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數中国人都是中共的共犯:
體制出錯是否代表個體可免責?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Jonathan Kos-Read)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Jonathan Kos-Read)

 

有些人愛說,要分開中共和無辜的中国人民。我只問一句話,一個人的確不能為體制負責,那一群人呢?他們有沒有為體制負責的義務?

 

魯迅先生一百年前看到中國人眼見同胞被日本人虐殺卻無動於衷,故棄醫從文,寫出臭蟲論聰明人和傻子和奴才,一個世紀前的作品,到現在還歷久彌新,為甚麼?因為從中國人到中国人,這群人一百年來都沒有進步過。

討論中国計劃生育的小說「」的作者莫言,曾言「蛙」是他對妻子的懺悔:他因恐懼失去軍職,而強迫妻子墮胎。這是不是體制的錯?是的,但難道體制有錯,個體就可以把自己的錯推得一乾二淨了嗎?引用莫言的原話,「大多數人實際上還停留在控訴社會,控訴他人,拿了放大鏡在尋找別人的罪過,喋喋不休地,無休止地訴說社會對自己的迫害和壓迫,但是很少有人像巴金和周揚那樣來反思我自己是不是也害過別人。我自己是不是也做錯了。這樣一種巨大的社會災難,每個人難道就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一個人身上去公道麼?是不公道的。所以我覺得每個人不進行這樣痛苦的反思的話,將來再搞文化大革命,依然可以搞得很好,依然可以搞得轟轟烈烈。」

「在政治中,服從就等於支持。」平庸之惡的作者漢娜鄂蘭曾如是言。所以,當有人為過半數的中国人辯護,要求大家把中国政府和人民割裂開來時,我必須得說,你們不能全怪共產黨。中共只是懂得發揮中国人的優點(勤勞且任勞任怨),同時順應中国人的劣根性罷了。抬高一厘米是甚麼?平庸之惡又是甚麼?百家姓首位是李,而非賴,我們必須承認,今天中共能夠橫行至此,起碼一半中国人都是共犯。

 

烏克蘭的抗議民眾曾言,「每一個民主國家的人中,都天生流著捍衞民主的血。」同樣是被威權統治,被蘇聯侵略的東歐諸國極力反抗,最終成功奪回自己的土地;同樣受中国特色的國民黨暴政統治,台灣人也能爭回民主,雖然他們的民主體制很年輕,有許多許多有改善的空間,但他們始終在進步。至於中国人,我這輩子最討厭別人拿個別例子以偏蓋全了,那些一看到哪個維權份子就高潮,說中国人也懂得反抗的人啊,我就當中国有一萬個維權份子,那另外十三億九千九百九十九萬人在做甚麼啊?是默默關註還是冷嘲熱諷啊?

說到底,祂們活得開心就好,你的民主也不見比祂們選擇的生活方式更高尚,你又何苦忙著幫祂們找借口?

作者:Fava Bean

廢青一條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72017
Date: 2014-05-11 16:28:12
Generated at: 2021-10-27 12:36:3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5/11/72017/半數中国人都是中共的共犯:體制出錯是否代表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