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偉文不是詞神,只是一名寫信佬

 

政治氣氛異常熾熱下,新界東北、佔中公投、白皮書等等議題均鬧得熱哄哄,連日益衰弱的粵語流行曲也被連消帶打打進「政治化」的框框中。事緣李克勤早前推出一張新專輯,一張新曲加精選的「新」專輯,暗啞底攝了一首鼔吹中港共融,由林一峰作編監和黃偉文填詞的《北京北角》,結果備受抨擊,不少人均指責其為維穩歌,漠視中港現況,公然唱好阿爺,執筆的黃偉文更成眾矢之的。

 

當然,和黃偉文有相當級數的林夕,或許更有地位的,亦不時面對改寫歌詞的困境,更曾言《北京歡迎你》是他一生的污點,認為當年在朋友邀請下,防綫一時鬆懈,結果淪為政權的筆桿,為此亦曾感到十分懊惱。但畢竟歌詞不是單純的創作,不是純粹的創造,在流行曲工業下,歌詞無可避免要受到作曲人、監製、歌手、公司高層的影響,特別是今日樂壇日益萎縮,市場愈見淺窄的情況下,填詞人往往難以一展身手,盡抒己見,要在重重掣肘下討好自己、討好眾人實不易之舉。當然,今日的林夕,如果再有人邀請他多寫一首《同舟之情》,要他為此目中無人的政府造勢,放棄自身原則,放下久經硺磨的筆桿,淪為政權的幫兇,我想,林夕斷不可能是今日的林夕。

讀到這,讀者可能要問:哪麼既然林夕有此堅持,怎麼黃偉文沒有?怎麼黃偉文要放下身段,盲目地唱頌所謂的中港之情?要注意的一點,是兩人都有絕對的堅持,創作,就是革命,這個道理他們一定明白,林夕堅持忠於自己所信,黃偉文亦忠於自己所想,但黃偉文更重視的,是他的筆。他難以容忍有人在他詞作上動兩筆,更難以容忍有人對他交出來的作品指指點點,對某些人甚至篡改其歌名的行為,更是深感惡絕,既然如此,又怎能說他無堅持呢?林夕認為填詞是創作,是幻想,也是理想,黃偉文則認為填詞是代人寫信的工作,只是替別人寫心聲的工作,有人失戀要哭,有人失戀要報復,有人初戀要寄託,有人苦戀要支援,填詞可以有自己看法,有自己想法,但當歌手也好,普羅大眾也好,希望託一名寫信佬代筆,寫信佬又有何錯?

 

黃偉文

 

黃偉文曾於訪談中名言:「歌手所唱的歌詞,也可以與歌手本人有距離的。就像我所寫的歌詞,也不是每一首都代表黃偉文的想法。有一些歌詞內容或人生觀的確不完全是我所認為的,我也不介意寫。我也要為我的看法以外寫歌詞的,除非那種價值觀是我完全反對的。如『低調』完全不是我的人生觀,『低調』是林若寧的人生觀,我也願意寫『低調』。正如歌手相當於一個演員,他並不需要完全認同那些歌,歌手只需要唱好那首歌便可以了。」1歌手如是,他眼中的填詞人如是,代人執筆,就如律師般,只要客觀中立,專業處事,殺人唔眨眼的黑社會又好,厚顏無恥的政權也好,辦好自己的事就夠,又有何人指罵律師。

以李克勤這種老一輩擁護民主回歸,熱愛大中華,幻想中港一家親的歌手有一首《北京北角》,其實大家亦不難想像的。雖然歌詞本身都醜陋無比,噁心非常,對兩地關係有所認識的人斷不可能聽畢此歌便像溫兆倫般鞠躬敬禮,感激流涕,但填詞對黃偉文畢竟是代人執筆的工作,對這位憧憬中港共融的歌手,斷不能寫一首《六月飛霜》給他。「如果我寫的歌詞當中有一些立場和態度,是歌手不贊成的,我反而可以接受。假設我寫了一份愛護動物的歌詞,那歌手卻很愛穿皮草,如果因為這樣而拒絕,我反而可以理解」。2

 

林夕在以前的座談會,曾經表明今日的香港的包袱太多,但大家只聽大家想聽的說話,甚麼自我審查,甚麼政治冷感,不斷被人回帶而樂此不疲,但偏偏有一段是大家忽略的:

「以前嘅香港在文化上好靈活、好實用,見好就收,例如無論『煙花』定『煙火』,邊個啱音咪落邊個囉!如果煙花唔啱音,我寫煙火,以前唔會掀起罵戰,冇畀人話我賣港賊、叫我落地獄……好嚴重架。又唔需要上綱上線到咁,喺我認知上,兩岸三地裡面台灣都用煙火架。」

 

今日的香港,政治化是必然的事,但當政治化上綱上線到批鬥的地步,香港的自由即使不被拑制,無形中已經消散不少。「煙花」定「煙火」,「年輕」或「年青」,以前的香港無包袱,獨善其身也好、反中亂港又好、愛國愛黨又好、甚至唱梅花梅花也好,無問題,但《表姐你好嘢》中的香港已不復再。以前的《表姐你好嘢》,中港台三地角力的情形,今日的香港亦難以再現。如果今日重拍《表姐你好嘢》,可不可以大唱中國崛起?高舉中港共融?不需大陸當局公然指示審批如何拍攝,已有一大撮人指罵鄭裕玲,賣港維穩,要落地獄,五雷轟頂。今日的香港包袱實在太多了。

當然,頭盔還是要戴的,或許黃偉文真的想中港一家親,或許他們兩人真的同聲同氣,這局外人不可能知道。但當《始終有你》的填詞人陳少琪,和《同舟之情》的陳詠謙,都未受過如斯巨大的壓力,黃偉文閒賦一寫,就有人指罵連連,當中的辛酸又有誰能體會。當你的微博都可被人封鎖時,當你的歌詞可以淪為所謂的維穩歌時,今日的香港,已是裡外不是人,兩頭唔到岸,如何在此奇怪尶尬的情況下突圍而出,坦白說,無真普選,解決不來的。

 

  1. 《詞家有道—香港16詞人訪談錄》黃志華、朱耀偉、梁偉詩。頁218。 []
  2. 《詞家有道—香港16詞人訪談錄》黃志華、朱耀偉、梁偉詩。頁218。 []

作者:林滴藍

好憎寫字,所以KEEP住寫字,寫到自己唔憎為止;最鐘意諗野,所以成日都唔食飯;最鐘意串人,同埋笑人,應串則串,不應笑既……笑到唔停,唔好見怪,香港真係好多好笑野。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76663
Date: 2014-06-28 17:26:37
Generated at: 2021-06-16 16:21:5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6/28/76663/黃偉文不是詞神,只是一名寫信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