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古典、不流行 - Hayley Westenra 之困局

掌聲雷動,在射燈的引領下,一位穿著綠色長裙的人慢慢步出,踏上古老的皇家歐拔大堂(Royal Albert Hall)的舞台。棕色的長髮剪短了三分一,變成紅色;但臉頰還是依舊的白。藍色的雙眼發出一絲愁緒。那歌聲不像傳統的女高音,由橫隔膜彈出鼻孔上升於天; 又不似流行的女歌手,由喉嚨衝出嘴巴直線射向前方。輕盈的聲線,輕輕地觸及天花,隨即墜落至觀眾席。她唱的不是經典的歌劇作品,而是由她重新填詞的<勒加利花>(La Callifa)1

You look down at all you see
Throw your broken words at me
A flower fair a whisper in the air
Your heart is blind to all that I see

You say love is like the tide
Nothing lasts for all of time
But I believe that love is here with me
And for eternity

Tu non credere perche
Questa crudelta di padroni
Ha visto in me
Solo una cagna che
Mi mett’ anch’
Io alla tua catena

Tu ritroverai con me
La più splendida proprietà
Un attimo di sole sopra noi
Alla ricerca di te

 

演唱會在九點四十分左右已經結束,然而我在後台門口等到十點半,海莉・韋斯頓華(Hayley Westenra)才出現。只有我一個專程去等她,也只有我第一眼認出了她。後來幾個大嬸由我口中得知這人原來是海莉,才走過來拍照和拿簽名。青色的圍巾,白色的開領襯衣與黑膠的外套,完全不似是國際級巨星的打扮。

 

(有圖)

10333550_10203593186372610_9098984878157935011_o

令我意外既唔係海莉既果種內向,而係佢原來矮過我~

 

如此情景,反映了她當前表面上成功的事業背後的重大隱憂。雖然她只有27歲,但她已經出道十一年(若以2003年她16歲之時出版的首部個人專輯Pure計起;然而自2000年起13歲的她己經開始在紐西蘭公開演出)。她的音樂定位是「古典跨界別」(classical crossover):所以她並不局限於演唱傳統的歌劇或聖詩(而事實上她近年己經很少有「古典」的作品),經常唱民歌甚至流行歌,由英語、法語、意大利語、葡萄牙語、愛爾蘭語甚至國語和日語的作品都有。這種路線在英國並不是甚麼新鮮事,只是如果一個古典跨界別歌手因為「太潮」而得不到頑固的古典音樂專家的認同,又因為「太土」而得不到膚淺的流行音樂歌迷的接納,那就會變得裡外不是人,愈來愈搞不清楚自己是古典音樂還是流行音樂的歌手。

無疑海莉在台灣、日本甚至大陸的人氣近年急升。日本一直都是海莉的主要市場;然而,古典音樂的世界不在遠東,而是在歐洲和美國。如果一個跨界別古典歌手在西方市場的銷量、知名度或認同略為遜色的話,這將會嚴重阻礙他在爭奪各項國際級的音樂大獎。

讓我們先看看海莉幾套國際專輯的最受歡迎排行及銷量情況。

 

螢幕快照 2014-05-05 下午06.12.52

(唱片紀錄制度中的級別順序為:銀<黃金<白金<鑽石;各國標準因應市場大少而分級有異)

 

海莉在不少排行榜的排名皆急跌,惟有紐西蘭古典音樂排行大部分時間都穩守榜首。自2007年起她更跌出澳洲和美國的排行榜。2011年與意大利著名作曲家Ennio Morricone合作的專輯Paradiso挽救了她的排行(尤其在英國);然而,若觀乎銷量,第一部專輯Pure的銷量紀錄以後也沒有一部專輯可以打破。Paradiso也只能在紐西蘭成為黃金唱片,在英國連銀唱片的銷量也沒有。然而,海莉的地區專輯「Hayley Westenra sing Japanese Songs」第一和第二輯分別也登上日本音樂排行榜第十和第十六位,後者更於2009年在台灣成為黃金唱片(這與2009年她在台灣世運會開幕式的演出帶動其知名度有關)。

若與其他同期出度的古典跨界別女歌手相比,海莉的表現雖然並不差(事實上古典跨界別女歌手當中有國際知名度的人很少),但依然落後於兩個主要對手:莎拉·布萊曼(Sarah Brightman)、西絲兒(Sissel)和凱瑟琳・詹金斯(Katherine Jenkins)。見下表:

螢幕快照 2014-05-05 下午06.16.18

(資料來源:http://www.classical-crossover.co.uk/

 

莎拉·布萊曼至今依然是全球銷量最高的女高音 即使西絲兒在亞洲知名度不及海莉,依然是北歐著名的歌手,其銷量遠高於海莉

凱瑟琳・詹金斯是海莉長期的勁敵;值得留意的是,她年紀比海莉大,聲線更厚,而且較多唱古典作品。不過,跟其他古典跨界別女歌手一樣,她也得跟潮流露出事業線

 

