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意志遭踐踏 公民抗命尋曙光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前日在立法會內務委會員特別會議上宣讀首階段政改諮詢報告。雖然報告沒有明確否定公民提名、政黨提名和議會提名,但她多番強調,任何普選方案都不應繞過或削弱提名委員會的實質提名權。她在宣讀報告時,「巧妙地」把各種意見分類為「主流」、「較多」及「有些」等,例如社會「普遍」認同特首要愛國愛港、「較多意見」認同提委會應參照選舉委員會四大界別和比例組成、「主流意見」認為 2016 年立法會的議席數目應維持 70 席,現行的議席組成不需作修改;但亦有部分團體提出其他意見等等。多名記者均質疑報告為何不具體提及數字,只以「主流意見」、「多數意見」、「一些團體及人士」等字眼交代不同市民的意見,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竟然表示,今次諮詢報告的處理手法與過去兩次一樣,不會「量化」社會意見。記者追問,「主流」、「多數」等字既非自數據得出,是否就觀感或其他考慮而寫,譚無回應。

 

由去年一月戴耀廷教授提出佔領中環的主張後,社會對政改和特首普選的討論氣氛變得前所未有地熾熱。社會對於政改的討論一直都聚焦在行政長官普選的提名程序。由去年十二月啟動政改諮詢以來,政府和建制派一直強調政改需要在基本法第四十五條的框架內進行;社會應該把討論的焦點集中在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方法;公民政黨議會提名都是不符合基本法的方案。特區政府一直以來好像在勸戒市民需要「接受現實」:縱使你們渴望有公民提名,但不合法就是不合法。

寫到這裡,我心中不禁出現一個疑問:若果基本法第四十五條真的沒有容許公民提名的話,那麼為何特區政府不向全國人大提出修改基本法,以迎合社會的主流意願,反而一而再再而三以「基本法唔容許」作擋戰牌,迴避民意呢?

 

從功利主義(utilitarianism) 的角度來看,制度的設計和法律的條文應使人民的快樂和利益最大化(maximization of happiness and interests)。法律是由人設立,制度的設計(包括選舉制度的設計) 和法律條文的設計應該以人民的意願為依歸,體現法律為人服務的精神。因此,當一條法例能夠使人民感到快樂和滿足的時候,它便應予通過(Laws should be passed only if it contributes more to the general happiness of the people than the other laws would do.)。這裡指的 ‘other laws’ 當然是指現時不容許公民提名的基本法四十五條。若果法律未能有效地發揮其功利作用(proper utilitarian functions),那麼該法律條文便應該被取代或廢除(replaced or repealed)。

在六月二十日至六月二十九日的全民電子公投當中,有接近七十九萬市民利用選票清晰表達了他們對真普選的堅持和渴求。三個候選方案都包含公民提名元素,而三個方案總得票近七十一萬,是梁振英所獲得的689票的一千零三十倍。社會大眾對公民提名的渴求清晰可見,那麼我們都可以相信,公民提名是香港市民的公共意志(general will)。公共意志代表著社會的共同意願,並非一小撮人的意願(General will is not in anyone’s special interests, but in common interests.)。法律需要在公共意志的基礎上建立(Laws should be created on the basis of general will which would affect all citizens.)。人民只會自覺自己有義務(dutiful)去遵守一些合乎他們自身利益和意願的法律,因為人民都會相信遵守法律的益處遠比違法的代價大(People would follow the laws of the state if the benefits of obedience outweigh the cost of disobedience.)。若果法律與公共意志背道而馳,又或者未能有效地發揮上述的功利作用(proper utilitarian functions),相關法律條文便成為不義之法(unjust law)。若果特區政府繼續漠視民意,強行排除公民提名、把機構提名的元素引入提委會、保留立法會功能組別等,公義(justice) 根本不能夠得到彰顯。

政府公布政改諮詢報告前夕,大律師公會再次發表聲明,對政改諮詢報告表示關注。大律師公會認為,公民提名技術上雖不符合《基本法》,但其理念仍可與提名委員會的制度相容,若政府單純以違反《基本法》為由,拒絕受公眾歡迎的方案,是「濫用、誤用法治概念」,法律只會淪為當權者壓倒公眾的手段。聲明指出,縱使政府認為某些民間政改方案與《基本法》不符,也不應該簡單排斥有關方案、建議人大常委直接拒絕有關方案,而不再為這些方案做任何事(and then do no more about the proposal)。公會提醒,政府如果這樣做的話是不負責任,重申提名委員會的功能只限於提名特首候選人,不應決定特首選舉結果。

