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風暴?又關香港政改什麼事?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cardijo)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cardijo)

 

真好玩,又估中。請看看我先前的網誌,尤其是關於中國金融風險的分析,早在幾個月前寫好。[1]

話說香港財神爺鬍鬚曾早前8月10日在政府網站發放網誌,題為【完美風暴】,其中較為矚目的,是提及「避免自製風險」。而「完美風暴」一詞,來自結語「…各種複雜交錯的風險因素已經不容易應付,如果再加上本地政局不穩,可能引發一場完美的金融經濟風暴..」。

差點以為他是政法王周永康的死士,還在死喊「維穩大過天」。

而尤其需要「被告戒」的地方,他如此說明「…我希望打算以抗爭手段爭取普選的朋友三思,普選方案必須得到絕大多數市民的支持;抗爭、鬥爭恐怕無助凝聚必需的共識。」

 

噢,原來假如香港出現金融風暴,那是「爭取普選」的錯。

 

可能真又是高人才看得到,我等凡夫俗子,的確沒有這般「無敵天眼通」。有的只是基於事實和常理的客觀意見。結論如何,那倒不必深究,因為結論從來都是「推理」而來。需要深究的是「推理」是否「合理」;而那就要看看到底推理是建基於什麼假設和數據。

從事實看,香港的金融風險,並不來自本地的爭取普選。

對於香港出現爭取普選的所謂「抗爭」,全世界的評級機構,都已經表明:相關風險已計算入風險評級當中,而分析結果是:影響有限[2]。而惠譽更加老實不客氣指出:香港的金融風險主要來自內地。這點早前已由金管局的公開「提示」寫得清楚[3],和我的分析也是不謀而合。香港這邊應該真正擔心什麼?相信財爺自己心裡有數才對。

 

香港的經濟,從來都受外圍影響,這點倒不是新聞。算是新聞的,是鬍鬚曾過去幫煲呔曾打工的時候,也是做財神這個位的。到底基於他的「真知灼見」,搞了一個什麼東東出來?例如自從2007年出任財神之後,所採取的政策,永遠就是「托市、托市、再托市」。而任何懂得金融的人都明白,所謂「金融風暴」,從來都是「托市」的後遺症。

而經過多年托市之後,香港蟻民若要買樓安居,基本上要不吃不喝14年才能辦得到[4]。這種千斤擔子放諸收入無法增加的本土蟻民肩膊上,這才可謂之「危如累卵」,而我在之前也又無獨有偶地,另外提供了參考數據,結也差不多一樣的絕望[5]。這種與本地生產力完全脫節的資產價格現象,相信正正就是財爺口中的「泡沫」無疑。

但這個又關爭取普選什麼事?是否過去十多年香港人一直都在爭取普選,所以樓價不停地升?所以只要不再爭取、樓價就會回復到「香港人買得起」的水平? 什麼邏輯? 好像和中央唱反調唄….

 

而最有可能令到這種資產泡沫爆破的,財爺則一口咬定「是美國的加息風險」。

噢,這個「加息風險」很大嗎?但起碼不關本地爭取普選的事吧?

至於風險有多大?也總得有衡量比較的基礎吧。而很可惜,這個推論在客觀金融數據方面,不止不能成立、更加是「反其道而行」。

大家可以隨意「撳」一下枱面的電腦,看看國際債券報價。看清楚到底「孳息」到底是一個怎樣的情況。例如用作基本利率指標的「美國政府十年期債券孳息」,在2014年8月15日的報價是2.35%。比去年同日是下調了47個點子 (0.47%),換言之,利息成本是下調了16%!

香港呢?十年期政府債券孳息是1.85%,比美國政府的借錢成本還要低兩成!而與去年同日比較,還更下調了51個點子,基本上與美國同步,但跌幅更大。

 

以下是選錄自彭博資訊的該日報價:

螢幕快照 2014-08-20 上午02.13.45

 

而觀乎全球主要市場數據,除了少數本身已經是高息的南韓和新加坡有短期的息口上升趨勢之外,基本上主要利率與去年比較都是向下而不是向上!這是高者越高、低者越低的情況。

香港要加息?開玩笑吧?

