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從光環到情花毒 - 六四與香港人

wpId1848

 

五月十三日晚,我參加了城大的電影夜映會《沒有太陽的日子》。會後導演舒琪先生更加和學生交流對六四事件的看法。朋友要求下我將我和舒琪先生之對話內容大要記錄寫文。因純粹以記憶錄下我和先生的對話,本文可能跟原來意思有少許不同,我亦以盡量修改達致舒琪口講內容,如有出入並非敝人存心老屈。

《沒有太陽的日子》乃係六四事件發生後一個月至半年之內拍攝完成,當中有講香港人如何看六四,如葉德嫻和張堅庭;中國知識分子如何看六四,如詩人多多;也有海外成長,不諳中文,無論文化上政治上對中國都無歸屬感的海外華僑看待中國人身份。

 

香港人看六四

筆者跟舒琪認為,香港人之所以對六四事件如此關心緊張,原因無他:

第一,香港大多數人當時對中國即使沒有政權上的認同,文化上對中國可能有歸屬感,特別是八四年中英聯合聲明白紙黑字道明英國會於九七年將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回歸」一詞實在不盡真實,因其帶有要求歸順,重回之意,但香港從來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而且坊間並無大規模要求歸順中國之意,故此筆者認為將香港主權移交稱為「回歸」係錯誤用法。),加強了當時坊間對中國事務的關心。(筆者跟舒琪)

第二,地緣關係:香港和中國一衣帶水,任何動盪都有機會影響香港。所以香港人對中國特別係政治事件大為關注。(筆者)

第三,改革開放後大量香港商人將工業北移,政治動盪誓將影響他們在當地所投資設立的事業。所以,經濟方面香港人作為一群搵錢的世界仔冇可能對中國事務無興趣關心。(筆者)

第四,正由於八四年中英聯合聲明白紙黑字道明英國會於九七年將香港主權移交中國,香港人不是對前途無信心而移民就是擔憂前景。而八九民運一開始似乎帶給香港人中國民主化的曙光,部分香港人可能認為中國一旦民主化,香港主權移交未必會是一件壞事。另外,亦有部份香港人更加期望香港的命運會因為中國民主化而改變──民主中國將會給予香港自決命運的機會。(筆者跟舒琪)

筆者認為文化和血統身份難以改變,故此香港華人關心中國民主化運動亦無可厚非。然而,雖則華人普遍共同有中國文化認同和血統,但因此而組成一國是否必要?

筆者認為,這是民族主義。

 

香港人參與六四

八九民運注點雖然遠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但事實上全國各地,包括四川上海等等地方亦有民眾上街聚集。根據維基百科有來源資料,各地情況如下:

 

四川成都:

成都於6月4日清晨,武警在天府廣場清場,驅趕靜坐學生,有人死傷。整個白天,大批軍警與數萬市民在市中心對峙,發生暴力衝突。市民向軍警扔石,軍警釋放催淚彈,並多次開槍示警。當時人民日報指,軍警入夜撤離後,有人打砸店鋪,搶劫人民商場及縱火,木結構的商場老建築被焚毀,還波及附近民居,鄰近的人民電影院也被焚毀;前往救火的消防隊被襲擊,消防車被燒毀。

 

廣東廣洲:

廣州連日和平示威,直至接到北京鎮壓的消息,演變為騷亂。政府出動軍警鎮壓遊行民眾,並發生大規模衝突,民間協助大批民運參與者從水路外逃。

 

上海:

上海為例,自6月4日清晨起,復旦、同濟、交大和華東師大等學生上街遊行,並在全市42個地段設路障攔截軍車,市政府在電視電台警告學生不要以為政府軟弱可欺。翌日,3萬多名學生上街堵塞122個交通道口,市區交通全部中斷,郊區企業不足三分之一人上班。

這段期間,上海市政府與學生反覆地設路障、清路障,其中,6月6日晚上有六人在上海光新路道口攔截火車時被撞死,現場聚集3萬民眾,由於那幾天民眾攔截火車,意欲攔下火車乘坐去北京實質支援反抗北京學潮被武力鎮壓,光新路道口是京滬鐵路的必經道口,事件發生前那幾天都沒有火車通過光新路道口,政府在現場派遣大量公安、消防幹警和武警維持秩序,並另有極多便衣混跡於民眾中,撞人火車司機被民眾指稱明知道口有大量民眾攔截,卻完全不作減速通過惡意撞死攔截火車民眾,火車停下後該火車司機被隱藏在民眾中的便衣警察快速護送離開,進而發生有基於激憤民眾爬上火車,與公安對峙要求交出殺人凶手,後用打火機焚燒火車部分車廂事件,被燒火車完全是一列空車。7日,同濟大學、華東師範大學、上海工業大學等校有學生在學校禮堂、教學樓設置靈堂,上海傳出戒嚴消息。

