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打革命的政治經濟學淺析

藍皓 攝

藍皓 攝

 

由於連日留守,晚生體力不支,身心皆疲,現在小休一會,順道動一動筆桿做一些簡單的文宣工作,也順道幫自己的觀察留一個底。每一個subtopic都可以另花千字再文,尤其說到中共的金融統戰理論,更是晚生專長,只可惜人力有時而窮,詳細的推論我暫時力不從心,只能把這些雜亂想法當成一個註腳,也由於晚生是金融人,希望給金融界一點反思空間。

 

跟金融人上一堂簡單的政治課

晚生有一班做金融朋友,當中不乏高層,今次都站了出來。有身體力行留守,也有簡單說句難得的人話。金融的屬性是拜金、資本至上,運動令不少從業員覺醒,我很欣然,但遺憾的是,我相信當中只是一小群。晚生耳中還是聽到「學生被操控」、「外國勢力界入」等論述。這些論述既無恥也無的放矢,是犬儒的麥卡錫主義論調,也是偽中立和無理失實。現在金融界的高層都是出生於baby boom後期,又或乘著當代經濟起飛的浪頭,缺乏政治覺悟、公民權利的自覺。孔曰:「老而不死是為賊也」,當中「老而不」的當代新譯就是譴責這班死而不僵,自以為看通一切的既得利益中產階級。胡適之也說:「凡在變態的社會與國家內,政治太腐敗,而無代表民意機關存在;那末,干涉政治的責任,必定落在青年學生身上。」這不是年青人和老年人、覺醒的人和裝睡的人之間的分道揚鑣。金融是organic的機器運作,當中精密仔細。如果受過高等教育的從業員能將操作金融的mindset結合一點基礎政治理論,那已經足夠看通社會和荒謬政府布局有餘,所以不要再坐井觀天,吸收已被統戰的傳媒和五毛的虛假資訊。借好友梅偉琛所提的數據和分析來說:

「台灣的反服貿學生佔領立法院長達23日期間(3月18日至4月10日),台灣股市(台灣加權指數)不跌反升,由首天的8732點起,之後幾乎有升無跌,到運動最後一日企上8948點,累升近3%(反而在學生撤出翌日,台股跌了40點)。

2010年曼谷紅衫軍示威,由3月12日開始集會,直到5月19日軍警清場,為期達69天,造成逾80人死亡,期間包括政府部門、警署及銀行都被佔領或縱火,絕對癱瘓了曼谷的政治及經濟運作。但跟台灣反服貿事件一樣,期內泰國股市不跌反升約5%。

2011年英國黑莓花大騷亂,主要於8月5日至15日 在倫敦等大城市發生,11天期間有5人死亡,是英國逾20年來最嚴重的騷亂。事件並衍生謀殺及搶掠商店和銀行櫃員機等罪行,不少公司暫停營業,倫敦地鐵及全國鐵路亦局部停駛。對英國整體經濟雖談不上癱瘓,但影響難免,期內英國富時100指數下跌近5%,跑輸MSCI全球股市指數近6個百分點,反映了投資市場的憂慮。

上述三宗事件有一個共通點,就是自事件起計一年之後(台灣反服貿事件至今未夠一年,截至上周五),股市「埋單計數」均為呈向上,升幅介乎4%至43%,似乎顯示這些事件帶來的「癱瘓」雖不算短暫,中線而言對股市影響有限。」

 

抗爭基礎和組織者退場

坦言,由始至終我對佔中三子、十死士、支持運動民主買辦代理都不信任,本土派有對應的論述,我基本同意,所以不補充。文人起義,三年未成。由文人、士階層主導的中國式起義活動一直不敢看得太正面,而的確由戴教授提出佔中agenda之後,就是無聊無極限的商討,並無實際行動,這是frustrating的。我受過經濟學的學術訓練,但不會好像香港的賊廝經濟學者般膚淺,只看佔中如何破壞經濟利益。以我粗淺的歷史知識,凡有大型抗爭,除了有政治原因,當中必有若干的經濟誘因。法國大革命的經濟誘因是旱災失收,路易十四掃金如土;六四的則是價格雙軌做成資源不均,貪污過盛。今次的罷課政改運動卻沒有明顯的經濟誘因,香港失業率達全民就業水平,金融地產活動平穩,就算有資源不均,但也未上升到成為運動其中一個議題。因此運動是全賴道德力量維持和公民覺醒。

遮打革命遍地開花,市民自發游擊是全賴組織者的退場,包括學民、學聯、政治代理。學民因假訊息,誤以為28號晚上會有槍械式清場,而勸喻市民撒退和自行退場是一大成功關鍵。結果證實,學生組織錯判形勢,不怕死和憤怒的市民不怕警方鎮壓,走上街頭,形成unconstrained的,以市民主導的運動,當晚沒有政黨敢界入騎劫。民主派的政治資本不是來自蛇齋餅等經濟小恩惠,而是來自搶佔道德高地,所以他們永遠不敢把社會運動亂升級或進一步激進。他們第一怕的是因激進而押注太大做成反饋,這本質上是一種金融投機,大家會輕手小注玩「即日鮮」、卻不敢做較「長線」的投資。第二怕,是怕別人的道德高地搶得比他們高和多,這是源於道德感本是conceptual和public goods的本質。現在道德高地在市民手中,必須嚴防這些自以為是的政治代理圖奪運動話語權。同時,也由於缺乏主體,以往警賊「擒賊先擒王」的做法失效,唯有要怕的是敵方滲透,趁機製造混亂以圖抹黑活動,以及「嘉年華」化的結集令民氣鬆懈。

