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事:會考、IVE 、大學

文章刊登之時,相信各位應屆DSE考生成績塵埃落定,亦已遞交JUPAS1選科次序調整以及尋找其他升學選擇。考得理想成績甚至肯定入讀心儀學科的,筆者在此恭喜你,歡迎你們找到人生的踏腳石。至於成績稍遜的無需灰心,因為你們已盡最大努力,不必為此自責。筆者在此分享個人經歷,以勉勵各位於公開試失意的同學繼續努力。

 

中五篇

與DSE同學有異,筆者乃是舊學制出身,更是教育制度轉變的活見證。因為筆者是「末代會考生」2,參與2010年香港中學會考,本來成績一直中上的筆者升上中四後才是惡夢的開始。讀理科的筆者,當時除修讀中、英、數、Phy、Chem、Bio之外,亦修讀A Maths、電腦及聖經(當年筆者於教會學校就讀,聖經乃必修科)。

不過自中四第一學期開始,筆者感到讀理科時相當吃力,但語文科卻相當輕鬆。自中四第一次期考起,理科成績一落千丈甚至落後於人,但語文科成績卻一直保持水準。Phy、Chem、A Maths不及格更是等閒事,最經典一役莫過於中四測驗A Maths試卷100分滿分僅得4分,即使「拉曲線」後亦只得18分。就算中四暑假以及中五時如何努力補習挽救頹勢,「文強理弱」的局面可謂中四、中五這兩年的寫照,就連朋友都戲謔筆者是「文科人」,不適合原校升讀。

當年就讀「精英班」的筆者,自中四起幾乎每次考試測驗都是於全班敬陪末席。當時筆者父母得悉自己兒子於學校成績滯後,非但沒有任何鼓勵說話,反而認為此乃筆者懶惰之過。每次收到成績表後斥責一番,更揚言若在香港未能繼續升學唯有轉往內地或台灣升學云云。

至於為何當時會選修理科?不是「唔想揀」,而是「無得揀」。因為母校只有理科及商科可選,理科佔3.5班商科佔1.5班。文科就只有中史一科選修科,試問一個文科比理科為佳的人又有何立足之地?

筆者完成會考後,開始為將來升學作部署。除了對升讀中六及海外升學保持兩個機會——「渺茫同無機會」外,亦搜集各專上學院的升學資訊並互相對照。筆者亦就會考所得分數作出幾個假設及相應行動,例如會考超過16分的話就原校升讀;低過16分時應該怎樣之類。(筆者母校收生要求較其他學校為高,理科16分是原校升讀的基本條件,另加聖經取得E或以上成績。)

 

2010年8月4日,決定性一刻終於到來。

 

當日早上,筆者穿上校服,回到熟悉的課室等候收到成績單的一刻。當班主任呼喚筆者的名字時,筆者小心翼翼接過成績單,回到座位準備閱覽成績。得悉成績一刻,筆者不禁倒抽一口涼氣,最佳科目為英文科,總成績為第4級(即C級),至於平時「肥佬當食生菜」的Phy及Chem都合格而回,反之A Maths卻不幸「陣亡」。總括而言,筆者於會考只取得1C3D4E1F六科11分,未符合原校升讀的要求。

看著成績單,筆者不但沒有流淚(不代表),而且有如稈重負之感。當時筆者母親亦在課室外等候,她得悉成績之後輕輕說了一句:「IVE啦!」。於是筆者回家更衣後,馬上到IVE摩利臣山分校報名。由於事前已經於網上取籌,所以經一輪報名手續後,筆者能入讀心儀科目——觀塘分校3開辦的四年制公關及媒體事業高級文憑4,「疊埋心水」做「IVE仔」。

當時,不論是父母抑或身邊友好都勸筆者不如「搏一搏」,爭取於其他學校讀中六、中七,說不定到時高考成績會比會考更佳,又指IVE一來競爭力不及大學生,二來又要自行負擔逾萬元的學費,反之如果經高考升讀大學選擇會更多。不過受了教訓的筆者當時「心水清」,知道如果「跟大隊」肯定成為「炮灰」,所以那一刻並沒有動搖反而堅持己見。父母亦無可奈何,只好繳付學費並叮囑我要用功,事後證明這個決定是正確的。