或許將海莉與莎拉或者西絲兒這些出道己久、唱片總銷量位列全球榜首的天后相比實在有點不公道,但若與同期出道(而且經常被英國的八卦雜誌視為海莉「死敵」的)凱瑟琳相比,就可以發現問題。凱瑟琳走的路線比海莉傳統得多,也沒有海莉的遠東市場,但總銷量竟比海莉多一百萬。更重要的是,海莉到現在為止也沒有拿過的Classical Brit Awards(這可是英國古典音樂界最高榮譽的大獎)年度專輯,凱瑟琳早就拿過兩次(2005年的Second Nature和2006年的Living A Dream)。

海莉今天的困境有多重原因構成。第一,她太早出道,紅得太快,後勁不繼也不足為奇。這就像莫札特一樣。當你還是個蘿莉的時候,當然大受歡迎;然而,日子久了,你變成了御姐,若無法發揮御姐的魅力去吸引一群新的聽眾,你自然就要面對流失以前那群蘿莉控粉絲。而事實上英國近年實在太多蘿莉和正太入行了:2008年英國達人(Britain’s Got Talent)的斐柔·史密斯(Faryl Smith)、女童詩班員伊莎貝爾・莎克琳(Isabel Suckling)和年僅十四歲的確潔姬・伊凡科(Jackie Evancho)等。當中2008年才出道的潔姬的總銷量己經超過二百萬,是海莉的一半!(海莉出道十一年才只有四百萬!)新秀的冒起對那些行熟女路線的歌手沒有甚麼影響,對走少女形象的海莉卻會出現「搶客」的問題。

 

女中音斐柔·史密斯;她與海莉的勁敵凱瑟琳時常合作,而且明顯是走其傳統路線 伊莎貝爾・莎克琳是英國第一個與唱片公司簽約的女童詩班員,然而她至今只發行了一份專輯,名氣不高

美國出身、因參加2010年美國達人(America’s Got Talent)而一舉成名的蘿莉女中音潔姬,顯然會讓海莉感到壓力

 

第二,我最不滿的其實是海莉的形象設計非常有問題。她幾乎每個專輯封面裡的髮色都不一樣;對流行歌星來說這沒有甚麼問題,問題是海莉是一個古典跨界別女歌手,而她近來這個「紅頭」實在與她的歌唱風格格格不入。

海莉本來是棕髮的(見她那蘿莉校服照)。Pure的封面她卻染了黑髮;到了Odyssey又染回了一點棕色,Odyssey第二版(美國版)的封面照更變成徹底的金髮女郎。但到了Treasure,金色又退色變為棕色了。於是以崇洋媚外的日本人為對象的兩個日本專輯封面照裡她又再染成金毛(而且露出事業線)。Winter Magic 金色又退色為棕色,於是在Paradiso又來染金。

 

蘿莉校服照 Winter Magic封面照
Odyssey國際版封面照 Odyssey美國版封面照(小弟珍藏的J圖)
Treasure封面照 Hayley Westenra Sings Japanese Songs封面照

 

但海莉曾經出現一次很驚人的髮型。2009年台灣世運會開幕式那個曲髮實在非常嚇人,完全無法理解。然而我認為最值得批評的是當前這個剪短了的紅髮(見我與海莉的合照)。養麼是紅髮?海莉最新的專輯「Hushabye」是以催眠曲為題,那就應該承接Paradiso那種天使的形象,繼續金毛。紅髮應是配合一個更「激」、更「潮」(甚至「rock」)的風格,而不是Hushabye這種柔弱、抒情的曲風。我推測Decca那些垃圾形象顧問之所以要海莉以紅髮視人,或許是意識到以前她蘿莉的時候太過將她「熟女化」,現在年長了又要倒過來把她「少女化」。但金黃色長髮也能表現出少女氣質,而紅髮這種激情根本就是與她的風格相違,反而會完全破壞她Paradiso辛苦地建立的天使形象。

 

世運會這個髮型真的很恐怖……

 

第三卻才是最主要的原因:海莉陷入不古典不流行,定位愈來愈模糊的問題。她愈來愈少唱古典的作品,反而流行歌愈來愈。尤其是她在日本和台灣,都是不斷翻唱台日經典的流行歌。對於台灣和日本的一群民族主義聽眾來說,他們當然是很興奮。可是,回到英國,就是另一回事。Paradiso當中的作品都是民歌較多,最多也只能把幾首Morricone的作品勉強列為新古典主義歌曲。Hushabye反而重新出現一些比較傳統的歌(例如Brahm的lullaby)。

 

海莉演唱經典國語流行歌<月亮代表我的心> 海莉演唱經典台語流行歌<夜雨花>

 

海莉演唱經典日語流行歌<花>(Hana) 海莉重新填詞的日本流行歌<淚光閃閃>(涙そうそう,Nada Sou Sou)

 

更大的問題是,海莉無法將這些歌加上甚麼古典音樂元素。她只是變成了一個會唱遠東流行歌的女高音而已。在短期內,她可以吸引日本和台灣甚至中國一群民族主義者(看見一個鬼妹在唱自己語言的流行歌,他們當然是狂打飛機)。但長遠來看,她若無法表現出其「古典」之面向,與台日中的歌手無異,她就會失去市場。

