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應往何處去?
-從歷史中找尋香港問題的解決方案

 

今年七一大遊行後第二天,《東方日報》刊登題為〈十七年不堪回首 舊江山渾是新愁〉的社論,當中的結論,一針見血地指出香港問題的核心:

「『五十年不變』的承諾才過了三分之一,香港已經面目全非,「一國兩制」荒腔走板,「港人治港」變質變味,香港走入死胡同,根本不知何去何從。。。。。。目前中央大概只有兩種選擇,一是寸步不讓,與反對派一拍兩散,即使香港大亂也在所不惜;二是乾脆放手,任由香港再度回歸西方懷抱,這也許反而可以帶來另一條出路。到底如何選擇,已不容繼續猶豫不決!」

 

中共的「一國兩制」猶如又要減肥又不想節食做運動

上述的論調,似乎已判斷中國提出的「一國兩制」,已頻臨死亡。其實只要回看中國收回香港決策過程,以及《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的內容,就知道中共所提出的「一國兩制」,是完全違反政治運作的基本邏輯,猶如一名肥人既希望有效減肥,但又不運動不節食。因為中共的「一國兩制」,是希望同時達到兩個完全矛盾的目標──既要對香港行使主權,又要維持香港的繁榮安定及國際地位。香港之所以繁榮安定,並成為國際金融及商業中心,全因為香港是不受中國控制的地方,並實行有別於中國一套的管治模式及社會經濟制度,若中國提出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真的只是「換支旗,換個總督」,一如今日英國還會委任澳洲、加拿大總督,但他的地位只有象徵意義而無實權,這種一國兩制,尚有可行性。可是,當《聯合聲明》規定行政長官及主要官員須由中央任命,而這種任命並不是行禮如儀,而是真的有任命實權,再加上《基本法》又規定中央有權解釋及修改《基本法》時,則北京在實際上,可全面掌控香港的管治,這樣,香港過去安定繁榮的基礎,即使未完全失去,也已經大大動搖。另外,《基本法》規定行政長官不得有政黨背景,更使一個有管治效能的民選政府,難以建立。

 

港人和北京一同陷入政治泥沼

七月一日晚上,近千人留守中環遮打道行人專用區時,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在司儀台上公開說:「聽說警察已準備好橡膠子彈」,可是最後,不但沒有使用橡膠子彈,連水炮及催淚彈也沒有用上,只是沿用以往模式,指示警察將示威者逐個抬走,然後拘留了大半天後就全數釋放。之後,被人稱為「中聯辦契女」的梁美芬議員,公開提議利用「志願軍」去對付佔中,而當年中共派兵進入朝解半島與美英作戰,也是採用「志願軍」的名號,原因是毛澤東也極力避免與美國正面衝突。由此可見,中共在香港,仍不敢如在中國大陸一般,動用軍警強力鎮壓,自九七年至今,中共對香港的反抗運動,都一反其在大陸的常態,主要是因為若香港社會動盪、人心大亂,將嚴重損害中國在香港的極重大金融經濟利益,並使中國日益惡化的外交形勢,更為嚴峻。北京既不敢與港人「一拍兩散」,但又在民主自治方面對港人「寸步不讓」,使香港已陷入不能管治的地步,港人和中共在香港,一同陷入進退兩難的政治泥沼。

 

當年中共在港幹部不主張收回香港

根據黃文放的回憶,當年新華社香港分社(中聯辦的前身)並不主張九七年收回香港,即使是北京國務院港澳辦對中央的建議方案,也包括維持英治香港現狀,可見越熟悉香港事務的人,就越明白只有維持英國管治,才可以維持香港的繁榮安定及國際聲譽,以供中國「充份利用」。相反,當時的中國外交部副部長章文晉說:「如果中國不收回香港主權,上無以對列宗列祖,下無以對子孫後代,內無以對十億人民,外無以對第三世界」,之後,鄧小平就正式決定收回香港了。(黃文放:《中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的決策歷程及執行》,頁9-10)

 