而即使中東戰火重燃、烏克蘭和俄羅斯劍拔弩張,結果反而是利息更加向下,而不是向上!這個如果不是搞金融的、又絕對不會明白。例如今次和烏克蘭隨時開火的,是俄羅斯。而結果在歐美國家加強經濟制裁之下,俄國的私人資金為免被牽連,四出找地方「逃難」,結果是跑到全球各地的自由金融中心去,香港….也是目的地之一。據報這種湧入的情況在去年已開始,而早前馬航客機在烏克蘭被擊落之後就更加出現了爆炸性增長;市場預計規模達到一千億美元、時間則持續到起碼2015年年中[6]。

同樣情況,中東在伊拉克和以色列相繼出現戰火,以及中東出現類似沙士的新疫症和非洲的伊波拉疫情漫延,均對中東的「油元」國家造成極大的心理壓力。因此美國最近也接收了不少「逃難資金」,爭相購買美國的國債。美國的債券孳息,基本上是按「供求」關係而定價,情況和香港差不多:投資者是買「安定」。除非投資者和評級機機都是「發雞盲」,否則行動比起口號更有說服力。可見香港的「安定」不成疑問。

既然美國也加不了息,在聯繫匯率的綑綁下,香港又可以怎樣加息?這些錢根本不是來香港投機、而是來香港避難,因此極有可能不會流入資產環節,光是換成港元或美元結存在銀行系統就是。

 

反而真正令到香港會出現金融風暴的,很明顯不是本地的政治風險,而是中國的金融風險。這點在惠譽的提示之中已經非常清楚。而金管局更加又不會是被蒙在鼓裡。而「中國金融風險」這件事實,最近也開始逐步浮現出來。

例如最近劉兆佳在8月14日出席《由白皮書看香港政改方向》研討會時,以《白皮書為香港政改提供的多元思考角度》為提發言。據報道,劉兆佳稱,中國的國家安全觀比較全面,除軍事安全外,還包括外交、政治、文化和金融的安全。之後更加詳細說明:從廣義角度看,香港的繁榮穩定,特別是金融穩定,都被視為國家安全的範圍。

這個講法,之前從來也沒有被提到這個「高度」來討論。

而再之前 (8月8日)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在《國慶籌委會成立大會》的發言中,就已經表明「香港可以擔當維護國家金融安全的『防火牆』」。 另外最近在「反佔中」遊行前,8月16日晚上,港區全國人大常委范除麗泰與劉慧卿見面,也談到「中國正面臨外憂內患」,當中也又很詭異地包括了「經濟轉型」的問題。

假如我們從市場利息的「高者越高」角度去看,中國的「利息水平」何去何從,的確值得深入考慮。這點在先前的金融分析之中,未有詳細提及。今次可以由「銀行同業拆息」的水平去看看。

 

下圖為2014年8月11日的香港和上海兩地銀行同業拆息數據:

螢幕快照 2014-08-20 上午02.13.50

 

銀行同業拆息應該都算是最即時反映「資金成本」的工具。尤其是接近全無風險的「隔夜利息」。

但當我們比較之下,可以看到一個很有趣的現象:中國銀行之間的拆借,利息成本是香港同業的「多倍以上」。這個不是小數點後多少個數值的問題,而是「倍數」的問題。因為銀行絕少會在一夜之間就倒閉,更加上中國的銀行照道理是由中國政府「照起」的嘛,千倒萬倒、銀行不能倒。因此銀行間的隔夜錢,理論上是最便宜的。而時間越長、風險越高、回報要求也越高,因此長息比短息高,是正常狀態。

而居然在這種「大國崛起」的情況下,講就天下無敵,做就有心無力。因為中國的隔夜錢,成本竟然是香港的50倍!而一年期的拆借、反而「只是」5倍多。而香港的一年銀行同業拆息,成本是0.86%,相對於隔夜錢0.06%,比例是14.24倍。但中國的長錢同隔夜錢,竟然只是1.7倍?

這是什麼意思?就是「長遠看你不會死」,但「今日唔知天日事」。而這種「今日唔知天日事」的風險水平,中國是「五十倍嚴重於香港」。而至於「長債」,由於有政府的「價格管制」,一般都是「上限定於5%」,因此「想加息都冇得加」。但事實上,在拆借市場裡,根本是「有價冇市」。需要用錢的民企和個人都只能向「高息」的錢莊靠攏、而銀行則繼續壓低存款利息、再低息借款予低效的國企。

而這一個「國家保證銀行和國企暴利」的情況,早就怨聲四起。最近中科院的金融研究員易憲容也發表了文章,再一次說明金融改革所遇到的「資金分配不均衡」問題[7]。另外據【新浪財經】2014年 5月29日消息:西南財經大學中國家庭金融調查與研究中心發布的《中國家庭金融調查》報告顯示,全國民間借貸利率達到23.5%[8]!

