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飯局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Tom Mascardo)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Tom Mascardo)

 

生為香港人,尋常日子,各有各忙,所謂好友,有緣一季半年不定期一聚,已屬萬幸。今天呢班相識於微時的中學朋友,泰半已嫁娶,三數對已在湊仔,這伙人聚頭,通常以生日飯為名,今天也不例外,各自成家立室後,一餐飯加上大人小孩,隨時十幾廿人,好不熱鬧。

頭盤那些芝士薯條和凱撒沙律還未上菜,一貫喜歡講爛笑話的朋友A首先打開話題,他現在是警隊精英,薪高糧準,生計冇難度,年前娶了拍拖七年的女友,去年還誕下麟兒,牙牙學語小嬰兒當然也被帶來開飯,席間其他女同學輪流跟這小子嬉戲,一家三口,看起來是幸福安穩,亦是此城準中產的模樣。

「大家簽了周融發起那個『反佔中簽名活動』沒有?」
朋友A竟然跟大家講時事。

「有呀有呀,反暴力反佔中喎,識得簽一定簽呢尐。」
多年來都喜歡跟朋友A唱雙簧的朋友B馬上接龍,他太太剛懷孕四個月。

「咪係囉,佔中喎,很黃很暴力,到時嗰班教授學者大學生,一萬幾千人坐哂喺中環街頭,成何體統?到時又係麻煩我同我班手足通宵清場,麻嬌煩煩,信政府邊有死錯人,Right?大家睇下我為警隊服務十年,愈來愈好景,阿仔遲下讀書又有政府公務員津貼,佔中喎,反政府喎,聽講呢班人同埋七一上街嗰九萬幾人,人人有錢收,果然有錢駛得鬼推磨,哈哈哈……」

 

朋友A呢番說話,很有三色台那位老不死卻時常懶叻的蠢人風範。

 

「我哋呢尐市民仔,有乜L好嘈丫?我遲下得閒都返屋企同阿B玩下好過啦,普選?而家林鄭司長咪話有商有量一人一票囉,其實就算到時我都未必會投啦,成班乜乜政客我know their mice 咩,只要佢哋搵丁時唔好攪到我一家三口就得,扮下高登仔利申先:我討厭政治。」

朋友B跟A不嬲都似技安阿福,他們的所謂政見亦然。其他那些女同學呀,人哋老婆呀,聽著這兩人大放厥詞,她們也彷彿毫無知覺,繼續奀菇菇聲逗席上嬰兒笑。

 

經過一輪吹口水大戰之後,坐在長檯正中央一直未出過聲的朋友Y終於開口:

「兩位,你們了解過提倡『佔領中環』的動機嗎?因為事實擺在眼前:一本白皮書,一名黨人治港,香港賴以繁榮安居多年的法治、制度、公共資源分配,甚至社會基本禮儀和規矩,均日漸失效,普及而平等公平的議會和特首選舉愈見渺茫,既得利益者愈吃愈飽,貧者無劏房之地,我們這一輩或許供三十年尚可供完那五百呎樓,下一代呢?你們襁褓這個呢?在這個黨政經勾結的香港,他們成功何只要父幹–之係你兩個,遲早直情要祖幹曾祖幹,才可能得一畸型奇則爛房一隅。」

「佔中是手段,前提是香港雙普選走數,中共就連基本法白紙黑字『香港2007/08年雙普選』都霸道竄改,現在這個2017/20提名委員會式篩選,讓權貴利益千秋萬世,我們永遠淪為共產黨腳底任人魚肉的羔羊,你們為什麼還笑得出?」

「你們還為自己替中共傀儡周融攪的假民意投名狀沾沾自喜?他把一大堆根本自相矛盾的口號炒埋一碟,用作欺騙你們這種視社稷前途為娛樂版笑話的人的授權,之後拿來給中共背書,你們簽這個名,其實是在謀殺你嬰兒車上這小子的未來福祉,你知道嗎?還笑得出嗎?」

「既然如此,其實你們都不必對令郎咁多栽培啦,反正佢廿年後出身的世界,已經是你們朝思暮想和諧中共天下,到時優敗劣更敗,只有親共舔共裙帶關係者勝,讀書?由學士到博士,從校長到校工,全已是大陸人天下,今天還有可憐的一萬二千學位俾香港仔,港共政府每年仍借「國際化」之名把香港高等教育資源轉帳大陸學生,祝你們仔女好運。」

「丫,唔記得提下你們,今天港共提倡『普教中』如火如荼,一旦其陰謀得逞,你們仔女一入學就要被殘體字假中文洗腦,食魚蛋?要『吃魚肉丸子』,用電腦?要講『使用計算機』,你鍾意意甲祖雲達斯?冇呢隊波喎,得返『尤文圖斯』咋。」

「唔好意思,呢餐飯我啃唔落,正所謂虎毒不吃兒,各位卻把出賣後代未來當公義,你哋慢慢。」

 

朋友Y離席。

 

坐在嬰兒椅上𠲖𠲖牙牙嬰兒,右手食指早已放進口中,側著臉,一對圓碌碌黑漆眼珠子,看著爸爸跟那個不知什麼叔叔在吵什麼,天真無邪地嘗試理解這個世界。

 

作者: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79995
Date: 2014-07-31 02:24:18
Generated at: 2022-07-06 10:04:5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7/31/79995/朋友飯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