可是,跟絕大部分古典跨界別歌手一樣,海莉的唱片都是被歸類為「古典音樂」類。這意味流行歌的世界並不完全接受她的加入。當然,海莉真人的聲線薄弱,喉音較重,而事實上她近年很多作品的唱腔已經非常偏向流行歌(例如<花>和<月亮代表我的心>,唱歌時用的「氣量」明顯不多,高音也沒有明顯的共鳴,聲音沒有推上頭顱),但跟她簽約的唱片公司是專門發行古典音樂的Decca,而事實上由於她出身是古典音樂界,如果公然與古典音樂決絕,一定會得罪很多歌迷。結果海莉就好像有兩把聲音;在Treasure裡唱的Bist Du Bei Mir 與在Paradiso唱的Gabriel’s Oboe根本判若兩人。

海莉在古典跨界別如何「過激」,由這幅facebook上載的照片就可得知….

 

由於海莉愈想愈走向流行曲和民歌,卻依然以古典音樂自居,結果令她的風格愈來愈模糊,歌迷的思緒愈來愈混淆。泥足深陷的海莉已經無法走回頭路,走凱瑟琳的保守路線。然而,繼續永無止境的「流行化」最後結果可以嚴重至Decca要與海莉解約。

海莉可採取幾種對策解決當前的困局;這不一定能為她帶來很高的唱片銷量或者排名,但起碼可以保住她的國際級女高音地位,而不置於沒落。

第一,繼續填詞之餘,索性為傳統的拉丁文、意大利文或德文聖詩或歌劇單曲填上新詞然後翻唱。這樣海莉就可以用「填詞」去貫串其流行風格與古典風格之間裂痕。填詞和學習語言的天分是海莉獨有的長處,應加以善用於彌補當前路線不明的困局。

第二,多點錄製遠東地區的專輯。要知道遠東市場與歐洲市場的習慣不同,台、日、中的歌迷可無法等你兩年才出一套專輯。與其過分依賴遠赴東亞巡迴演出,不如多點在東亞發行新專輯以提高知名度。

第三,改善一下facebook的更新。截自2014年5月3日為止,海莉的專頁只有80,192個like(Katherine Jenkins有125,462 likes,Sarah Brightman有954,737 likes,Jackie Evancho有 237,902 likes)。多點與歌迷在網上互動推高人氣,對於推高唱片銷量和排名有顯著作用。

第四,減少(但非停止)演唱台日中的流行歌,因為這種手段很快會失去吸引力。可以改為試行歌唱己經譯成台語、日語或國語的傳統聖詩,以在重建其「古典」面向同時迎合遠東市場本土化的要求。

第五,形象當以金髮少女為主調。崇洋媚外的東亞人最喜歡的就是金髮的白人少女,這是他們對西方人的刻板印象。過往年輕的海莉打扮過於成熟,現在衣著上少女化本來是好事,但染紅髮實在只會破壞形象。

 

古典跨界別當中成功的國際級女高音其實甚少,而海莉能夠以十年時間建立當前的江湖地位,實在己經不容易。只是其他女高音也意識到自己應以「古典」為主調,尤其是近年新晉的女孩更是非常堅持橫隔膜呼吸法與高音的共鳴。海莉的問題在於過份走向流行歌,從而失去了清晰的風格和定位,這對於事業長遠發展極為不利。由紐西蘭基督城走到英國倫敦,當然不易,但繼續留在倫敦,其實更困難。找回自我,找回定位,找回方向,不僅是為了她的事業著想,也是為了她本身著想;如果短暫贏了東亞市場,卻輸掉了自己,那她又跟香港部分為錢而唱歌的流行歌手有何分別呢?

 

  1. 「爾臨下當察一切
    碎語君拋向我處
    縱花悅目在天妙樂留離
    惟心卻作目瞽竟不見
    .
    爾曰愛即浪與濤
    無常諸 法一切
    但君明暸予相信愛同行
    真愛係永 不滅
    .
    爾或對我話「不信」
    念顧凶險毒惡之主子
    見眈吾人
    若娼像妓淫靡
    而君亦
    待予為縛束作君鎖鏈
    .
    我願與君再相偕
    尋求於世上至輝映者
    白天在上其光耀及吾人
    彼正覓索君 所去」
    (廣東話漢譯:安德烈,3/5/2014) []

作者:安德烈

畢業於中文大學哲學系,現為杜倫大學哲學系碩士生,進行基督教哲學研究,哲學、神學、文學創作、作曲、歷史、地理、政治、經濟皆略懂一二(至於精唔精通? ... 講依啲 lol );為聖公會會友(疑似有被逐出師門的危機),負責幫教會打掃,掃走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 個人facebook專頁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71326
Date: 2014-05-06 16:48:06
Generated at: 2022-09-29 17:09:0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5/06/71326/不古典、不流行---hayley-westenra-之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