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其實真的是兩手空空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20131211_01b

特首網誌圖片

 

當然不是指他兩袖清風啦,而是真的「本來無一物」,包括「冇朋友」到極點,坐上香港特首的位子也根本不可能達成管治香港的任務。而最終的分析,有可能是:梁振英也只不過是一隻棋子。而這步棋、尤其是這隻棋子,下得極差!

至於推算背後的棋局,可以另文分析。今次先就目前最新所知情況進行處境說明。

其實梁振英之所以可以上台,固之然令到香港以及大部份國際政治分析員「跌晒眼鏡」。尤其是忽然由中央的代表出面,密召香港的政經頭子逐一「照肺」(見2012年3月21日《東方日報》及其他報章報導:梁振英選情告急,劉延東南下親自箍票),最後迫使選委會「歸邊」之下,也要死拼爛湊才「擠」出一個689結果出來。此謂之「過半當選」。

如此結果,相信當時幕後扯線的人,也覺得萬分緊張。因為即使出盡了所有抹黑打擊、威迫利誘,結果也只能如此。而梁振英的表現簡直慘不忍睹。因此第一件事,幕後部署在「揀蟀」的過程中,到底是否真的「無人可用」到這種地步?

 

而練乙錚先生的「板塊論」的確是獨具慧眼。之不過他從未替共產黨打過工,並不真正理解「新疏有別」是什麼一回事:香港人不算是自己人嘛。因而他所推斷的所謂「新利益集團」板塊,是香港和北京連成一氣的。但事實這個所謂板塊,香港佔的比重極少,而且事情越來越明顯,就是梁振英在香港真的是「冇朋友」之極。當中包括當初「疑似金主」的陳啟宗和胡應湘,都相繼跳船。所謂「中港新板塊」的香港含金量,肯定少得可憐。

而對於有說法謂北京「大局在握」,更加肯定成疑。起碼看着689這個票數,的確不是一個可稱為夠份量的結果。因此所謂「香港新財團上接北京」看起來應該是「反過來看」才對,就是「北京幕後很想連接香港財團」比較靠譜。

之前大家都看在表面熱鬧,以為一個站在前台的張震遠就是金主的關鍵,而另外一個也是站在前台的劉夢熊就是政界的關鍵。大家事後回帶看看想想,會否真的發現自己很傻很天真。

梁振英的所謂「冇朋友」其實真的很徹底。而劉和張相繼出事之後,大家才驚覺,原來姓張的不單止不可能是金主、或者金主的代表,其實只是一個空心老倌,還要一身爛債;兼且身邊全部都是耍空手道的低級金融騙子,簡直就是馬戲班小丑團而已。而姓劉的,原來也是「一身蟻」,只是想靠梁振英的空頭支票:行政會議身份,來做法律護身符和救生圈。這種天真白痴情度,簡直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還講什麼「政治能量」?極其量是做「派街招」的咖哩啡而已。

那麼真正的「政商鏈條」又從何「給力」予梁振英的呢?

 

最近連續幾單「貪腐大案」爆出,正好提供了進一步參考材料。有份第一時間撐梁振英的兩個「中方紅人」相繼「墮馬」。而他們與梁振英的關係也就曝光了。

例如華潤的董事長宋林,大家正在納罕為何會成為香港廉署的《道德發展中心諮詢委員會》主席和《經濟發展委員會》委員。而到底他的《香港中國企業協會》主席身份又有何玄機。原來廉署的位子,是由幾個商會「輪流出席」,而「機緣巧合」宋林當時正是輪任主席的《香港中國企業協會》主席。正當唐梁參選之時,梁振英的提名主要由宋林牽頭力撐。並且將中企的團體票全部給了梁營。而梁振英上任之後,即時投桃報李 (或者按劇本背稿吧),委任宋林入經發會。這個才是政經重任。

而宋林被「揭發」的貪腐行為,也正正就是「錢權交易」:由他主理的華潤集團以超級國企的經濟實力,多年以來組建了一個龐大的商界關係網。由此而可以解釋,到底梁振英的所謂金主來源實在是什麼一回事。

 

另外一條線,看似是金主線,實則是政治線。那是華爾街最大投行,摩根大通的「亞洲區副主席及中國(香港)首席執行官」方方,因為涉及「子女門」事件,被廉署正式落案起訴;而內地報章《第一財經日報》引述知情人士表示,方方有意轉為污點證人,更已在調查中將如何招聘內地權貴子女的詳細情形說出。

