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課必須慎防泛民抽水、左膠散水

 

週一學聯在中文大學百萬大道啟動大專生罷課行動,作為對人大常委會對香港政改以至2017年特首普選「落閘」的抗議行動,然後星期二起學聯轉移陣地到政府總部旁的添馬公園繼續進行罷課集會,有不少大專學生都有到場上一場公民教育課。縱使有些人不停說罷課不會令共產黨跪下,又有人說罷課應該是無限期,不應只罷一星期,但是筆者對這次罷課行動仍是樂觀其成的,因為這個時刻民主運動的主導權和決定權應該是在年青人手上,不應再由一群成年人以至社會上的既得利益者去決定香港的民主步伐應該如何走。但是,筆者仍有一個隱憂:學聯必須慎防泛民主派(不論是議員還是民主派中的知名人士)到場抽水,借集會增加其政治資本及光環,以及慎防左膠(再一次)解散集會。

 

泛民主派根本沒有資格去在這次學生運動中作任何抽水行為,因為你們過往為香港爭取民主經常是以失敗告終的。三十年過去了,以民主回歸派為基調的泛民主派,一直幻想共產黨會有自我完善的一天,「中國有民主,香港也自然會有民主」,這種幻想結果將香港的民主道路引領向一個錯誤的方向。泛民主派已經不算是反對派,他們從不敢否定中國共產黨在香港的統治合法性,一直幻想在它的遊戲規則下可以有真民主,又要做反對派又要和強權妥協,更遑論會勇武抗爭為香港人爭取民主。更甚者,民主黨於2010年步入中聯辦和共產黨密室談判,通過偽政改方案,率先引入篩選制度 – 超級區議會/區議會(二)功能組別(要15個區議員提名才可參選,只有民主黨、民協、民建聯、工聯會等大黨才可參與,其他人根本沒法取得提名,這不是篩選是什麼?),令功能組別更獲「認受性」,令真普選根本不見天日。而且當本土派崛起的時候,他們用盡方法打壓本土派,不讓本土運動成為引領香港民主運動的正確方向(爭取民主若不為在地人民,那又是為誰?)。

到了現在,他們又要大聲疾呼說「反篩選」,但卻解釋不了「國際標準」的定義給群眾知道,又要引入真普聯的「三軌方案」鑽空子,以為共產黨會依從你的方案,但是他們底線愈來愈退縮,最後當人大常委會於8月31日「落閘」,這群廢物才如夢初醒,才知道「又傾又砌」的方法不會打動對方,但現在才知道已經浪費了不少香港人可以「反檯」的機會,結果令群眾愈覺無力;然後佔領中環運動說了一年多,卻不停消磨鬥志、消耗民氣,然後戴耀廷居然說佔中策略上已失敗,但仍然會於10月1日中共國慶「去飲」作為「找數」,然而只在10月1日和10月2日佔領遮打道(兩天都是公眾假期),這根本不是抗爭!現在,學生們以罷課手段去反對人大落閘,筆者認為這群泛民主派是沒有資格站上台抽水,因為你們的失敗主義只會浪費學生抗爭的機會,你是應該將民主運動的領導權交給學生/下一代,讓周永康、黃之鋒等下一代去為香港爭取真正的民主,泛民主派應該退場,即使支持也只能從旁支援,不要再意圖領導民主運動;作為議員的就應該在來年政改方案送至立法會表決時一致投反對票否決政改方案,然後可以的話集體辭職以反對人大決定。基於你們一直領導的民主運動是以失敗告終,所以你們沒資格在學生運動中抽水,頂多也只能作支援的角色。

 

另一方面,左膠如雙輝、葉寶琳之流,以至是學聯內部的左膠,也必須慎防他們會借機作出「階段性勝利」散水、膠化這場運動的行動。這群人一直試圖壟斷社運的領導權,社運永遠都是他們獨營的,只有他們那群「小圈子」才能主導社運的,其他人若批評他們或是與他們意見不合的,就必然被他們抹黑成「抽水」抑或是「臥底」被排除開去,行徑比共產黨更共產黨;然後到了抗爭的關鍵時刻,卻以那些荒謬的「階段性勝利」和「永續抗爭」去解散集會,消耗民氣和抗爭能量,然後這群人繼續可以在NGO工作、在《蘋果日報》或《明報》的專欄寫文,犧牲的是付出過的民眾和整個抗爭運動和民主運動。而且他們更認為這種失敗主義是應該繼續得到群眾的掌聲鼓勵,沒有反省自己的行為,又謂「咁叻你做啦」。因此,在這場學生運動中,學生們必須慎防左膠上台散水,若有不對路的地方,就要想辦法繼續持續下去,直至目標達到為止。

 

總的來說,學聯這次的罷課,筆者當然希望可以空前成功,而且令更多不合作運動出現以抗衡共產黨的專權霸道。但是泛民主派的抽水和左膠的試圖散水,學生們是不能不防的。

 

作者:維多C

一個學生、公交迷以及業餘攝影愛好者,總希望用一雙手、一雙腿去改變社會,希望自己居住的地方會重拾昔日的美好。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86118
Date: 2014-09-25 05:06:59
Generated at: 2020-06-04 01:10:0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9/25/86118/罷課必須慎防泛民抽水、左膠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