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展浮生】面對粗口時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_Fidelio_)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_Fidelio_)

 

由於我現時主要服務的青少年都比較空閒,他們常常會來中心玩遊戲機和玩樂器,希望與他們建立工作關係的我,當然求之不得。而他們年紀輕,行為比較奔放,他們大部份在學校的生活都不太愉快,始終對主流學校來說,講粗口與吸煙已經是很難容忍的。既然在學校受盡壓抑,放學來到我們中心自然做番自己,表現真我,而粗口,當然不絕於耳。

有同事提醒我直視他們講粗口的行為,認為要讓他們知道中心有中心的規矩。作為新同事,我當然立即直視。「大家D粗口細聲少少。」對於我這個毫不霸氣的提醒,他們自然視若無睹,即係「膠都費事派」。何以我不會非常嚴肅處理,令他們知道「中心有中心的規矩」,應該講都唔好講呢?因為我個人認為,粗口不過是語言的一種,而講唔講粗口,同青少年的個人發展無咩關係。當然仲有實際處理問題,他們又可以係中心門口大大聲講,咁係條街講,我又真係無咩權唔俾(事實上玩規矩,我相信年青人的創意,一定仲有很多唔同的玩法。例如 「ON night, 含bird」等,我地自己細個都玩唔少。)

 

記得之前係地盤做男士性教育,我地教麻甩佬用安全套,示範時我地會講:「係將陰莖放入陰道之前呢….」而麻甩佬們通常會插口講:「X! 即係將條L放入個西呀麻,講到咁9複雜!」不知道各衛道之士會唔會放低進行中的介入工作,轉移與他們討論講粗口的對錯,我就肯定唔會。因為粗口之低俗,不過是社會建構出來;粗口在本質上,不過是比較直接的用語。至於對錯,我唔敢評論,不過肯定唔係好特別的事。(我唯一唔滿意的係 「X你娘親」呢類咁有惡意又肯定講得出做唔到的粗口,做人都係腳踏實地比較好。)

當然,年青人有別於成年人,有部份成年人已經將粗口同「Hello」等同使用,君不見茶記內的麻甩佬打招呼都係用粗口「X你老味,咁9耐無見」。又或者係張家輝係「出埃及記」落口供時,無一句係無粗口,連道歉都有「對唔住,我成L日都係咁。」

年青人,特別係初中學生,根據我既理解,講粗口的趣味同講性的興奮係一樣—禁忌、平時無得講同講左身邊既人有好反應,我甚至有時覺得與他們玩一個遊戲: 「除左粗口唔俾講其他野」玩一個鐘之後,可能他們就唔會有強烈講粗口的衝動。

 

「咁唔通由佢地講呀?」我知道會有衛道之士這樣質疑,我個人覺得要睇場合,假如係一間充滿無知小學生既中心,講粗口會影響其他人特別係家長的觀感,當然要立即制止。原理同「你食煙唔緊要,唔好迫人食二手煙」一樣,係呢個時候下圖就係一個非常實用的參考。記得以前係夜展做,中心係同小朋友們共用,我會用下圖同高登粗口Filter協助減低青少年的粗口對其他人的影響,效果非常成功(結果當時成個中心都充滿「我明白、傻的嗎」這個用語)。如果你問我點解唔教導他們「粗口本質上係唔好」,我會認為以低傷害的事取代高傷害的事,一向都是我們的做法。

 

unnamed-12

 

作者:菠蘿

廢社工一名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79011
Date: 2014-07-22 03:06:40
Generated at: 2021-10-21 00:31:5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7/22/79011/【外展浮生】面對粗口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