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有得落水,真係乜都開心曬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weirdchina)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weirdchina)

 

我阿爺係水上人,係,即係大家所講既蜑家佬,去到我老豆個代,大家都已經上左岸幹活喇。

不過我好記得細個果陣,最鐘意上阿爺架住家艇到玩。阿爺會教我撐艇仔,教我捉蝦,教我分辨魚既品種,教我吹橫笛。我其實唔明企向船頭點解要襯吹橫笛,但係佢話,果時就係咁,吹下吹下,吹左避風塘旁邊賣食水,賣電油既太子女返黎。係。即係我呀嫲。

一講起阿嫲,爺爺實滔滔不絕,即刻又想吹番支歌應下景。佢話阿嫲第一句同佢講既說話係:

「d 笛聲係你吹架?」

「正是。」

「你日日都要吹架?」

「音樂既野,要持之以恆才會略有小成。」

「哦。」

「妳…想聽多d?」

「唔係呀,我想講,你可唔可以出左海中心先練,或者去後山塊爛地吹啦,你嘈住我隻貓仔訓覺呀。」

 

就係咁,佢兩個就打開左個話匣子, 阿爺仲話吹到隻貓仔都鐘意埋佢d笛聲。(我自己覺得,呢層可能真係吹。)

可能真係持之以恆,就係咁昆左阿嫲上船,一昆就昆左四十幾年。佢地捕漁維生,自給自足,對住個海,睇日落,食晚飯,攬攬錫錫。

「望住個海,有得落水,乜都開心曬。」阿爺成日講到尾帶點點感觸咁同我講。

我會反問:「望着d水,有乜咁值得開心?」

「你大個我再話你知。」

「…」

最後,阿爺佢,都係無話我知。

 

一晚,某隻住家艇內突然石油氣罐爆炸釀成大火,果時避風塘d艇係一艘扣住一艘既,百幾隻船立時連環被焚,阿爺訓訓下聞到好大煙,即刻拍醒阿嫲,叫佢拿條濕毛巾包住自己跑去船頭等佢,自己衝左去船尾斬纜。阿嫲話當時d煙好大,淨係聽到砰砰澎澎既鋸野聲,眼見d火由一架船燒到另一架。結果,佢地艘艇真係甩到繩,艇,真係離得開重災區,阿爺,卻無再返黎。

到我同老豆呢代,都已經係岸上人,當然唔會完全明白佢地既蜑家情懷。我更加問唔到果個問題既答案。但係唔知係咪始終同水帶有淵源,自細我地一家人都好鐘意游水。特別係d水凍冰冰,一野跳落去個下個感覺,即刻煩惱全消。以前睇日劇Beach Boys,睇到我熱血沸騰。我有段時候認為,我是最似竹野內豐的男生。

forever your love forever your dream

至此,養成左一個習慣,一遇到咩人生問題交叉點,即刻撲去九龍公園泳池傲游暢泳,任池水洗禮。我發現,在水中央飄飄浮浮,心境就能特別安穩,平靜,頭腦也都格外清晰,往往能作出最為精確的決定。

 

因此,

我考上了我最喜愛的中大。

我成功追到並私有化女神小咪。

我賺到人生的第一個一百萬。

上年,我上左車。

我更在工聯會橫笛業餘班中擔任導師。

 

我總覺得,一切都是阿爺在水中保佑着我。

見到水既地方,我就知道,有他同在。

直到…

近日跳進九龍公園泳池打算思索人生,規劃未來。

我發現…

浮浮沉沉在水面間,沾濕了的秀髮剛好冒出水面之際,我打算輕chok一個極為竹野內豐的眼神以增強思潮脈絡,卻發現距離眼前不過10cm的兜口兜臉位置,盪漾着一條完整帶裂縫的,烏黑的,硬身的…

屎。

我摸一摸眼角,指頭上微微印着濕濕的啡黑,舌尖傳出畢生從沒有嘗過的一股異樣味覺一直貫穿味蕾。從小我在艇上跑跑跳跳,在船尾大小二便,也曾掉下水中,也從沒有吃過…

呀!!!!

我想逃離,泳池中卻擠迫得比星期五晚的Magnum Club還要嚴重。全場彷彿就是人形蜈蚣般一個吉一個,我無路可逃。前面大叔竟然拿着西瓜提子在品味細嚼,兩名小弟弟在拿着肥皂擦身洗澡,前面戴住肉色bra當泳裝既師奶腳下逐漸氾起了一片紅,嘩,阿爺呀!我游呀游,游呀游,一定要離開這個鬼地方…

天呀!香港由小漁港黎到今日,我都唔奢望你比返d蜑家情懷我,只係希望,比返少少九龍公園泳池我…游下水,啫,好無?

「有得落水,原來真係乜都開心曬。」

 

後記:

我天真得以為以500幾萬上車住有club house既單位可以解決問題。

但我真係唔好意思同人講…我棟樓…

叫尚悅。

阿爺…我真係好掛住您。

 

作者:中環塔倫天奴

中環塔倫天奴
欲擺脫大氣候的磨蝕,反被中環安撫着心靈。在中環替人寫寫字,講講故的80後。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80696
Date: 2014-08-05 16:19:56
Generated at: 2021-06-16 16:18:3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8/05/80696/【短篇小說】有得落水,真係乜都開心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