「葡管中國領土模式」──一個被放棄的方案

當年黃文放一直認為,由於中共早已宣布「三條不平等條約無效」,所以對中方來說,根本沒有所謂「九七大限」,所以他認為只要照搬1979年中葡建交協議中有關澳門的部份,即可解決香港問題。在上述的中葡協定中,葡國承認中國擁有澳門主權,但治權仍在葡國人手上,但中方保留在適當時候談判澳門前途的權利。

其實,在1979年7月,英國駐華大使柯利達向中國外交部,提交一份《關於香港新界土地契約問題的備忘錄》,提出將新界土地契約的有效期限,延長至1997年後,若中方不答覆備忘錄,即表示中方已默許此方案,及後港府會正式更改相關法律,若有人問起中方的反應,英方會答覆說「已知會了中方」,可是,此計劃不為中方接受。1

在1982年戴卓爾夫人訪京時,曾向鄧小平提出「主權換治權」方案,其實這種方案,和「葡管中國領土模式」性質相同,而最近更有人查閱有關的解密文件,發現當年英國外交部為了讓中方接受「主權換治權」方案,更建議首相可以對中方作以下讓步:在關乎中方利益的議題,未來港督會先諮詢中方意見、香港部份外匯儲備存入中方銀行、容許中方自由使用香港港口機場等2。可是,中方堅持要同時收回香港的主權及治權,至此,「葡管中國領土模式」,即黃文放口中的「澳門模式」,已被拋入廢紙箱,之後的,又係一句:THE REST IS HISTORY。

 

weqfwefw

葡治澳門時期的澳門市政廳(即今日噴水池對面的「民政總署大樓」)。
1979-99年間,澳門屬於「葡管中國領土」。
(筆者攝於1999年10月)

 

唯一可行的方案:中國只維持名義/最低度的主權

即時今日香港仇中情緒高漲,大部份香港人仍不會視「港獨」為可行的方案,大家仍希望藉著真正普選行政長官及立法會,來實現自己心目中的「高度自治」──即國防及外交,歸北京管,而其他的,全由香港人自行決定,這亦是比較合符政治運作邏輯的做法。這種做法,清楚明白地說,就是明確規定中國在香港,只行使最低度的主權,甚至為了維持香港的國際地位,北京在行使香港的外交權時,必須與香港的自治政府真正商議,其實這種模式,就是現行英國海外領土的「自治領模式」(self-governing domain,如直布羅陀)。同時,這種安排,須保證其永久不變,而不只是數十年不變。

可是,最能夠確保香港繁榮安定和國際地位的方案,還是「葡管中國領土模式」,而中國在香港的主權象徵,可以比葡治澳門時更多一些,例如中國可在香港保留象徵性的駐軍、在主要的港府建築,須同時掛上中國國旗。可是,這個建議,很可能要等待神州巨變,中國政權更易,英美同盟與日後的中國新政府,重新商討香港前途問題時,才有機會實現。

本文連同之前兩篇受《一國兩制白皮書》刺激而寫文章,都是希望透過回溯相關歷史,並對照現狀,清清楚楚地說明今日香港問題的根源,並進而將合理的解決方案,說個明白。一直以來,筆者思考香港問題,是基於1971年11月12日港府英人高官黎敦義(D.C. Bray)在聯合書院的演講中所說的原則──香港的穩定及既有生活方式,須有港人、中方及英方的同意,才能維持,缺一不可。這句說話,亦是本人多年研讀香港史及相關檔案後,得出的結論,而這原則亦同樣適用於今日,只要將「英國」一詞改為「美英同盟」即可。當大家認真思考香港應往何處去時,應參考黎敦義在四十多年前的說話。

 

1e23fer

黎敦義(D.C. Bray)生前撰寫的回憶錄封面。

 

  1. 除了黃文放在《中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的決策歷程及執行》頁4提及這份備忘外,李後在
    《百年屈辱史的終結 香港問题始末》頁62,亦提到此事。 []
  2. 詳見 袁瑋熙、丁宏量:〈假如鐵娘子沒有仆倒 歷史會否改寫〉,刊於2013年4月22日的《評台》 []

作者:毛來由

毛來由
香港史研究者,正研究二十世紀香港政治及社會史。希望一生都以歷史為業。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77460
Date: 2014-07-07 21:28:00
Generated at: 2021-06-16 16:41:0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7/07/77460/香港應往何處去?-從歷史中找尋香港問題的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