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去飲」決戰中環:戰雲密佈

佔中這件事,開始有點「三國演義」 feel 了。

話說中央最終決意硬撐梁振英的「袋住先」計劃,結果香港的「溫和派」全部眼鏡打爛。看來董建華又是在幕後下了不少功夫,而事後高調重新站到前台,這點又更加劃龍點睛,連猶抱琵琶半摭面的垂簾聽政功夫也省掉。

但正如全世界十年前批死的情況一模一樣,董先生最拿手的本領是:無事生事、小事化大、大事失控。而阿爺又一再被「老點」之下「一錘定音」,於是香港這邊只能用「戰雲密佈」來形容。而這場政改爭奪戰的「重災區」鐵定是中環無疑。至於金融會否出事又或者事情會失控,這個可要下回分解。

 

先談決戰前夕的情況。

之前佔中三子發起的「佔領中環」行動一直拖拖拉拉,搞來搞去都只是搞「商討」。正一書生造反之流,怎看也不認真。因為要「打」的話,起碼也會看看【孫子兵法】吧?正所謂「兵者詭道也」,又會有那一種傻瓜打「開口牌」的唄?很明顯就不是真的要打嘛。而很有可能,戴耀廷作為當年支持回歸的學界代表,有關「找數」一事,他要替「民主回歸派」爭回一點面子也說不定。

而佔中討論後來也淡靜下來、泛民的焦點也開始分散。我也一早分析清楚,在技術上「佔中是不可能任務」,看穿本來就只能是「虛晃一招」,更加從來也沒有具體的佔領方案。

而在「人大宣旨」之後,戴耀廷最終也親口承認了「迫使中央妥協」的策略經已失敗。中環這一仗,本來就打不成。

但隨着董建華忽然出現,再親自帶領富豪訪京,形勢又再出現逆轉,起碼一眾富豪即使如何和梁振英仇深似海,也不得不乖乖坐低等待「分派任務」。

從《明報》的訪京照片可以看看這個「排名」的次序:董建華坐頭位,但隔空一張凳的位置之後,是長實李嘉誠,恆基李兆基,嘉里郭鶴年,九倉吳光正,嘉華呂志和,新世界鄭家純,東亞李國寶,星島何柱國。

_23gbz1

 

查李國寶是唐英年競選辦主任、而何柱國更是數落梁振英最狠毒的富豪。也竟然要坐到最前排?這個「富豪團」看來是「維穩團」就差不多。但誤打正着的是,這個維穩組合,正正就是「中環價值」的全部代表!

之後律師會前會長何君堯也很「自發」地聯同六個行業代表發起「保衛中環」行動。

「中環」看來很無奈地正式「被武裝起來」。會否不幸言中變成「十月圍城」?唉喲天曉得。

 

但常理告訴我們一件很簡單的事,就是鎮壓只會帶來更大的反抗。董建華無論如何都學不曉英國佬的政治智慧和軟功夫。先前2011年的「佔領匯豐」一事,結果和平清場,那班鬼佬大班基本上是連提也不用提起這件事,乾手淨腳得很。一作比較之下,怎能不教人懷念前朝…

回頭看看:佔中發起人也在新一浪的罷課抗爭行動之下,再被推上前線,發出了「民主盛宴」的請帖,呼籲十月一日國慶時間到中環「去飲」。而警方也已宣佈了「全面動員」,部署起碼七千警力在當日進駐中環。看來最終這場爭奪戰的「時間表」是定了下來。

南華早報也「湊巧」在這個時間(2014年9月17日)發佈了一幅「佔中地圖」,也又不知是真是假。似乎真的是有人看完了我的「地緣分析」之後,比較有系統的組織好「佔領」目標了。

南早的資料來源是「佔中組織者」。地圖是這個模樣的:

 

actionplan-graphic-0917

 

據報【民陣】已經遞交申請,準備十月一日在摭打花園示威,而預期「佔中第一仗」將會在那裡開打。

但南早的報導對於佔中實際會「波及」那幾個地點,仍然指「無法確定」。

 

換言之:佔中有可能是一場「游擊戰」,而不是「陣地戰」!

 

假如佔中份子真的是打游擊戰,那麼這回輪到警方要頭痛了。因為我先前的分析是「中環太大,不可能由一萬個死士佔領」。如果改成游擊戰的話,反過來是「中環太大,不可能由七千個警察守得住」!