 

1464018_10202662445790174_1944549606_n

 

IVE篇

2010年9月,筆者入讀觀塘分校的公關及媒體事業高級文憑。由於課程隸屬工商管理部門,所以不少科目都與商科扯上關係。筆者入讀的第一年已經修讀市場學、經濟學、管理學;第二年修讀顧客關係管理(Customer Relationship Management)、商業資料搜集(Business Information Research)、會計財務管理(Management Accounting & Finance);最後一年更修讀活動市場學(Event Marketing)、中國商貿(China Business Studies)。

至於與公關及媒體事業相關的科目方面,第一年則有印刷生產及軟件應用(Print Production & Software Applications);第二年修讀媒體策劃(Media Planning)、公關理論及實踐(Public Relation Theory and Practice)、媒體市場學(Media Marketing);最後一年則修讀危機管理(Crisis Management)、廣告及推廣策略(Advertising and Promotional Strategies)、媒體關係及新聞學(Media Relations and Journalism)、電視製作(TV Production)。

當然,作為未來的公關甚至傳媒從業員,良好的語文水平同樣重要,所以每個學期校方都安排中英文課,同時於第一及最後一年的第二學期設普通話課,而語文課因應不同年級有不同設定。此外,亦有部份科目看似與所修讀課程風馬牛不相及,但其實對自我甚至將來工作都相當有用,如攝影、設計、繪畫、全人發展、生(Lifestyle Studies)。驀然回首,那些年讀過的課,部份竟然對現在的學習甚至工作有幫助,此點筆者當初始料不及。

不知是否因為自己選擇還是課程編排,筆者讀起來得心應手,即使需要計算的科目亦輕鬆應對,成績一直保持平穩(當然亦與自己上課時勤力做筆記有關)。因為上課期間專注及勤奮,不時有同學會問筆者有關課堂的問題,更借閱筆者抄下的筆記。(值得自豪的是,從未有人詢問筆者甚至借閱在下筆記後仍然不及格,這個紀錄至今仍然保持。)一切一切在中學時期從未奢想的事,竟然於大專年代發生於筆者身上。

在這三年間,筆者並非只做一個終日躲在圖書館的「書呆子」,而是積極參與課外活動。在校內,筆者連續三年加入學生會評議會,並負責舉辦幹事會選舉以及監察幹事會。此外,筆者亦參與各項於校內舉辦的活動,如南亞小食工作坊、陶瓷製作、飾物製作工作坊以至發掘自我工作坊。

在校外,筆者亦加入和富社會企業主辦的青年編輯委員會、為大專生而設的足球隊以及少數族裔足球計劃,為日後支持和富大埔足球隊及報考教練課程埋下伏線。(亦因為此,筆者重新接觸一度放棄8年的足球。)同時,亦參與不同種類的義工活動,由長者服務至文書處理、由籌備活動以至物資盤點都一一經歷。

這些活動除了令筆者廣結交朋之外,亦因此獲得不少證書及獎項。當中最具意義及最難忘的獎項,是去年因為積極參與課外活動而獲得一個獎學金的金獎。雖然獎金只是三千元,看似是微不足道,但對筆者而言已是一大鼓舞。因為自小筆者非文韜武略之輩,獎學金這些機會從不屬於我的。能夠歷史性獲得獎學金,已經令筆者興奮莫名,就算獎金微薄但價輕義重。由於當時筆者仍然前途未卜,所以獲得獎學金對筆者而言可算是等待取錄結果時的安慰,以至爭取升讀大學的籌碼。

在IVE的Final Year,除了應付學業以及Final Year Project5(FYP,畢業習作)外,亦密切留意各院校的報名時間以及程序。筆者除了整理個人檔案(Portfolio)蒐集過去的及履歷外,亦尋找昔日教授筆者的導師撰寫推薦信。

