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改拉倒又如何?

政府網站圖片

政府網站圖片

 

關於香港的「政改」,各方都已經講了很多。至於民主的步伐,其實由1984年《代議政制白皮書》講到今時今日….講都講了三十年,還有什麼好「研究」的呢? 拖就是拖嘛,傻的都看得出。

有些東西不必要太多引經據典也可以看得出後果….假如人是有常理的話。例如拍拖拍了三十年,竟然下文全無? 明玩你啦。三年都嫌多嘛。

 

講到「解決矛盾」的問題,《孫子兵法》有講,「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因此「嗌交」最高明的人,是不用出聲的。而最低級的所謂「勝利」是「強攻」、玩消耗戰之類。看看誰人死得快而已。嗌交嬴了又如何? 宣傳片都有講啦:嬴咗場交、輸咗個家。算是什麼成就?

因此立法會之所謂出現「拉布」,其實也又不是無端端的、也不是異議人士特意要「搵交嗌」,而是溝通途徑早就消失,因此只能在會議室嗌交而無法正常預先談判。議會的決議,從來都只是一個「最後形式」;要是事前沒有做好討價還價的溝通,又那裡可以事後單憑舉手投票就可以有「共識」的道理?  此謂之緣本而求魚、刻舟而求劍。

因此出現「拉布」應該算是最低度的衝擊了。更「肉酸」的衝擊就像「東北撥款」一幕,趁議員在場但離座的情況下,好像玩「一二三紅綠燈」一樣的「閃」過! 這種「表決」即使是表面看來「合憲合法」,難道又會令人心服口服嗎?  那麼到了真的把推土機開到東北的時候,難道反對的人又會忽然禮讓起來嗎?

 

好了,講到戲肉:即使梁振英「夾硬」通過了他的所謂「合乎基本法的政改方案」,又可以如何? 難道社會就忽然沒有了異見? 又或者不同的利益板塊就會忽然之間「和諧」起來?

而即使能夠造成這種令大部份香港人「默默承受」的結果,又可以如何? 所謂梁振英的政改,就是在於「令到北京安心地篩選」,然後再交由全港市民再投票。這個根本不是選舉。因為選舉之目的,就是要製造不確定性! 否則如何令到執政者「戰戰競競、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執政者就是要接受這種不確定性的挑戰,才會克盡己任,忠心服務選民嘛。如果只是一個「走過場」式的確認手續,那麼和恢復帝制又有何分別? 就是不管劉阿斗的腦袋有什麼問題,總之龍椅就是只有他的屁股能坐。

 

因為篩選式選舉只是製造一場煙霧,讓人看不清事實:在位者被誤導以為自己真的有民意基礎,結果事事碰釘的情況出現時,由於根本沒有真正的和選民溝通過,所以只會更加手足無措。正如中國歷代的皇帝,都自認「受命於天」,於是誤會老天爺一定會「撐」的。出了問題的時候,他們能怨天嗎?

因此「成功地」把不確定性篩走掉就歡天喜地,好像秦始皇一樣「二世、三世而傳之無窮…」 ,那麼唯一的後果,就是坐得上龍椅的,都會傾向變成劉阿斗。中國最早的一個皇帝,所謂「萬世」就只傳到他的「三世」秦子嬰,基本上是一個劉阿斗,而中國最後一個皇帝愛新覺羅‧溥儀,基本上也是一個劉阿斗。這種「首尾呼應」的特色,中國歷代歷朝,又試問有何例外了呢?  為什麼又一定要血流成河、死人無數才能把劉阿斗撤換掉?

 

假如香港市民到時可以選擇的,就只是梁振英…梁振英….和梁振英。然後北京再啟動「人頭」機器,令到梁振英「得到689票當選」。又如何? 唯一的所謂「好處」,就是到時的「民選特首」會用更強硬的手段去蠻幹:因為「受命於天嘛」…..他以為。對於整合社會不同意見,又會有任何寸進嗎?

