/71007/正面+清新+廣東話創作樂隊---the-black-sheepee-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