一般而言,IVE畢業生可以修讀由職訓局及外國大學合辦的銜接學位(Top-up Degree)課程,只需額外修讀一至兩年便可取得「大學學位」。其實以筆者於高級文憑的成績,入讀銜接學位課程可謂綽綽有餘。只是一來擔心將來畢業後外界對學位的認可程度,二來筆者自中三就立志入讀新聞系。雖然會考失意一度令筆者認為自己與夢想愈行愈遠,但不服輸的筆者決心要「搏一舖」。所以筆者決定以非聯招形式報讀新聞系課程,同時亦報讀開辦新聞系的自資院校作「雙保險」。

不過最後,除了三間自資院校(分別為恆生管理學院、珠海學院及明德學院)提供面試甚至筆試機會外,非聯招的要不是拒諸門外就是杳無音訊。當時每天醒來筆者定必開電腦進入各學院網頁查閱申請情況,但換來的卻是了無止境的等待以虛無縹緲的「希望」。

 

去年7月,筆者正式從高級文憑畢業,不過當時仍未獲任何學院取錄。筆者父親見狀再一次認為是筆者不夠用功之過(他的邏輯是:只要成績優異的話,學校自然會向你招手,根本無需等待校方消息。否則就算如何努力都是徒然,因為校方根本沒有放你在眼內)。

去年中學文憑試放榜當日,筆者本來打算前往樹仁大學碰運氣,結果失望而回。失敗原因不是因為筆者沒有準備報名費或文件,而是因為樹仁只接受DSE、AL、GCSE考生及副學士畢業生報名,高級文憑畢業生因此為拒諸門外。(慘吃閉門羹時,筆者不禁倒抽一口涼氣,唯有轉至其他院校補交文件)更無奈的是,筆者之後到某家學院補交文件,職員第一句問的竟然是:「有沒有取錄信?」,那刻筆者想起兩個英文字——「GG」6

眼見時間一日一日的過,但自己仍未收到任何通知。此時筆者儼如鍋上螞蟻,心中開始盤算著,假如最後徒勞無功的話該如何走下一步,並開始為未能進一步升學作準備。轉機此刻來到,有一日突然收到來自學校的電話,指筆者的申請「原則上無問題」,只待最終決定。當時可謂筆者的最後機會,不成功便成仁。

 

大學篇

苦等八個月,過去所付出的努力終於得到回報。去年8月,接到恆生管理學院的電話通知正式獲得取錄,九月入讀新聞系一年級,翌日回校領取通知信。掛線後我興奮得振奮高呼,因為一來筆者成功入讀夢寐以求的學系,二來更一舉吐盡過去三年的烏氣。筆者立即將此訊逐一告知身邊親朋友好。他們得悉此訊後無不送出祝賀,此時此刻興奮程度不下於見證愛隊贏得冠軍。

由2010年8月至2013年8月這三年間,經歷的高低起伏絕對比順利升讀高中及大學的同屆為多,而且日後回望亦充滿話題性。回首過去, 2010年8月4日(即「末代會考」放榜日)成筆者人生第一個轉捩點。雖然當日起筆者告別傳統校園生活,但同時亦是人生嶄新的起點——在過去三年,筆者找到更明確的目標及理想,亦朝此邁進。筆者慶幸過去的失敗非但沒有令我一厥不振,反而開闢到一條屬於自己獨有的道路。此應驗尼采的名言 “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

經過一個學年的適應,筆者總算站穩陣腳,除了認識一班來自五湖四海的新同學外,成績亦穩步上揚。常言道的「大學五件事」筆者未必全部做到,只好見步行步盡力而為。

能夠經歷學制轉變,繼而憑藉自身努力成功由「二等學生」蛻變成大學生,筆者自認是幸運的一個。因為一來父母於經濟上全力支持(由於IVE以及恆管是自資課程,兩者合共至少花30萬,不過30萬卻換來300萬都未必買到的經歷);二來筆者有機會先後修讀理科、商科及文科,能夠涉獵不同領域的知識以擴闊自己視野;三來雖則自己可能是班上最年長兼唯一經歷舊學制的洗禮,但筆者與新學制出身的同學相處融洽,大家有說有笑並無芥蒂。

曾經有人問我「若果再選一次,依舊走這條路?」,筆者亳不猶豫答「是」。因為正是筆者選擇一條與別不同的道路,才有今時今日與別不同的經歷以及得著。亦因為當日的決定,令筆者逐步走出會考失意的低谷,一步一步迎接精彩人生。

