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我在港大圖書館留下了糞便

(玉蝴蝶攝)

(玉蝴蝶攝)

 

回想起約一年前,面臨DSE的我抱病應試,曾經進出醫院無數次,差點以為自己要死掉。我很想考好DSE,實現自己的夢想。小學作文總要寫《我的夢想》,那時我毫不猶豫地寫上—「醫生」。

我知道自小我就聰明盡頂,即使有病在身,要考入夢想科目簡直易如反掌。不過,也不是一切都如此順利。

結果,雖然我拿了幾個5**,中大的醫學院卻不錄取我。曾經我以為一切都完了,注定無法當醫生。幸好,皇天不負有心人,最後我成功入讀了港大的醫科!

哈哈。中大不要我是中大的損失啊!入得HKU,我要向全世界證明,我會讀好書,將來一定會做到醫生!尤其是看扁我的香港政府,我是不會輸的。

 

不經不覺,已經來到SEM尾的考試季節。我一如以往地在Main Library「摺拉」。醫科生是沒有Reading Week和暑假的,我們都忙得每天在溫習。雖然有一個專為醫科生而設的Medic Library,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待在Main Campus的Library溫習。始終這裡剛新裝修,電腦的數目也較多。最重要是,這裡三樓的廁所是——

有踎廁的!

果然是香港的第一學府啊,懂得在圖書館引入踎廁,如此包容不同的文化。聽說以往的HKU圖書館都只有坐廁,沒有踎廁,令到其他國家的人如廁時非常不便,他們的大便往往落在坐廁的廁板上或是地上。現在有踎廁了,其他國家的學生就能夠暢快地大便,而且據說「踎」這個動作更有助大便排出大腸。事實上,踎廁比坐廁更早發明,可謂人類文明發展的先驅,後來西方人才把踎廁改為坐廁。雖然坐廁這個西洋玩意早已大肆入侵香港,但能夠看到港大有踎廁,保留偉大的傳統文化,我還是感到十分欣慰的。

因此我很喜歡在港大圖書館溫習,使用這裡獨有的踎廁,在沉悶的筆記中尋找大便衝擊踎廁的快感。

 

是的,一直以來,我都守規矩地在適當的地方如廁。但最近,卻發生了一點小事。

前陣子,我在Main Library溫書溫得悶了,想起了四月正正是DSE開考的時間。靈機一觸,我想要寫下些什麽去鼓勵應屆考生,讓他們看看什麽叫「追夢」。我在Facebook寫下了自己努力考入HKU的奮鬥經歷。想不到,我一片好心,竟惹來了網民批評。哼,那些只懂在網上打字的廢青,葡萄心態驅使下,居然撰文攻擊我,說我不是。這些失實的指控充斥在網絡,害我不得不把Facebook都關掉。

我在那些所謂的網絡媒體,閱讀網民對我的無理批評。他們用盡極難聽的話語攻擊我,害我的眼淚不聽使地落下。好勝心極強的我,不想被認識的同學看到自己這個糗樣。於是,我動身離開了電腦枱,走到那個三樓的踎廁,那個只屬於我的踎廁。

我躲在踎廁格裡,不禁大哭起來。是的,我知道的。一切批評都是因為,我不是在香港出生的香港人。自我出生那天,我就犯了原罪嗎?我的血液裡,都是流著中華子女的基因呀!大家都是中國人,為何要這樣攻擊我?

我腦海裡一片混亂,邊哭邊反問著自己到底犯了什麽錯。直到淚都流乾,我打開廁所門,看到有個兩個女生站在鏡子前,正努力地把頭髮梳到一邊,準備自拍。她們一見到我在踎廁格出來,竟然投以鄙視的目光,然後施施然離開了。

我呆在原地,心靈又一次受到衝擊。難道使用踎廁都有錯嗎?她們不知道,踎廁才是廁所原來的模樣嗎?我無法原諒她們的無知,無法忍受因為自己使用踎廁而遭受歧視。我想起了網絡上的批評,那些躲在電腦後打字的人,總是無恥地隱姓埋名,讓我無法面對面質問他們。但這次,這兩個女生,是活生生站在我面前的人,我有能力去說服她們。我想要告訴她們,踎廁才是文明的體現,向她們解釋使用踎廁對健康的好處。

於是,我匆匆地離開洗手間,尾隨那兩個女生,剛好看到她們有講有笑地步向了樓梯,正要上四樓,然後她們的身影在樓梯轉角就消失了。我跑上去,想要叫停她們。可是,在我踏上半層樓梯後,我肚子突然一痛,走不動。對了,剛剛在廁所裡,踎廁的影像刺激了我大腸的蠕動,令大便蠢蠢欲動。但是剛才我只顧著哭,忘了如廁。

 

此時,肚裡翻雲覆雨,雖然我感受到只有微小的一舊大便藏在大腸,但它不停衝向大腸末端,像一個快將完成賽事的長跑選手,急不及待要衝到終點。我快要忍不住了,我想就地解決,但我還是有一絲猶豫,覺得這樣做好像不太好。

聽說人死時,所有生前的畫面會像影片倒帶般Flashback一次。原來急屎時,也會有同樣的效果。這刻我想起了很多人和事,想起了那些網民的人身攻擊,說我不是香港人,然後想起了最近有官員叫香港人包容那些隨地大便的人,想起了有主播說香港人自以為高人一等,想起了自己慘痛的身世⋯⋯

突然間,我明白了。好吧好吧,既然有人認為我不是香港人,那麽在港大讀書的高尚香港人,應該要懂得包容我這個異地人吧。更何況,隨地大便也沒有什麽問題,清理一下就好,你們的局長也說要包容文化差異啊。

於是,我在樓梯轉角位脫下褲子,熟練地踎下,讓那長約十厘米的大便滑過大腸,瞬即直通肛門,飄亮地落在樓梯級上。我站起身,穿上褲子,扣好腰帶,拉一拉身上印著「Holyshit」的Hoodie,心裡向蘇局長說了聲「Thank you」。

 

作者:林璃蝶

林璃蝶
林璃蝶,九十後香港博客。活在記憶,迷戀過去,因此喜歡以文字記下已發生的一切。最新文章﹕《張先生,謝謝你來探望我,可是……》、《鳩夢想》、《點解香港人就係唔識欣賞魔術》等。 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o.indicum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71739
Date: 2014-05-09 01:55:32
Generated at: 2022-06-26 21:49:1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5/09/71739/【短篇小說】我在港大圖書館留下了糞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