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基基

(原載於:普世頻道|文:吳國偉 春天教會宣教師)

10363383_690420864354993_5942626230623615850_n

 

星期一是我的休息日,太太去了教非暴力溝通課程,我留在家陪爸爸媽媽吃飯。看了兩集電視劇:《愛‧回家》及《西遊記》,剛巧兩集劇講的跟宗教有關。

今集《愛‧回家》講一個退休大律師的小女兒,簽了一張合約要拍戲,後來反悔,原因是角色要做龍婆,與她的宗教信仰相違背;於是她按父母介紹找律師行跟進合約的事,卻因為聽到馬壯聲稱自己是「最接近神的男人」,她覺得宗教受到侮辱,於是不再光顧律師行。後來她偶然遇到真正的羅蘭姐,明白到一個專業的演員要做好交付給他的角色。於是她釋懷,願意飾演龍婆角色。大團圓結局。

《西遊記》今集開始時,處理之前孫悟空因為破壞了一棵仙樹,幾師徒被困,孫悟空求觀音菩薩,觀音驚訝於他對仙樹的瘋狂破壞。孫悟空希望感動觀音幫忙,便聲淚俱下,指從來沒有人真正愛他,除了他的師傅唐僧才是真正愛錫他。觀音菩薩確為他所感動,大團圓結局。鏡頭一轉,四師徒經過白骨精的地盤,白骨精分別扮了一個少女和一個婆婆,去接觸唐僧,都給孫悟空殺了。雖然孫悟空專業地力證她們是妖精,還指出一個八十歲阿婆,聲稱剛才經過的少女是她女兒,試問怎可能呢?唐僧依然一意孤行,甚至唸緊箍咒,要趕孫悟空走……

 

兩集電視劇呈現出來的宗教徒,都是蠢和偏執,性格肢離破碎前後矛盾。

 

《西遊記》一個單元在前後兩集中斬開,這集的兩個單元呈現的角色性格相當矛盾:如果唐僧真的愛惜孫悟空,令孫悟空如此感動去求觀音,為何當他們遇到白骨精時,唐僧會忽然變得冷酷無情和愚蠢?

於是我上網找原著來看。根據原著,唐僧向孫悟空發怒,原來是因為被孫悟空譏諷他起了色心。原著描述白骨精化身的女子:「冰肌藏玉骨,衫領露酥胸。」首先是豬八戒見色起意,上前搭訕,想將妖精將蛆蟲化成的飯食供僧。孫悟空回來立時制止,指出他自己做妖精的時候就常用這招引誘人來吃,或蒸或煮或醃乾。唐僧竟然仍在猶疑,悟空說:「既然師父有意,我們就在此搭棚讓師傅快活,也不用去取西經了。」隨手便打死了妖精。豬八戒竟說妖精留下的人屍及飯餸化成的蛆蟲,是孫悟空的掩眼法,說孫悟空亂殺人,而唐僧竟然信了。於是乎,唐僧趕走孫悟空,是為了掩飾自己色心之恥。原來取西經之路,亦是他們成長之路,不分師徒。

 

至於《愛‧回家》龍婆一段,細心的觀眾會發現羅蘭姐是一個天主教徒。香港普遍天主教徒的確如羅蘭姐,以「專業」的角度看工作,每份工作都有它獨立的意義,而作為信徒他們關心的是如何呈現其專業性。比如余若薇、張建宗,他們的信仰呈現在專業地盡心工作,不論立場及價值觀。

相反小女兒雖無講明是基督新教徒,但其信仰呈現明顯像基要派的基督新教徒(簡稱「基基」)。在基基眼中,文化是邪惡的,信徒不單要「分別為聖」,避免受污染,而且要改善和聖化這個邪惡的世界。這些基基一般仇視天主教,視之為「異端」,試問小女兒又怎會虛心請教羅蘭姐?聽羅蘭姐解說後,又怎會如此快改變其文化觀點?即使她真的受到啟發,她又如何面對她的生活?基基一般理解工作是文化使命,如此推想劇中小女兒本來想透過當演員影響文化,現在忽然變成「做好呢份工」的專業精神,她又如何理解先前的文化使命?

 

且不論現時宗教與政治的糾結有多複雜,宗教作為反高鐵後「後物質」時代青年人熱心關切的領域,宗教與生活、宗教與人生意義、宗教與文化,這些課題,習慣簡化甚至重複主流的無線電視,需要學習的實在太多。

 

作者:《普世頻道》

《普世頻道》
香港基督徒學生運動,全力支持普世頻道的運作。 捐款支持我們,請到:http://www.scm.org.hk/funding_method.html 本頻道將集結民間力量,綜合社會學、神學、政治分析等,對社會不同議題作出專業評論,生產屬於這個時代的社會視角。立足本土,放眼天地,是為普世頻道。普世,其英文Ecumenical源自希臘文οἰκουμένη,意思就是「所寓居的」,即指那個我們所寓居的全地,原先用來指及羅馬的帝國版圖,一個共通的世界。「普世」,即天下共通,合一非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72207
Date: 2014-05-13 17:12:15
Generated at: 2019-02-17 08:58:3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5/13/72207/西遊基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