換言之,方方雖然身份是投資銀行高管,實則與他互相利用的,正是「我爸是李剛」的一條線:國內高官網絡。

方方在2011年成立華菁會,表面上是提供「海歸青年才俊」的社會服務平台。梁振英正正就是榮譽贊助人、而榮譽顧問是「中聯辦」負責青年工作的韓淑霞。華菁會「後來」成為梁參選特首的支持者,而梁的競選助理陳冉也正正就是華菁會的秘書長。到2013年梁上台後,方方獲梁委任為策略發展委會成員。

 

可見「政原來是商、商原來是政」,所謂「政商網絡」,這裡可以窺見一個大概。而梁的登基部署(以及中聯辦的支持)肯定早於2011年已經策劃好。

 

因此梁振英是完全按照中國的「宮廷內鬥」模式登上特首大位,也就不難明白了:因為替他在香港做工作的,真的全部都是國內人,不是香港人。當中包括競選助理陳冉,也不是香港人。她是清華畢業來港進修的國內尖子。據《壹周刊》報導,她是獲得中聯辦在大專界的探子王耀瑩介紹,才開始成為中聯辦培養對象。換言之,在香港替梁做工作的,擺明就是中聯辦,簡直連「助理」也一早培養好給梁振英。

當然,假如照國內的思維方式,如此登基之後,自然就「大權在握」。一切好辦。之不過不知道中聯辦那幫人的水平為什麼可以低到這個地步?香港可以這樣玩的嗎?

 

立法會的拉布只是一個「表面病徵」而已。中聯辦基本上對「深層次矛盾」簡直到了「發雞盲」的地埗,因為梁振英差不多將所有能迫反的人都已經迫反了;而且連「自己友」也迫反了才夠過癮。

對於「唐梁不和」,「香港營失踪」,以及和種「對着幹」的情況可能還可以歸咎於「反對派」。但事情這樣簡單就好了。

心水清的話,可以看看各大報章2014年5月24日的報導:特首求地 見縫插針、區議會不滿 無體恤民意

話說梁振英頭頭踫着黑已經不是新聞。正當大家以為「建制派」會聽從中聯辦的指揮乖乖就範,替梁振英抬轎,那又大錯特錯了。特首梁振英在5月23日,就建屋大計親自出手,聯同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以及運輸及房屋局長張炳良,三人「紆尊降貴」在禮賓府宴請4個親建制的區議會正副主席,討論各區房屋問題。不過即使動用這樣高規格接待形式(實質是跳晒線,簡直可以用跪地餵豬乸來形容,但即使如此,原本邀請的還不止此數,而是有區議員乾脆推辭不出席!),雙方會面傾談後「仍未獲得成果」。

據有份參與午宴的元朗區議會主席梁誌祥引述政府所說,政府希望各區能「加快興建房屋,爭分奪秒」;但各區議會認為政府到處覓地,「插針式」建屋,未有體恤民意,一直未有回應市民訴求。梁誌祥又感到政府與社區想法有「好大距離」,需要加強溝通,才能改善情況。

而所謂「溝通」其實都還未到具體建設工程,而只是最初步的「分區發展大綱」而已。而區議會要求的「參與」程度,其實又和所謂反對派、民主派的並無不同,包括:交通問題、居民安置、工商小戶及商販生計、民生設施、社區生活質素等等。

很明顯,「長毛」在立法會的接布戰,其實簡直殺傷力有限,因為只是拖得一時得一時而已,改變不了最終剪布的嘛。但真正「頂」住梁振英施政的另有其人,就是連「區議會」這些小頭目,也全然不把梁振英放在眼內!不過梁振英還是面皮厚得很,即使在「地區咨詢」方面完全得不到建制派區議員的支持,還是「霸王硬上弓」,在城規會強行通過修訂分區發展大綱。不過下一步的「公眾咨詢」就隨時有區議員拉大隊來「抗爭」了。

 

中聯辦真的大局在握嗎? 還是梁振英實在太過不堪,有這樣的朋友根本不需要敵人?

或者又是練乙錚再一次講中了。且看2014年5月29日專欄《中國舉目都是憂患 帝國衰落已成定局?》,其中有以下評語:

大凡帝國實力增長無以為繼而成強弩之末,三組現象便相繼而起:周邊地帶逆反事故頻出、地方吏治鬆弛「刁民」無所懼、中央權力遭遇挑戰爭持不下山頭處處。

 

看來…..這個亂象,完全適用於香港。到底是否「中港命運相連」?這個看來要下回分解了。

 

作者:蕭少滔

蕭少滔
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生校友會會長、 (前)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辯論學會首席顧問、香港中文大學辯論隊校友會主席、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國際商業/法律) HEC School of Management Paris, (Financial Engineer, Geopolitics) 恒生商學書院 香港華仁書院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74156
Date: 2014-06-03 03:18:57
Generated at: 2022-12-05 11:45:1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6/03/74156/梁振英其實真的是兩手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