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兩制白皮書令人憂慮之處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柏齊攝

柏齊攝

 

不論白皮書發表的原因為何,背景為何。單從其內容及文字,本人已感受到,港人一直確信的部份原則及理念,正受到前所未有的衝擊。當中以三點特別使本人感到關注,故在此點出。不論如何,就本人而言,我個人認為這份文件絕不是部份人士所言的「重複」一次基本法內容,亦非單純針對外部勢力及港澳台三地近期的不穩定,而是,港人自身,才是針對對象。

 

中央對基本法灰色地帶的解讀,可按其自身政治需要而不停調整

在基本法首兩章當中,除了明文指出「一國」的主權,以及「兩制」的並列實施以外,對「一國」及「兩制」的關係,其實並未有詳細解釋。而是次白皮書,中央對於「兩制」從屬「一國」,的這種解讀,其實是中央按其自身需要對條文灰色地帶所加入及補上的自身解讀。

白皮書本身的有關章節固然值得各界關注。但我在此更希望點出的是,此舉反映了,中央能夠,並且會,在自身有政治需要的時候,對基本法中各種條文存在的灰色地帶,任意解讀。若然日後中央把這種解讀的能力,不停重複定運用在其他條文以及文件上,所謂受基本法保障的種種原則及權利,其實都只在中央的主觀意志,而並非部份港人一直所認為般是「受到保障」的。

 

「高度自治」涵蓋範圍可任意收放,而且,有限度自治,只由符合中央考慮的部份港人行使,而此部份人的權限,中央亦可隨時收回

白皮書內容更令人感到危險的地方,固然是其以直白文字表明,高度自治不是部份港人眼中的「taken for granted」,而是中央予以你港人自治多小便為多小,中央完全不容許半點自治,亦無可厚非。換句話說,中央可以任何擴大由中央直接管治及干預的範圍,而在過往幾年,這種跡象亦有增無減。

部份人會問,危險何在?誠然,假如中央與香港利益及考慮一致,固然不能說情況太危險。但大部份港人其實清楚,在很多政策及管治範疇上,港人的意見、取向、考慮,均某程度上;在個別例子是很大程度上,與中央相左,而部份明顯以中央考慮為依歸的政策,亦不能順利通過及落實。只有中央確保,港策能以中央考慮為大前提的情況下,才能達致中央可接受的「高度自治」,而白皮書的直白,某程度上表明,中央認為,目前程度的「自治」,是中央未能放心的。故個人認為危險之處在於,一,中央在未來會進一步擴大對管治干預、二,中央的態度只為港人提出了兩個選項:要麼接受這種有限度的、「伸縮式」的自治,要麼把中央,要是樂意的話,絕對有能力及合理性,不去留下半點自治。這樣,對於任何一位希望香港能夠在日後仍能對牽涉港人利益的港事「自己話事」的人而言,是一個危險的訊號。

本人認為,有關愛國者治港一段,亦應配合「有限度」及「非必然」高度自治一說思量。愛國者治港一段,反映出另一危險之處在於,治港者及港人,某種意義上,非同一概念。在法律條文有關「治港者」的要求,主要針對國籍及永久性居民身份,這亦是白皮書所指的「法理依據」。

這是個簡單的邏輯問題,部份人當然可以認為,國民及公民,自然是愛國者。但本人認為,兩者絕對可以只是set和sub-set的關係,亦即,愛國者只是「港人」這個大群組之中,的一個sub-set。這個便引伸出兩個耐人尋味的,有關「港人治港」的思路,要不,中央認定,港人務必是愛國者,所以所有「港人」均能「治港」。要不,就是只有那個sub-set,方能治港。歷史證明,管治權和所謂「愛國」思維結合的危險性是存在的。

把第二個可能性再伸展,就會發現,「治港者」和「港人」之間,是一種「弓鳥關係」。有幸能夠成為治港者的港日,如同弓箭,以各種手段令飛鳥安定,放下無謂的爭扎,當各鳥均安定下來「愛國」,便達致「全人治港」了。否則,中央絕對可以放棄這弓鳥關係,直接以更強硬方式使鳥兒聽話。個人認為,這份文件不單是及鳥兒一個下馬威,更是一封由老闆發給「治港者」的警告信。這份文件的出現,根本原因我個人認為是中央所想的治港局面和現實出現落差。而「治港者」並不單包括政界人士。

總的來說,我在孩提時代不停地接收十二個字:「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我,而我亦相信有部份港人,曾經,甚至現在,仍然認為,兩制的確並行,只要有公民身份就能治港,以及享有如條文所列明的高度自治,這才對回歸感到放心。

但白皮書對這十二個字所作的定義,明顯不是這一回事。三個憂慮之處,其實就在這模稜兩可的十二字中。

 

作者:J. Hung

社會學學生,來屆倫敦政經學院公共政策及行政碩士生。即便身在萬里之外,仍不忘緊貼本港時事;不是學生的興趣,而是公民之己任。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75779
Date: 2014-06-19 06:01:30
Generated at: 2021-06-16 16:51:0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6/19/75779/一國兩制白皮書令人憂慮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