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蘇聯解體 ── 幻滅的空虛


居然給人「追稿」!  無奈….不如大家看看電影吧。

其實我的意見早就講過了,要再準確一點的話,那是:蘇聯解體是一個「假象」…不是蘇聯沒有解體,而是蘇聯從來沒有真正存在過。因此極其量只能說,正如《金剛經》所言: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當這個幻影存在的條件失去以後,這個幻影除了回復它本來的不存在,還有什麼可以保留?解體也好、不解體也好,都只不過是「夢」一場。

被追稿皆因最近沈旭暉教授去了一趟中亞高加索地區旅遊,「順道」提到該地區仍有不少人「懷念前朝」,因為「前蘇聯」的日子實在過得「比較安穩」。不像在解體之後的「兵慌馬亂」。[1]

是嗎?於是我就被追稿了。

 

查實所謂「日子比較好過一點」是指什麼時點呢?是指蘇共暴力革命之後的內戰時期嗎?有時間可以看一下舊電影《齊瓦哥醫生》[2],包保你對那一場慘無人道的自相殘殺不會有好感。

還是史大林清算異己的時候嗎?據報被殺的人不比二次大戰德國人屠殺的少。高加索地區還因為在二戰時有不少人「投敵」,史大林戰後又來一個「愛國大清算」,把今日東烏克蘭地區的韃靼土著全部剷除、扔到高加索和西伯利亞去。當地人明明自己講的是烏克蘭語或者韃靼語,幹啥「不講俄羅斯母語」就是「通敵叛國」?什麼時候是一家人了?而「回歸俄羅斯」的公投竟然是由新移民的俄羅斯人來表態?什麼意思?

zhivago

 

這個算是那門路的「好日子」?至於解體前的種種困境,我先前也又指出了明確的數據,說明這場爛戲本來就是「撐不下去」的了。[3]

至於它的消失,也又首尾呼應的可以看另一套電影:《再見列寧》[4]。前後兩套電影的跨度是1965和2003年,正是蘇聯如日中天到消失之後。不過後者是通過「第三者」的身份來說出這個「解體」的「虛妄再虛妄」之處。

 

《再見列寧》是從「東德」的故事出發。男主角是一個青年人,母親一直昏迷在床,她是在柏林圍牆倒下前中了風。但就在東德變天之後,忽然復甦!主角的麻煩就來了。原來母親大人昏迷之前是一個「忠實黨員」、據說「大義滅親」把「私通外國」的丈夫告發,迫得他逃亡海外。兒子怕她「受不了」新世界的刺激再度發病,竟然「假裝蘇聯還一切安好」!於是把電視改了不接收廣播、改為日夜插播舊錄影!  更將家裡的細節,都「回復」到蘇聯解體之前的模樣,讓母親可以「安穩地生活」。

結果白忙了一場之後,媽媽身體好得可以起床時偷偷出去走了一回,看完了「新世界」之後,回家很安靜的跟家人解釋:之前一直不敢講出「事實」,是因為害怕家人受連累。看到了新世界還遲疑了好一會才「清醒」過來。道出了丈夫不是「被迫出走」,而是本來就想一齊投奔自由,但只是出了差錯,帶不上老婆孩子,母親才一個人留在東德撐着。還要為了避嫌,拼命假裝是「愛國愛黨」,才令家人免於不幸。但實在裝得太累了,結果就在圍牆倒下之前中了風。家人只要「把一切虛假的東西拿走這個世界就恢復正常」了。

 

goodbye lenin

 

拿這個主題來對照一下,就會明白:沈博士所指的那批「懷念前朝」的高加索人,他自己也講得很客觀,那是:

不少中、老年人,愈來愈懷念蘇聯……[因為] 有能力的年輕人都爭先出國,剩下「被淘汰」的一群在國內…….

於是這種「思念穩定」的人,就被普京捧為支持自己的主要力量。這個根本就不是什麼「懷念蘇聯」,而是被時代遺棄的一群可憐蟲在「尋求自保」不願面對真實的世界而已。正如《再見列寧》裡面的母親一樣,要是沒有辦法融入到真實的世界裡面,那就當然只能「繼續昏睡」。

至於為什麼蘇聯解體的速度可以如此之快?

 

實在一個「甦醒」需要多少時間?眨一下眼可以了吧?  而這個情況,我也如實地報導了當年在歐洲的「親眼目睹」,就是蘇聯的「幹部」用「集體跳船」來自救[5]。

此亦習近平「日哦夜哦」的那一句「城頭變幻大王旗」。原來大家只是換一塊布而已。沒有什麼大不了。

又為什麼說「蘇聯」只是「夢」一場呢?

 

大家可以溫一下書,看看當初民主還未有出現之前,先賢是怎樣解釋的。看看盧梭的《社會契約論》當中也講得明白:

權利不可能由暴力得來,因為當一個暴力被另一個暴力打倒的時候,先前的權利就完全不見了。而「鎮壓一群人,與治理一個社會,這兩者之間永遠有着巨大的區別」。又「如果有人把分散的人們處於他的奴役之下,人們雖然被聚集在一起,但這不是「共同體」,因他們之間毫無共同利益可言,只是一個主人和一群奴隸而已。

亦因此這個大家以為存在過的所謂「蘇聯」,其實也只是「一群被迫聚集在一起」的奴隸所組成,不是一個真實的「共同體」,情況正如《再見列寧》裡面那位媽媽一樣,是「被迫裝出來的」。那麼這又算是那門路的「存在」?

 

而香港這邊也有一個相同的講法,叫做「人人頭上一把刀」。也又正如「槍桿子出政權」一樣的道理而已。而蘇共這樣拿着槍桿子來充撐場面的時間,竟然維持了大概70年左右,夠神奇的了。

因此最近還在追看新書,其中有這一本[6]:

RISE AND FALL
作者的意見和我一樣,驚訝在於蘇聯不是一夜消失,而在於它竟然「裝」了這麼長的日子。

 

 

 

[1]沈旭暉:你懷念蘇聯嗎? 信報2014年8月8日《平行時空136》

[2] 1965年12月美國上映, 大衛.連導演, 奧馬沙里夫主演。

[3]網誌2012年12月21日《為什麼中共怕改革》

[4] 2003年2月德國上映, Wolfgang Becker 導演

[5]網誌2013年2月4日《蘇聯解體 – 蘇共的集體跳船自救》

[6]The Rise & Fall of Communism, Archie Brown, Vintage Books, London 2009

 

相關文章:

1. 《蘇聯解體的啟示:為何中共怕改革

2.《蘇聯解體的啟示(二):中共「自救」的現實

3. 《蘇聯解體的啟示 (三) :蘇共的集體跳船自救

4. 《蘇聯解體的啟示(四):蘇聯解體如何嚇怕了中共

5. 《重溫蘇聯的末日

 

作者:蕭少滔

蕭少滔
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生校友會會長、 (前)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辯論學會首席顧問、香港中文大學辯論隊校友會主席、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國際商業/法律) HEC School of Management Paris, (Financial Engineer, Geopolitics) 恒生商學書院 香港華仁書院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81816
Date: 2014-08-14 15:53:58
Generated at: 2021-10-27 12:21:0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8/14/81816/再論蘇聯解體-──-幻滅的空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