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差點成為了一名會計師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alluréd)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alluréd)

 

約莫七八年前,是深圳河兩岸對中港融合極度樂觀,鼓勵港商開發大西北的旋律唱得高亢入雲的年代。那時的香港人好像都吃了過期春藥般頭腦發熱,一提到投資中國就有種莫名其妙的亢奮。今日回想,彷如隔世。就像一夜宿醉,酒醒後記不起賣醉時的失態。

沙士突然消失,五十萬人上街,董建華落台,前殖民地官僚代表曾蔭權成為特首。一時間,香港頗有中興之象。

就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迎來了我自己的大學畢業年。那個時候,經常有師兄師姐對我們那一屆的畢業生講,你哋真係幸福既一群。然後師兄師姐又會逕自感懷身世,抱怨起那段一畢業就遭逢沙士人工幾千的血淚史。當然他們的抱怨,係帶著相當的炫耀成分 ― 一種吃得苦中苦,終於成了人上人的宣示。師兄師姐吃過苦,捱過OT,高你地呢啲蕃薯民(freshman)一等。所以我講野,你要聽。這就是他們的潛台詞。

而我不知道,捱這些苦到底有什麼意義。鬥辛苦鬥慘,似乎不止係周星馳電影裡面的戲謔,而係深植於這個民族骨髓裡面的天性。身經百戰的勇將在宴會上露出胸膛,展示傷疤,瞬間就得到了尊重和發言權,不只一次出現在歷代的章回小說裡。

 

選這科之前,我沒有想過太多興趣,或者前途的問題。一切只係隨興而為,再加上旁人的慫恿。換來是三年的後悔和內心掙扎。

三年的後悔給我的教訓,係作人生的重大決定前,應排除旁人的雜音,找個地方靜下,反問自己的內心,運用自己的直覺。你問十個港女,十一個會同你講︰唔……我覺得……梗係做專業人士最好啦。三姑六婆也時不時七嘴八舌,添煩添亂。好多人就是這樣,結果活上了別人期望的人生。

其實,身處那個年代,仲要讀正會計金融,食正條水,實在沒有不樂觀的理由。那個時代的名言,首推曾蔭權那句「只要背靠祖國,香港想窮都幾難啦!」學院裡面的教授,講師,也樂此不疲地以不同形式演繹以上的話。又的確,那一年眾多大型國企,建行、中人壽、工行等等排住隊上巿,你想失業?除非你自己放棄自己啦。

臨到畢業,其中一項例行公事,就是出席各公司舉辦的招聘簡介會。讀得金融商科的同學,工具主義先行,現實掛帥,精打細算,深謀遠慮,個個早就為前途鋪路做準備,招聘簡介會的行貨資料和官樣介紹對畢業工搵工其實說不上有甚麼幫助。只係基於怕蝕底的心態,這些簡介會永遠座無虛席。準畢業生也煞有介事地發言問問題,講者例行公事地虛應。大家心知肚明,一切只是逢場作戲。

 

真正令我對這行業斷念的,是一名講者「分享」的一段經歷。對了,說起來,那個年代,也是「分享」盛行的年代。講者話,那份工作帶比佢最大的樂趣,係可以經常有機會到中國出差,到嚴寒的東北去吃凍蝦,到山西那些偏遠的煤礦感受工人的生活,即使這行有考不完的試和O不完的T,也是值得的。

那時,直覺警告我,必定要用盡一切辦法遠離這個行業。

若你當時問我,那種「直覺」具體內容為何,我大概只能給你一些很含糊,或者很個人的理由。因為果陣仲未有合適詞彙形容當時那種不安。於是那時的我只能隨便給你一些理由搪塞過去。懶,唔想考試考到老,固然係一種。對奴性嗤之以鼻的叛逆個性,又是另一種。但這些解釋很勉強,也很個人,而且很loser。

具普遍性的理由,係對行業前景的不安。

 

一個號稱專業的行業,入職人工係如此之低,工時係如此之長。而每一個讀呢科既學生,對此都心知肚明。每個都只係諗住做幾年攞到牌後搵工跳糟。同醫生律師唔同,呢行既人,對自己既專業並沒有一種應有的自豪感,就算有都只係強裝出黎。

香港會計師公會係捍衛專業利益方面,完全唔係香港醫學會同大律師公會果皮。當年會計師公會會長(好像是陳茂波?) 經常有意無意發表一些「長遠而言,要開放香港會計師入職門檻」的言論,基於動物天賦的求生本能,果陣已經意識到,要是入行的話,可以準備定四五十歲時轉行。

重點是,那時還沒有甚麼中港衝突,城邦論,本土主義。陳雲還只是在教人執正中文。直到北京奧運為止,中港融合,大中華主義仍然係香港的主流思想。搶飯碗,對香港人黎講係好遙遠的事,純粹係你多愁善感,杞人憂天。這些想法,我當然也沒有跟其他人講。認真講,只會換來訕笑和冷嘲熱諷,彷彿你在述說不知名的外太空生物一樣。

那年秋天,搵到工的開始投身職場,各人終歸走上自己的路。同季,網上出現了會計師公會拍攝的這條片段,引來高登仔集體恥笑。那時我肯定,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無入呢行唯一既損失,係失去咗趁住出差食大陸妹既機會。

 

行業末日的來臨比我想像中來得快。早兩日主場新聞報道,大陸財政部發佈諮詢文件,意圖禁止香港會計師到大陸進行審計工作。立法會議員梁繼昌指︰「如果這項規定真的實施,我對香港會計業的前景感到十分悲觀。」

當年支持中港融合最落力的行業,首推會計業。學院的講台,多年來一直係鼓吹兩地融合的神壇,每年幫手將數以幾百名畢業生推落火炕。報道裡面話,「反而香港一些較高級的會計師,「飯碗」暫時仍得保,皆因新規定仍需要他們為內地夥伴公司的審計背書,並承擔責任。」但願我當年的同學屬於這一類。不過,也只是時間問題。

 

至於我,我諗自己適合去幫人卜卦算命。古人話︰不知命,無以為君子。信焉。

 

作者:萬逢達@協紀辨方

生於香港最美好年代。雖屆而立之年,仍懷一股熱血,無非仍有想堅守的人同事。BLOG :協紀辨方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73165
Date: 2014-05-23 04:33:04
Generated at: 2021-05-13 18:03:0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5/23/73165/那一年,我差點成為了一名會計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