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歷山大:成為商品的小孩

 

我沒有like 過「亞歷山大Alexandre」的臉書專頁,但有一陣子不時看到身邊朋友like 或分享這專頁的照片。最近聽聞這專頁被網民投訴到關閉,於是留意一下相關的新聞,主動查一查facebook。原來沒有被永久關閉,facebook還是把這專頁重啟了。我頓時心裡叫道:「有無搞錯?唔係有Child protection policy 既咩!十三歲以下小朋友都無得加入facebook但一個呀媽用黎賺錢你就俾?」

有些人低估了9like的效益,我這裡所指的不只是幾百個like 換取你的一時的成就感,而是一堆真金白銀。

 

在香港,靠這些like、follow/subscribe和分享為生的人不多,但在外國,靠著這些恆常的瀏覽者為生的卻很多。自從Youtube 面世後,網絡上多了一個詞彙叫”Vlogger”,用來指那些經常拍片上傳到Youtube的那些人。有些著名Vlogger 例如Zoe Sugg和Felix Arvid Ulf Kjellberg,就是靠著拍影片賺取收入(前者拍的為美容類、後者為遊戲類),收入來源來自他們的follower/subscriber、影片的瀏覽次數和公司sponsor支持等等,讓他們循序漸進成為一位全職的Vlogger。這情況也同樣出現在facebook、twitter 等等社交網站上。

這些Vlogger的出現並不是一下子石頭爆出來,不少人是本來失業,後來拍片給他們一條新的出路。他們比起一般打工仔好像雖然是多了不少自由時間,但他們未必是大家想的那樣空閒。他們需要經常拍片更新,才可以留住他們的sponsor和subscriber ,持續有廣告的收入。以血汗來說,其後Vlogger 也同樣出了不少心機和時間去拍片、推銷自己的商品來維持他們的收入,和打工仔不同的只是工作地點是在家。

亞歷山大的媽媽開專頁表面是說分享兒子的成長點滴,但以頁面廣告成份之多來說,網民的指責是沒錯的。重點是她在整個過程沒有付出過血汗,只是將她的兒子包裝成商品,以兒子那童真的笑容收取廣告回報。

 

本來我以為情況未至於網民說得這樣的不可原諒,但當我見到這專頁重啟還是有充斥著廣告成份的照片後,就覺得必須要寫這篇文章。例如以下這張必勝客廣告:

 

這廣告已顯示了這專頁並非純粹分享亞歷山大的成長,而是赤裸的利用兒子的可愛為賺錢的機器。再者,果純粹是分享一個小朋友的成長生活,為何不在自己的專頁分享而要專頁分享。

再說法律。其實跟這孩子的媽說法律也應該是廢話。她沒事尊重過兒子的私隱,更莫論是她的兒子成為child identity theft的其中的受害者。如果我是亞歷山大,我實在不能想像facebook 由我的出世的那天已知道自己的所有一切。而因為自己被動地成為一個公眾人物,即使有法律保障十多歲以下的兒童,自己仍明白自己是無法完全消除這專頁上曾經公開過的一切。

曾經有一段新聞,說到西班牙有一男子 叫Mario Costeja Gonzalez 於Google中尋到自己1998年因欠債變賣房子的報章紀錄而影響了個人聲譽。他指自己已償債並取回房屋所有權,向Google提出刪除,但遭Google拒絕。上訴後,歐盟法院裁定Google敗訴,判決指每人均有「被遺忘的權利」 (Right to be forgotten) 。Mario Costeja Gonzalez 在這場官司中雖然贏回聲譽,但相關新聞反倒在網上不停流傳。這官司也證明了網絡上公開的內容是非常難以完全消除的。

當有一天亞歷山大長大了,他想找一份低調的工作,但他的HR在網絡上找到他的童年時和拜金媽媽的合照和媽媽在facebook 說過的這一堆不曾反省過的話,你覺得這會否影響他的受聘機會?

 

 

 

相關輔仁文章:

可憎的亞歷山大老母

唔好屌亞歷山大老母喇~換個角度世界和平

 

更多相關文章:

Meet the vloggers: Self employed and ‘worth a fortune’

Child identity theft report – CyLab

The Guardian: Facebook users risk identity theft, says famous ex-conman

 

 

作者:沙翁

主編容總親戚(好似係)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79078
Date: 2014-07-22 23:36:34
Generated at: 2019-11-12 05:14:1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7/22/79078/亞歷山大:成為商品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