如果當日筆者聽從親友的決定,與一般人一樣讀中六、中七的話,在下的高考成績肯定不敢恭維。在會考只有1個C的筆者,到高考時就算扭盡六壬,預計都只有D、E甚至全部「肥佬」。恐怕到時連入讀副學士、高級文憑的資格都只是亭台樓閣,今日的我可能只是一個漫無目標、無所事事的「廢青」,更遑論之後獲得獎學金甚至成功入讀大學。

 

14714555f2d000004503

 

正如電影《KANO》宣傳海報所講「態度才是靈魂」,一時失利可能只是考驗。正所謂「關了一道門,開了一扇窗」,就算現在輸在人生另一條起跑線,只要繼續努力、咬緊牙關,定必追回昔日的差距甚至超前於人。最重要的是你有沒有良好的態度以及正面的思維應對,誰敢說將來的成就與公開考試成績掛鉤?

日後會否再有像筆者般蕩氣迴腸、拍案驚奇的故事不得而知,不過就算現在暫時與大學之門擦身而過,人生亦可以過得精彩、有意義。當然如果最後能一圓大學夢固然慶賀,即使浸淫於社會大學亦能學到書本以外的知識。最後筆者送上昔日學生輔導主任勸勉在下的一句說話——「我們每天都在學習」,寄語各位繼續努力尋覓自我。

 

P.S.:在此送上筆者的「飲歌」——鄧紫棋的《Someday I’ll Fly》,寄望各位終有一日能夠展翅高飛,為自己的理想奮鬥。

 

  1. 大學聯合招生辦法(Joint University Programmes Admission System,JUPAS),乃一個給予高級程度會考考生(2012年前)及香港中學文憑試考生(2012年起)報讀政府資助大學學位課程的機制,每年約有12,500名考生可獲聯招學額。至於非高考或文憑試考生就以非聯招(Non-JUPAS)形式申請入讀政府資助學位,除了本地的副學士及高級文憑畢業生外,亦接受來自內地高考、IB、GCSE等海外考生申請。 []
  2. 因應新高中「334」學制改革於2009年實施,最後一屆給予日校生應考之香港中學會考於2010年舉行,共有127,162人報考,當中58,669人考獲入讀中六最低資格。
    兩年後,第一屆香港中學文憑試以及最後一屆開放予日校生應考的香港高級程度會考同年舉行,分別有72,876及41,572人報考,當中考獲入讀大學基本資格的考生分別為26,431及18,212人考獲入讀最低要求。由於大學實行「雙軌制」(即新舊學制同時收生,互不影響),當年各大學收生人數較往年相應增加。 []
  3. 香港專業教育學院(Hong Kong Institute of Vocational Education,IVE),為職業訓練局機構成員。於1999年3月由2間科技學院及7間工業學院組成。觀塘分校於1975年成立,前身為觀塘工業學院,位於曉明街25號(即翠屏邨附近)。筆者入讀第一年,觀塘分校開設電子、商科高級文憑及商科、設計基礎文憑,及後只剩下商科高級文憑及設計、商科基礎文憑。 []
  4. 學制轉變前,公關及媒體事業高級文憑分兩級。21936F為中五生而設,修讀四年;21936A為中七生而設,修讀兩年。筆者修讀的為四年制的21936F課程,以中五會考成績插班入第二年。因應學制變更,2012/13學年開始該課程新生改於調景嶺的香港知專設計學院/李惠利分校(HKDI/LWL)上課,修讀期劃一為兩年。舊學制學生維持於觀塘分校上課。 []
  5. 以公關及媒體事業高級文憑為例,FYP乃主辦一個活動。筆者當年的FYP是與非牟利組織合作訓練中學生幫8對長者夫婦拍攝婚紗照,由前期籌備到舉辦相片展覽歷時7個月。 []
  6. 網絡用語「Good Game」,原指電玩中結束遊戲的禮貌用語,後來延伸至「完蛋了」的意思 []

作者:SK

居住港島西的90後,新聞系學生。視足球為第二生命。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79490
Date: 2014-07-27 17:05:50
Generated at: 2021-10-20 23:58:2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7/27/79490/我的故事:會考、ive-、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