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不只是村民的事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原載於:HK3.0

Jeromy 攝

Jeromy 攝

 

「開發」新界東北,劃出香港邊界方便深圳人免簽證入境,是不可能脫離港中局勢去解讀的政治動作。香港政府之所以就算惹得罵聲四起也要一意孤行,就算出動防暴隊鎮壓市民也在所不惜,正是因為以經濟和發展來包裝,是能夠最快打破港中區隔的手段。而事成之後,他們還可以將責任卸回曾經要求增加房屋供應和加強兩地商業交往的市民和商人身上,使香港人過了十年八載仍在悔不當初,埋怨過去,自己則兩袖清風。若說東北議題真是為了完全便利和造福香港人,那當權者強硬如此的姿態,是極度匪夷所思的——一個為香港人前景勞心勞力的香港政府,這十幾年來,試問大家何曾見過?假如見過,那一定比海市蜃樓虛幻迷離。

 

其實在九七之前,香港獨立的零星主張就已有出現,到了香港越來越大陸化的今日,更加多人密鑼緊鼓著手豐富香港獨立的論述,躍躍欲試研究其可行性,是自然不過的事。然而,談論港獨的人,從以往到現在都遭遇有關地緣政治因素的質詢,那就是在新界跟深圳之間只有一條深圳河,真要起義之日,香港如何擋得住解放軍。換言之,香港環境先天不利守城,過分接近中國,不比台灣坐享一水之隔,是人所共知的事實,而當香港非得與中國正面衝突,又假如香港真有自己軍隊和外國增援,新界佈局就會是香港能否固守的關鍵。

因此,要求政府撤回東北計劃的根本理由,並不是毀人家園、漠視民意、違反程序公義等等等等,而是香港人不要失去香港和中國大陸之間屏障。雖然市民皆有責任關注時事,但假如抗爭的人只將焦點放在殺村,只以不遷不拆為口號,完全不去強調新界東北失守的戰略損失和對本地農業的徹底破壞,更沒有提過外地人可在香港自由出入的長遠遺害,其導致的客觀結果就是本來應該是運動主體的香港人被孤立在外,無法參與。梁振英模糊港中差異,大談同城化好處的居心,結合香港人的置身事外,無知無覺,五十年不變和港英政府存心保留的緩衝禁區,馬上就迎風瓦解。

 

自從七十年代末知道無法爭取香港治權之後,港英政府減慢了協助香港自食其力的步伐,轉而與密密謀劃如何掌控香港的中國妥協,倚賴東江水而關閉樂安排海水化淡廠就是其一例子。被中國收回的香港, 一方面缺乏具體人口政策,也失去進步城市規劃,一方面目光短視,投靠大陸,十幾年過去,已經淪為了中國的對外金融窗口和日用品特賣場,任所謂血濃於水的同胞予取予攜。就算香港人沒有「逢中必反」的心,甘於平平淡淡的度過餘生,又是否可以容忍,他日下一代的香港人身分證變得一文不值,活在一個滿是普通話和簡體字的新香港?所有香港人,保護香港,責無旁貸。

 

作者:香港3.0

香港3.0
港中區隔,刻不可等。http://www.superiorhk.org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75437
Date: 2014-06-16 00:00:32
Generated at: 2021-06-16 15:56:1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6/16/75437/東北不只是村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