這種日子能維持嗎?耐人尋味…. 而易憲容的文章就批評得極為凌厲。他說中國的金融改革,是「越是改革,所面臨的問題則越多、市場的成熟度則越低..」換言之,是「越改越糟」。

對於何謂「金融穩定是國家安全問題」?除非大家能明白以上的經濟困局:計劃經濟與現實經濟存在着如此重大的價格鴻溝,否則只看中國的官方宣傳,一味「大國崛起」什麼的….絕對不會明白情況到底「不平衡」的問題有多嚴重。

 

而之前我提醒過大家,尤其要留意中國和香港在金融範疇的關係:到底是「香港靠中國、還是中國靠香港」?[9] 光是這條「金融線」的風景,經已是一覽無遺。而對於高企的利率、以及中國的「債台高築」情況[10]。而一旦美國和國際利率出現變化的話,按「高者越高」的邏輯,到底是香港麻煩大、還是中國的麻煩大?這個也又不言而喻了。

不過既然美元和美債仍受追捧、因而孳息掉不下來;而香港也因為聯繫匯率而緊隨美國息口走勢,結論是香港本身的金融市場出不了大亂的情況。那麼可以令到香港會出現「風暴」的來源,最後只能剩下那個地方?大家用邏輯律之中最簡單的「排除法」可以自己找出答案來了吧。

因此再次細味任志剛先前的講話:整個國家與境外資金融通,在香港進行是最好的…[11]

誰靠誰?誰怕誰?看看專家的指路明燈吧。

其實假如北京方面老實一點,肯講出中國的困難在那裡,而香港這邊又可以具體幫得上什麼忙,香港人不一定不肯幫手。否則光是喊口號,要香港人「顧全大局」,是沒有用的。 起碼香港人不會肯用自己的自由和權利來交換。

 

[1] 網誌 2014年5月27日 【自貿區:中國[被迫]大博奕】
[2] 2014年8月19日綜合報導
[3] 金管局2014年3月刊出之半年報:貨幣與金融穩定報告, 第7 頁講得清楚: 本地銀行業對內地相關業務的信貸風險承擔增加,仍然對銀行業構成挑戰,銀行應繼續審慎管理其內地相關貸款的信貸風險。為了加強
監察這些業務,金管局推出全新的季度內地業務申報表,要求所有銀行就其非銀行內地風險承擔呈報更詳細資料。另外,金管局亦要求內地業務活躍的銀行,就其風險管理和內部監控進行專題審查。
[4] 2014年8月13日「中大香港生活質素指數」顯示,港人物業負擔能力比率創12年來新低。若要圓置業夢,港人即使「唔食唔住」都需花14.19年時間儲錢,才能購入九龍區一個約400平方呎以下單位,較2002年時只需4.68年就可置業的情況天淵之別。學者指出,政府壓抑樓市措施無效,目前樓價已高得「離譜」。
[5] 網誌 2014年6月7日【假如香港人買唔起樓,咁點解樓價咁癲?】
[6] 信報 2014年8月9日,信報,陸永專欄, 財經 coffee
[7] 中國改革論壇網, 2014年8月5日: 易宪容:当前国内金融改革的深层次问题
[8] http://finance.sina.com.hk/news/-33452-6731337/1.html
[9] 網誌 2014年7月18日,《為什麼中共怕佔中:金融數據的啟示》
[10] 網誌2014年7月20日【中國金融風險的由來】
[11] 任志剛 2014年7月20日在《香港書展》發言 (見《信報》7月21 日引述)

 

作者:蕭少滔

蕭少滔
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生校友會會長、 (前)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辯論學會首席顧問、香港中文大學辯論隊校友會主席、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國際商業/法律) HEC School of Management Paris, (Financial Engineer, Geopolitics) 恒生商學書院 香港華仁書院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82452
Date: 2014-08-20 02:29:59
Generated at: 2021-10-21 07:28:3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8/20/82452/完美風暴?又關香港政改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