 

老套講句,當時全國的氣氛可謂是「萬眾同心爭民主」,真心精誠賽過今日「萬眾同心公益金」的各個參加者,此種上下一心支持民運的情境的的確確感動不少香港人,並投入聲援。而且,當時普遍百姓支持學生爭取民主的心比當今香港人特別是民主黨爭取民主的決心還大,血還要熱。正當部分自稱本土派的鍵盤戰士以族裔血統來界定大陸人是「低等動物」時,有人記得王維林嗎?捫心自問,人民見過解放軍六四血腥鎮壓學生後,王維林竟然夠膽一枝公站立在長安大街以一人之軀阻擋軍隊坦克前進,其後更加自行獨自爬上坦克砲塔,這才是勇武。認為大陸人就是低等血統民族的你,若果解放軍開坦克碌佔中者(若果佔中當真成事的話),夠膽隻身螳臂擋車嗎?

當時不少香港人受感動,但又礙於生活和種種困難不能北上到廣場加入學生行列。於是,香港人皆踴躍捐錢,希望可以透過物資以支持學生運動。以舒琪描述,當時收音機每半小時就有北京的消息,電視每一個鐘就有現場的情況,加上普遍香港人都投入捐助,可謂六四就是當年全體港人都集體演出一場真人騷,而且極為投入,這亦造成武力清場時,香港人陷入集體受傷和往後六四情意結。

 

舒琪憶述當晚凌晨天安門廣場武力鎮壓情況:

「當晚,我的家人全都入睡,我就在大廳一面凝重的收看直播。個時廣場已經有軍隊開火,記者逃跑間畫面突然全黑,記者驚慌失措地叫,慌亂地報導,還夾雜了槍聲和軍隊的步行聲,軍車聲。當時根本無人想到民運的結果會這樣,無人想過!」

正正因為香港人極為投入六四事件,不管是為了中國民主化,還是寄望香港可以因為中國民主化而改變命運,所以聽到槍聲的那一刻,香港人都心碎了,並集體陷入一種悲哀,還滲有因為身在安全的香港對眼前學生受害無能為力的罪惡感。這,就是香港人往後對六四的那一種情意結。

筆者認為,在當年經歷過六四事件的人而有痛心疾首過的,今日不論是因為投共而叫人放下,還是認為跟香港無關而不可理會,皆是無心,豬狗不如。反之,後生一代,即使可以參觀紀念館和接觸資訊來得悉六四事件來龍去脈,但因為未有當年感受到那一種徹底失望,認為可以忘記,是無知,但可以明白。

對於支聯會和六四,舒琪跟筆者一樣,認為支聯會當初的心意不應懷疑,但時至今日,那一種以民主黨為首的大佬文化,台上令人不安如同演出的神情,還有一次又一次食老本以六四作政治資本的泛民,實在難以苟同。但舒琪卻認為維園可以照去,畢竟他已經認清支聯會的面貌;純粹以悼念當年學生市民的心態去維園,集結眾多人數去令今日依然拒絕公開六四事件真相的中共難堪。而筆者幻想,若果維園現場有為數不少的市民不聽支聯會發號司令,現場的支聯會更加首當其衝。

 

殖民地政府的態度

港人對六四事件反應劇烈,但殖民地政府卻打壓之後的抗議運動,包括向中共保證會依法嚴懲香港境內一切反中國的活動。記錄片中清晰可見四五行動成員受皇家警察毆打,似乎警察此國家機器不論皇家還是特區,也是天下烏鴉一樣黑,打壓抗爭最駛得。

 

後記:

六四事件可謂香港人集體瘡痕,對於經歷者(除左信左教而大愛敵人的柴玲)恐怕永遠難以磨滅,難以放下實可見諒。而年輕一輩,包括我在內,事實上亦有責任去認識,甚至關心六四事件,因為六四事件並不是一項純粹中國內部的民主化運動,更促成東歐前蘇聯國家獨立民主化,對一項國際事件。而身在香港的華人即使如我抗拒大中華主義,亦不應認為六四事件不關香港事而不應悼念。而平不平反,中共作為鑄成大錯的人有這個資格嗎?與其平反,不如認錯。

Youtube 有此記錄片斬件分段:

 

作者:亂臣賊子

亂臣賊子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72274
Date: 2014-05-14 05:01:16
Generated at: 2020-03-30 06:18:5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5/14/72274/往事:從光環到情花毒---六四與香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