 

宏觀的北京、香港建制形勢

自習近平上場,整個中共內部形勢大變,打著打貪旗號肅清內敵,目前江系頭目的內部混亂,北京的治局形勢不下於香港。香港沒有軍權,我們要渾水摸魚拿利益和改善政制,只能透過中共自身權鬥下乘虛而入。由於示威和平,警察錯誤部署(包括不公平對待學運領袖和過早使用武力),西方大報傳媒也趁中國國際形勢麻麻時搶先頭版報導,各地港人聲緩不斷,所以北京投鼠忌器、同時也自顧不瑕,只好壯士斷臂,讓港共、梁振英政府自行拆彈。例證是,梁振英近幾次講話,都不停強調沒有要求解放軍介入,以圖把北京護航。同時,羅范為求自保,把責任推了去警察手上,這也反映梁班子自身的斷裂矛盾,所以梁只好平警憤,不停褒獎警力。這時,土共左派、公務員系統也知進退,沒人敢出聲幫口,也袖手看梁死活。只剩下張融、葉劉等爛頭卒投誠,就算是張融,之前那種囂張口吻也不見了。

說少少經濟統戰,回歸十數年,也勉強多謝地產霸權,北京在香港的經濟統戰才沒有相像中快,還在萌芽階段。由兩年前開始,內房龍頭不停買殼、萬科B轉H、中海外投中港人港地,我相信地產的統戰大約開始了兩年;至於金融方面,我相信港交所已受控,近期的券商殼股也賣了不少給紅色資本。至於華潤一直是香港最大型的紅色綜合企業,但卻因宋林大受打擊,就算和黃退場,讓空間給中信集團落戶,也只是統戰的早期部署。由於紅色資本在香港尚算脆弱,港府只能見步行步。

這種權力真空對運動非常正面。

 

警權的契約論和後續部署

先假設一個簡單、原始的社會、族群構成。這個狀態下,民眾有最簡單的私產意識,但私產的保障卻是來自自身的,這原生於自私的天性。然而,這個狀態是發展不了經濟,因為會出現資源爭奪,包括武力搶奪和保護資產,形成內耗。基於這個狀態下,就衍生出保護「市民生命財產」的機構,或警權力,以減低社會運作的交易費用。簡單社會契約下,市民放棄「自身保護資產」的自然權利授予警察可以「使用武力保護大眾生命財產」的合法權力。同時,這種契約的訂立也讓市民釋放應有勞動力和經濟能力,市民經濟活動的得益則用來支付警察的勞動力。由警察對群眾使用武力開始,包括催淚氣體和暴力對待,這已經破壞市民和警察間的契約,這結果是catastrophic,因為警民不信任是變相鼓勵市民重奪原生的自然權利。市民的經濟發展權和警察的武力權也是不對等的,後者是具侵略性,而且警察的訓練是機器操作式,講求絕對服從,民主的界外效應就是reinforce警民間的契約和約束過份武力使用。

正如我上面所提的論據,另加建制的羅范當面摑了警察一把,林鄭被動的官腔支持,其他建制派都噤聲,支持警察只剩下人氣極劣的梁振英和葉劉,警察內部應該出現小混亂,至少前線的警務人員開始對自己的角色感到矛盾。這種內部混亂對運動是有利,甚至有軟化的跡象。警察退兵保存實力、又主動提談判。有報導指有汽車直接衝進旺角街頭,警察的反應是暖昧的,因為他主動追蹤車主,而控告的罪名卻是「危險駕駛」,這說明了一點道理,大家可以參透。另外,市民的游擊戰術、戰略性佔領旺角等半住半商地區也令警察不敢輕舉妄動,將暴力升級。

 

黑勢力和抗爭新形勢

對於黑幫勢力一說,我不全然悲觀。事實上,由清朝反政治組織延至本地三合會組織是香港最成熟、最有經驗對付警察的組織和武裝力量,而且有強的動員能力。在香港股票市場,搵食的黑勢力哪裡少了,見識他們的組織、策劃能力,在細價股中呼風喚雨就不會看輕他們。我相信,梁班子割裂政商界對他們搵食也有影響。這班頭兒雖說不上會主動幫手,但至少不會下令禁止手下幫手搞事,我相信他們現在也是觀望態度,因此雖要和他們保持距離,但不必以敵我矛盾去對待這群人。這群人集結在旺角,當中環、金鐘地區尚在用人力、人頭做佔領,他們已經懂得在各十字路口等戰略要點用車子,部署快、狠、準。

這幾日無疑是香港的抗爭歷史是重要一頁,這不是六十年代左派暴動,沒有商戶破窗、汽車著火、更沒林彬慘案和炸彈攻擊,因此無知的人不要再信胡言,以兩事相比。事實上,這種和平、勇武表現是西方國家所驚訝讚嘆。第一次聽見有催淚彈很怕,如做愛一樣,試過就體驗到不怎麼樣。也有別於以前的行動,這一些長時間、佔馬路、戰略性進退、游擊布防、民眾接力、物資補給的部署都是寶貴的經驗,下次社運必會用得著。

 

作者:渾水

渾水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86663
Date: 2014-09-30 17:02:16
Generated at: 2019-06-26 21:21:2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9/30/86663/遮打革命的政治經濟學淺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