正如筆者在上文所述,法律是由人設立,制度的設計(包括選舉制度的設計)和法律條文的設計應該以人民的意願為依歸,體現法律為人服務的精神。政府不斷以「基本法無寫」為由,迴避社會大眾對公民提名的訴求。這是政治凌駕法律;這是用法律包裝政治的卑鄙手段。引述大律師公會聲明的說法,就是法律只會淪為當權者壓倒公眾期望的手段,而不是尊重、促進、將公眾的期望實現的手段(Law is simply being used by the ruler as a means of defeating public expectation and no more, rather than as a means of respecting, facilitating and giving effect to public expectation.)。受多數人擁戴和支持的方案或意見竟然被小數人選出的政府所排拒,世上豈有如此反智可笑的事情?

 

當不義成為事實,反抗便成義務。

 

若果特區政府繼續漠視民意,議會將會繼續遭利益集團騎劫、功能組別將會千秋萬世、特首將會繼續成為中共的傀儡……慢慢地,慢慢地,香港人就只會繼續成為專權下的奴隸;香港特區不再是特區,香港只會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市」;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宣告死亡。

雙普選能否成功地、真正地落實對於港人的利益和尊嚴、乃至一國兩制能否成功落實都尤關重要。一份由政府撰寫、長達九十七頁的政改報告,竟然低裝至此,利用「主流意見」、「多數意見」、「一些團體及人士」等字眼蒙騙港人,企圖魚目混珠,把「極小數人」的意見說成「主流意見」,實在無恥至極。現在不是跟市民玩文字遊戲!在公民意志遭到粗暴踐踏的情況下,香港人理應丟棄幻想,放棄在老化失效的議會爭取,走上街頭,公民抗命,為我城的未來尋找曙光。

 

作者:陳烈文

陳烈文
香港大學文學院三年級生,一位愛思考、愛文字、愛做夢的青年;相信只有做夢才能帶來盼望和奮鬥的動力。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遊戲介紹】耍帥動作射擊遊戲 《Gungrave G.O.R.E》無限子彈變型棺材爽爆殺敵 by 五木
    主打耍帥和爽爆的動作遊戲,除了《Devil May Cry》外,還有另一個系列《Gungrave》(銃神)。新 […]…
  • 未來為你的旅途 – 鐵路願景 by MTR Service Update
    車務工程部就提出「鐵路願景」(RailwayVision)計劃,將三大鐵路範疇、設備,即車站、列車、票務系統更新之餘,仲期望可將服務提升至另一個層次,迎合下一個 20 年的需要。例如大家有無稔過售票機可以找番紙幣 ? 網上買完飛又可以直接搭…
  • 【憂傷的嫖客】「環保吹」 by 菠蘿
    某天下午,就在我們對一樓一場所集中地進行實地考察的時候,遇見了一行三人、正在「洗樓」的嫖客小隊。所謂洗樓,就是嫖客在一樓一鳳姐集中的大厦,向每個鳳姐單位門口按鐘、逐個審視,直至他們遇上合眼緣的鳳姐,與她們進行交易為止。而這三人有別於一般的嫖…
  • 《鋼鍊》「等價交換」根本不是真理 by 方潤
    很多人提及《鋼》,都是提及等價交換原理,甚至以為《鋼》就是教人等價交換,其實是大謬。因為《鋼》的每一集都有這段開場白,由主角兩兄弟讀出:「人不作出犧牲,就不會得到任何回報,想得到一樣東西,就必須付出同等的代價。這就是煉金術的基本原則 - 「…
  • 講起「蔡康年」,你諗起乜野? by 齋老味
    曾經係當紅DJ,因為施念慈報警話俾佢打,立即被貶為人渣,無得做DJ走曬樣,從此淪為TVB專用低能或變態角色。近年因為有高清台,無記多咗財經節目,先知佢原來而家係財經主持。…
  • 語言陷阱(上):闕義、歧義、含混 by 楊梓燁
    這種因為語法結構的問題,而造成一個語辭(詞語、字、句子)在某語境裡有兩個或以上的意思,便叫做「語法歧義」。這種歧義的其他例子,例如有「求學不是求分數」,可以理解成「求學,不是求分數」,又可以開玩笑地理解成「求學?不,是求分數!」。又例如算命…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78660
Date: 2014-07-19 04:13:49
Generated at: 2022-11-27 19:01:4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7/19/78660/公民意志遭踐踏 公民抗命尋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