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文章

    Cut有線、罷課、學聯遊行

    Derek Chi Wai Yung 攝

    Derek Chi Wai Yung 攝

     

    9月22日,各大大專院校學生近一萬三千人迫爆中大百萬大道實行「罷課不罷學」,罷課抗爭爭取真普選;同日一男子因為和有線合約糾紛問題持刀闖入有線大樓斬傷保安和職員,其後被警方制服。隨即以後,一向在合約上糾纏不清的有線寬頻竟然爽快地在網頁有個「終止服務」的按鈕,經常被網民詬病「cut極都cut唔撚到」的服務居然輕鬆解決。

    並不是說該男子的行為正確,傷人是一個不符合社會規範的行為,亦為傷害到無辜的保安和員工;但與此同時,也彰顯了一個問題:抗爭要拼的是手段還是人數?

     

    不難發現,香港的社運總會合時宜地和其他事件一起發生,與其說有所啟示,不如說像無聲摑了其一巴掌:早前香港的「佔領中環」和台灣的反服貿佔領立法院,再到今次Cut有線到大罷課,無一不形成強烈對比。有線和政府是為無理強權,用戶和市民淪為被無理壓榨的一蟻民;至於抗爭的重任,在有線事件上是落在「雖千萬人吾往矣」的男子上(誠然,他要為這個行為付上刑事代價,但至少這個纏繞多時的問題有了新的契機) ,而在爭取真普選的問題上,依靠剃頭三子已不可取,責任便落在了大專學生 — 一群尚且讓社會認可為知識份子的群體上。

    可惜香港本是資本主義溫床,論精通經濟概念應該全民皆精 — 大家都很著緊「Cost」。我做了這樣的決定,放棄的Time Cost有多少,值不值得我去捨小我而取大我,我若犧牲attendence,君沒貢獻GPA,則是「執輸行頭慘過敗家」。思前顧後,人則自然變得蹉跎,再向自私一點的思路進發:他/她/它都不走出來,何必到我甘當炮灰。然後身邊又多了一位暗自慨歎香港前途堪虞的憤青,再問其何不走出來時,卻支吾以對:「我今日xxx唔得閒下次去。」下次下次講到幾時。說到底,大家都是發著一個無償抗爭的春夢,希望安坐家中,世界自然因你而變得更美好。於是馬照跑舞照跳,其實歸根究柢也是none of my business。又或覺得佩戴黃絲帶高叫兩句口號,最多在集會中揮灑一身汗水或放工放學趕去聲援一下就叫響應運動。Come On,那是打卡打下飛機,不是罷課。整個運動論提升公民意識來說是絕對收到成效,至少現在問幾個政治冷感的身邊人也能夠概述一二,但若作為抗爭的手段是遠遠未夠。而且抗爭的對象不止是Cut極都Cut唔撚到既有線,而是充耳不聞的政府。所以雖則我有參與是次的罷課運動,卻一直在懷疑是次運動的價值:不是說我緊張 GPA因為缺席而影響attendence的分數,而是在於眾位對爭取到真正真普選的決心,是不是象徵式出現第一次集會轉童年propic,之後吃喝依舊便能有所轉機。抗爭從來不會是無代價便能唾手可得的,不是Reg唔到科在象牙塔內賣屎忽給Professor鳩叫兩句便能收到成效這麼簡單,Too Simple, Sometimes Naïve. 。

    所以當時在百萬大道和添馬公園內,我一直聽著熱血的口號此起彼落,內心卻兀自迷惘,這樣困在方寸土地之內行禮如儀,所做到的能有多少。直至到今天,當我又循例式地坐在公園草地上聽著講者的公民課堂時,學聯卻突然宣佈在三點鐘有一個遊行至特首辦的遊行,要求梁振英正視學生的訴求,而這個遊行並沒有申請不反對通知書,換言之這是一次小型的公民抗命。「警察警告:你現正違反法例,你可能會被檢控。」黃旗舉起,內心燥動,既不安卻又興奮,不僅是因為第一次參與公民抗命運動,而更因為這場運動終於不僅僅是個人的無償抗爭,不限於大專生,而是走出來面向社會。縱然烏雲蓋頂,卻有將見青天之感,不過雖則開了個頭,但長路仍漫漫。

     

    沿途熙攘,最相映成趣的畫面,莫過於大專生和團體在遊行,另一隅不少民眾舉機拍攝食花生和ifc Apple Store內不斷捽iPhone 6的人。將香港人簡化,也許就是這三種人而已。一直在想如果這些人拍照和抽iPhone的熱誠放在爭取真普選上,或者香港民主重光之日不遠矣。當然這是無限FF。遊長街穿窄巷,遊行隊伍分成幾段,在小街內更顯水洩不通。此時見到有衣衫襤褸的流浪漢狼狽地執拾垃圾堆中的食物狼吞虎咽;亦見有搬運工人不滿遊行隊伍阻街,以「和平佔中?屌你老母啦阻撚住哂」表達學生阻其開工的不滿。直到乘車回家在餐廳吃飯,亦聽到身旁兩個師奶在議論「唏,班人有書唔讀出黎搞搞震。睇到呢啲新聞真係唔開胃,老闆幫我轉個台喂。」內心有點難受和奇怪,但我必須明白到每個人眼前所追求的事情各有不同,有人所追求的是基本生存需要,和其談及民主公義只會被人當作天方夜譚癡左線。或者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既然大專生追求是溫飽以上的社會公義,自然更為責無旁貸。

    自己一直覺得,香港的社運像以和理非非道德感召的方式來進行社運,這種General Education的方式只適用在平時,但現在這個「沒有最差、只有更差」的時代,苦心竭盡等到民智全開才推行社運已然太遲。如眼見流浪漢、搬運工、師奶等,不是說他們沒有將啟蒙的一日,但香港沒有時間等。就像Cut有線一案來說,當循規蹈矩地去終止服務不獲受理時,就必須有個男子走出來,以其他方式帶頭突破不公的制度,或者公民抗命就是揚起刀來的第一道刀光(重申:斬人的行為是不對的,而且不能以職員作為洩憤對象,要斬的應該是有線條Lan線。正如社運中,警民衝突在所難免,但不能將對社政的滿腔不忿發洩在執法的警察身上。但我覺得有線一case實在太有借鑑性,所以在此提及) 。

     

    曾經和不同人討論過罷課不認命的問題,有人曾經質疑:「真係有一萬個人過左呢一個禮拜仲坐喺到,又可以點先?」想起容總(是的我要賣口乖)的一句:「如果在星期五,唔需要萬二,只要有500人宣布『我無限期罷課,有覺悟唔畢業/被踢出校,直至人大三道閘RIP』,場仗就有得打。」是的,不需一萬,只需一群,正如cut有線投訴者眾,但真正來個了斷的,只需一個。(但再重申:斬人是惡劣的行為。)自問自己只是政治學前班的在讀生,深信仍能做到更多,今天的公民小抗命是好開始,在我看來抗爭價值好於公民講堂(當然,公民講堂亦有其可取之處) ,共勉之。

     

    (同場加映CUT 有線潮文短片版)

     

    作者:蘊河

    蘊河
    以字為經,以情為緯,構建一個屬於自己的小世界,望與君分享一席快樂。 俗稱:有事出文打飛機 無事閒聊三幅被|FB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cumulativeriver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86108
      Date: 2014-09-24 22:49:00
      Generated at: 2019-05-19 17:43:0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9/24/86108/cut有線、罷課、學聯遊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