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花朋友:「大家都係打份工姐,點解要針對我哋?」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有個認識多年的朋友,大學畢業後投身了警隊。由於我做傳媒的關係,近年和她飯聚時,她也刻意迴避提及工作上的事。大慨我有點像知道老公撈偏的女人一樣,我也甚少去追問她工作的詳情,彷彿成了雙方的一種忌諱。

我的這位警花朋友(化名阿花),昨日突然WhatsApp我,劈頭第一句便是駡遮打道上的示威者搞事。這令我有點奇怪,因為阿花素來政治冷感,我甚少 聽到她對政治事件有任何意見。基本上左中右各路人馬她也不太關心,除非對方有演韓劇,否則我認為她不應該對誰有異議。接着,她又開始指控我們傳媒,說:「大家都係打份工姐,點解要針對我哋?」我立即撫心自問?我們傳媒有在針對警察嗎?

 

回想起當晚清場的情況,警方高層在行動前,曾經要求傳媒離去。當然以我所知,沒有傳媒會傻得乖乖聽從這無理的要求。事實上,傳媒在這些時候,正更加要 切身處地去報道。我想了一回就跟阿花說:「傳媒在場一路全程報道示威過程,其實不單是在保護示威者。我們同時也是在還你們一個公道,整個清場行動在眾目睽 睽之下,如果你們沒使用暴力的話,之後也沒有人能屈你。」事實上,在鏡頭前,清場的大部分情況我認為也不算是暴力。但同時,又的確有傳媒拍攝到掩面屈手等 情況。這便是傳媒有必要在現場報道的原因,你可以認為某些傳媒偏頗,但如果在場有多間不同中外傳媒機構的話,那日後要搞清當日真相話,市民便有多個證據去 判別是非了。

阿花之後又問我:「咁點解你哋要幫果班搞事友呀,你知唔知我哋成班手足都好辛苦呀?」這次我想都不用想就回她:「我絕對理解當日大家都辛苦。但辛苦的 又何些你們?你覺得示威者冒住被捕危險,都要坐喺度,真係貪好玩?我們傳媒和你們一樣,當日都是為了工作留在那裡。你們留幾多個鐘,很多記者同工和你們一 樣都是企足咁多個鐘。但你要明白,這是大家工作的使命,在決定做這份工時,大家便作了抉擇,要盡力做好工作。當日那些示威者也是市民,他們是你當日發誓要 去保護的人。你要明白,他們要反的是暴政,他們不是貪好玩去為難警察和記者。因此記者不會,亦不應就此怪罪他們;同樣地,我也認為警察不因對示威者心存私 怨。如果因此視示威者為敵人,那便是侮辱了自己的專業。」阿花之後沒再回應我,可能是覺得話不投機。但我作為一個傳媒,真的認為我們的敵人不是警察;同樣 地,警察的敵人亦不應該是示威者,或是傳媒。

 

畢竟,在放工一刻,我們都只是市民,我們都是不義制度下的受害者。

 

作者:沾屎

沾屎
花生日報創辦人之一,八十後講故佬,自稱人類行為觀察者。喜愛觀察人類,也愛抽水。 FB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comeonjames97https://www.facebook.com/PeanutsDailyHK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77214
Date: 2014-07-04 17:05:20
Generated at: 2019-10-19 04:14:2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7/04/77214/警花朋友:「大家都係打份工姐,點解要針對我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