而所謂「整合意見」,最後都只是極其量和「龍獅節」一樣,明搶暗袋益「自己友」。這個已經是最輕微的了,因為但凡「陽光」照射不到的地方,不變成烏煙瘴氣才怪。因此越是極權的地方,腐敗越是嚴重。

 

因此即使今次政改要「拉倒」,也不一定對社會的長遠發展是一件壞事,起碼不必讓 N 屆也不想做特首的劉阿斗以為自己真的「受命於天」非做不可。而劉阿斗真的什麼也不做的話,起碼死不了人嘛。 一個自以為聰明而居然可以任意妄為的劉阿斗當政,那才死得人多咧。因此當他的女兒寧願割脈自殺來造反的時候,到底這位劉阿斗的本領有多大,也就不言而諭了。

所以即使香港今次所謂的政改不能發生,也不一定是壞事。而劉阿斗知難而退就更好,省得大家要擔心他女兒的安危。始終都是無辜嘛。

至於到底什麼時候談政改會比較合適呢?

 

國內的發展有點啟示。話說《文匯報》報導北京最近決定了在2014年10月召開「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主題是「研究推進依法治國等重大問題」。噢,終於「開始研究」了。

咦….. 香港最近研究這個問題是什麼時候呢吓? 應該是由英國政府研究的才對噢。英國佬那個時間嘛….大約是1885年吧。當年牛津大學的法學教授A.V. Dicey 寫了一本書,叫做《憲法研究》(An Introduction to the Study of the Law of the Constitution)。

按此推算, 中國政府…..大概在一百年後再來和香港談政改就差不多。不過人家百多年前已經在談論如何完善「憲政」,而不是什麼「依法治國」的無厘頭。沒有憲政又可以依什麼法呢?吹牛也要有個譜唄。

 

 

作者:蕭少滔

蕭少滔
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生校友會會長、 (前)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辯論學會首席顧問、香港中文大學辯論隊校友會主席、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國際商業/法律) HEC School of Management Paris, (Financial Engineer, Geopolitics) 恒生商學書院 香港華仁書院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遊戲介紹】耍帥動作射擊遊戲 《Gungrave G.O.R.E》無限子彈變型棺材爽爆殺敵 by 五木
    主打耍帥和爽爆的動作遊戲,除了《Devil May Cry》外,還有另一個系列《Gungrave》(銃神)。新 […]…
  • 未來為你的旅途 – 鐵路願景 by MTR Service Update
    車務工程部就提出「鐵路願景」(RailwayVision)計劃,將三大鐵路範疇、設備,即車站、列車、票務系統更新之餘,仲期望可將服務提升至另一個層次,迎合下一個 20 年的需要。例如大家有無稔過售票機可以找番紙幣 ? 網上買完飛又可以直接搭…
  • 【憂傷的嫖客】「環保吹」 by 菠蘿
    某天下午,就在我們對一樓一場所集中地進行實地考察的時候,遇見了一行三人、正在「洗樓」的嫖客小隊。所謂洗樓,就是嫖客在一樓一鳳姐集中的大厦,向每個鳳姐單位門口按鐘、逐個審視,直至他們遇上合眼緣的鳳姐,與她們進行交易為止。而這三人有別於一般的嫖…
  • 《鋼鍊》「等價交換」根本不是真理 by 方潤
    很多人提及《鋼》,都是提及等價交換原理,甚至以為《鋼》就是教人等價交換,其實是大謬。因為《鋼》的每一集都有這段開場白,由主角兩兄弟讀出:「人不作出犧牲,就不會得到任何回報,想得到一樣東西,就必須付出同等的代價。這就是煉金術的基本原則 - 「…
  • 講起「蔡康年」,你諗起乜野? by 齋老味
    曾經係當紅DJ,因為施念慈報警話俾佢打,立即被貶為人渣,無得做DJ走曬樣,從此淪為TVB專用低能或變態角色。近年因為有高清台,無記多咗財經節目,先知佢原來而家係財經主持。…
  • 語言陷阱(上):闕義、歧義、含混 by 楊梓燁
    這種因為語法結構的問題,而造成一個語辭(詞語、字、句子)在某語境裡有兩個或以上的意思,便叫做「語法歧義」。這種歧義的其他例子,例如有「求學不是求分數」,可以理解成「求學,不是求分數」,又可以開玩笑地理解成「求學?不,是求分數!」。又例如算命…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80062
Date: 2014-07-31 16:02:17
Generated at: 2022-11-27 20:54:2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7/31/80062/政改拉倒又如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