不過假如游擊戰要成功,這點倒過來要考慮「佔中分子的機動能力」了。對於這點,我仍然有極大疑問。

 

佔中份子一直予人的印象是「坐低等你拉」的「甘地式和平示威」。但這個頂多是消耗戰,陣地戰也不如,更加不是游擊戰。游擊戰可參考上次2005年世貿示威由「韓農」示範,既有大型的「方陣」進行正面的重點衝擊,也有聲東擊西的精銳部隊抄小徑突襲。要是坐下來休息的話,也自備乾糧和杯麵,不怕和你持久戰。這種立體戰術,是韓國人幾十年街頭抗爭磨練出來的本領。香港的書生,那有這個水平?

 

wto

 

假如從南早的「籌備清單」來看,佔中「似模似樣」:既有食物食水安排,連醫護人員和流動厠所也有;行動組織分拆成「小隊」各自有領隊、組織又有指揮中心…。但對於「能否造成佔領效果」,看來也又未必。大家依然可以參考我提供的地圖。先看地面和地底的情況:

 

mtr central

 

南早的地圖只能列出「建築物」,如果拿地鐵的地圖「對號入座」的話,可以看得出一個「灰色地帶」:就是連接這些「目標建築物」的行人通道,是沒有辦法堵塞的。因為每棟建築物除了四面有馬路、前後有出入口之外,更加是近乎直接連接地鐵以及行人天橋系統!尤其是「核心中的核心」國金中心,地底直駁入地鐵站。換言之:除非示威者不止是「佔領公共空間」,更要「侵入私人物業空間」才能「有效佔領」!

而假如南早的地圖「像真度很高」,這一點似乎是佔中份子也有考慮過:目標地圖當中竟然「沒有國金」!

佔中而沒有「國金」的份兒?太搞笑了吧。很明顯佔中組織者對於「可行性」是開始有考慮的了。

 

餘下的問題是:其他目標又能否「有效堵塞」?看來仍然不容易。因為除了「地底通道」以外,中環尚有「全世界最大型的行人天橋系統」!

 

central bridge

 

而這個地圖也不是「全圖」,如非親自到現場視察,或者像我這種每日在中環打滾的肥貓,根本沒有辦法看得通。例如看似孤立的「長江中心」,實際上背後是砲台里公園和舊政府總部,接通半山道路網。即使隔着一條花園道,也有行人天橋直駁金鐘和香港公園。怎樣可以堵死?開玩笑了吧?

而如果佔中死士是集中人力堵死長江中心,包括四面包圍(上次五一遊行有200人留守長江中心,完全起不了作用,我就算你每面一千人),再加上「空中堵截」再加一千人卡死分別通往美利大廈和花旗大廈的兩道天橋,再要起碼一倍人手鎮守花園道,連美國領事館也要當殃才算成功。如此算來,光是圍堵這個目標起碼已消耗上近萬人力了。

按相同邏輯反過來推算,如果922中大百萬大道的罷課集會人數是1.3萬,大家可以按「面積」來推算一下吧,我覺得我錯不了多少。

後果是:請問這麼搞佔中,還有多少人手可以「打游擊」?還是圍堵長江中心的人潮又可以忽然突破警方圍堵而向其他目標「施襲」?這個「機動性」的問題,我真係諗唔明囉。

而即使在場的「後生仔」跑得快、可以「瞬間轉移」跑去另一個陣地,又想請問那個「流動厠所」是否可以像山頂抬轎比賽一樣,由一班跑手托住四圍走?這個「抬住厠所去佔中」的情境,會否太搞笑了一點?況且這個像枱轎一樣的流動厠所還要用跨欄的方式突破警方的層層鐵馬,這個超人一般的場面就真是想像不出來了。

即使能突破重圍,向不同目標施襲,那麼三軍未動、糧草先行的「飯盒」呢?不要開玩笑了吧?上次有朋友同我講「電腦節期間怪不得搖控直升機這麼好賣」,講笑是用來「空投物資」的,這下可又真懸疑了:是否有數以百計的搖控直升機等着空運飯盒?

看來這個「決戰中環」的個案仍有不少精彩情節陸續有來。今期花生又要熱賣了。

 

作者:蕭少滔

蕭少滔
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生校友會會長、 (前)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辯論學會首席顧問、香港中文大學辯論隊校友會主席、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國際商業/法律) HEC School of Management Paris, (Financial Engineer, Geopolitics) 恒生商學書院 香港華仁書院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86178
Date: 2014-09-26 04:05:50
Generated at: 2021-12-09 05:43:1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9/26/86178/「十一去飲」決戰中環:戰雲密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