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打革命會否引起流血鎮壓?

(本文六月初完成,輔仁一直未刊登(對唔住!!!!))

藍皓 攝

藍皓 攝

 

佔中會否引起流血鎮壓?我的推論是:不會。

先前寫了長篇大論的「鴉片戰爭」和「自貿區」分析,要是大家還未明白箇中邏輯,可惜矣。而居然其中一個「評語」是「冇圖」…. 好,今次先出一個圖,假如一眾本土/左膠/大中華膠仍是看不懂,那麼出不出圖,也沒有什麼分別了:

 

world GDP

 

看不明白?下文說明。

 

關於佔中的後果,推論純屬學術分析,無意去煽動什麼;也不是支持或反對什麼政治立場。皆因出了事的話,大家「攬炒」就認真無謂。正所謂覆巢之下無完卵,而香港人「卵般的模樣」有如「天下第一名卵」 Humpty Dumpty:從來都是騎牆派。有着數還是無着數? 心裡有數。因此多數人都持觀望態度,不會表態。

我之所以認為「北京不會冒險進行流血鎮壓」,是因為「非不為也,而實不能也」。北京明知「玩唔起」。而唯一有機會發生流血鎮壓情況的,只會是梁振英一類自命愛國的過氣憤青,自告奮勇扮林則徐去「保家衛國」而亂搞一通、結果闖禍收科。

其實所謂對於佔中的爭議,講到最後,都是圍繞着一個主題:就是在「最壞情況」之下,會否令到北京兵行險着,寧願「玉石俱焚」也不會對香港的本土民主訴求屈服? 而梁振英對於「廿三條」示威所講的「出動裝甲車」,也是基於這種忖測而來。而最近北京高層不停找人對佔中「放話」也是基於同樣的「心理戰」。

鄧小平的「韜光養晦」不是忍辱負重那麼簡單,而是在各種戰略考量之下,不得不作出那樣的選擇。而在愛國份子的一片「教訓小日本、教訓小越南」等口號之下,中國的軍隊,仍然不可能向任何「外敵」開火。除非對外開火的後果是「必嬴不輸」,有如1905年日本對帝俄的戰爭一樣。

而如果相反變成1840年的鴉片戰爭一樣的話 – 兵敗如山倒,中國的蘇維埃政權將會即時玩完。而且不能像滿清那樣「負隅頑抗五十年」,而是貨真價實的「一舖清袋」變成當年蘇聯的即時解體。

為何中國不可能打得嬴一場真正的現代戰爭? 這個話題可以另外寫上十篇,不過大家只要看看:中國的經濟實力,在1840年是全球最強,今日呢? 起碼石油儲備只能用三十日,怎麼打? 中國的海軍實力在1894年是全球排第四,今日只有一艘航母,還是二手買來做訓練用的。

 

再不明白,俾多一幅圖表大家睇睇:英國《衛報》網站引述國際貨幣基金以及其他國際研究機構的數據整理而來:

china recent GDP

http://www.theguardian.com/news/datablog/2012/mar/23/china-gdp-since-1980#data

 

好,現在將《鴉片戰爭》的歷史數據和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數據比對一下:

 

1. 在鴉片戰爭之後,中國的「帝國秩序」經濟由於貪腐問題早已病入膏肓,再無「貿易霸權保護」的庇蔭而全面崩潰。即使是「同治中興」「洋務運動」等等挽救措施亦無補於事。中國佔全世界的GDP 在鴉片戰爭之前兩年已開始下滑,而在被迫通商之後,更由接近35% 的頂峰一直插水。到辛亥革命之時,只佔全球不到10%。

2. 由 1949年蘇維埃政權建立之後,中國重新實行閉關政策, GDP 比重由谷底反彈。「整體來看」,一直往上攀升。目前已超越15%,《金融時報》於2014年4月30日引述世界銀行等機構數據推算,中國將會在2019年超越美國重新成為「全球最大經濟體」。

3. 之所以說「整體來看」是攀升,是因為中國採取「友好政策」大量利用國際資金和技術來發展自己的經濟。對外則盡量輸出產品,但嚴控外來投資進入中國市場。當然又是重複1840年以前的境況啦。

 

4. 中間的「波幅」才又真有意思:

a. 在經歷過表面風光而實在慘痛的文革之後,鄧小平在1979年推動「改革開放」,中國 GDP 增幅由之前的每年5%,一下躍升到 1984年的15% !

b. 但其後的通貨膨脹引發民怨四起,結果中央開始「調節」措施。但就在「迅速降溫」的情況下,真正的「內部矛盾」就水落石出了,民怨原來不是針對改革,是針對「官倒」! 於是趁住拜祭胡耀邦的日子出現了「六四」事件!

c. 中央在手足無措之下,只好採取血腥鎮壓的方式來度過難關。但之後必須開動各種推動經濟發展的措施來力挽狂瀾,將內部矛盾降溫。結果是將 GDP 重新猛力向上推,在1992 年重新跳上15% 的高增幅。但貪腐不會就此消失、而地方經濟實力的膨脹就更加令中央擔心,於是又有後來的「宏觀調控」出台,令到經濟又「降溫」回復8%升幅 以下。

d. 很有趣地,就又在這個時候,適逢全球金融風暴,本來中央企圖乘機「反貪腐」的措施 (朱鎔基帶着棺材上班以及清算廣東幫等等) ,結果導致經濟又出現緊張局面,於是其後又要下猛藥催谷經濟增長。但好境不常,在2003年「沙士事件」之後的急速經濟混亂竟然引發香港也來一個「反廿三條大遊行」。中央又唯有重施故技加碼催谷經濟,使得GDP 增幅又上升到接近15%。

e. 然後又到2007年的金融風暴,中國又要來一招「四萬億救市」…..

這個惡性循環不知何時能了?

 

因此有些事情不能順着別人的分析來看,也要自己有點「逆向思維」來看。

而這種「逆向思維」的看法,其實就有如「國王的新衣」一般簡單:中國除了用經濟增長作為維穩手段之外,別無其他辦法可以維繫蘇維埃政權的認受性,即使槍桿子也解決不了問題。講故事的人多,圖文並茂的少,大家今次可以看個夠。

但經濟增長的結果,是朝着另外一個方向去摧毀蘇維埃政權:貪腐。因為貪腐就是極權的必然後果,而貪腐的結果只會有一個,就是「帝國秩序」變成被利用、被嘲笑和被攻擊的對象,而後果亦只有一個:樹倒猢猻散。

而唯一解決兩難局面的希望在於能否找得到一種「既能符合國際秩序,又能維持蘇維埃統治」的制度。其實當年戈爾巴喬夫等蘇共改革派又何嘗不是這個思路? 我在很久之前已經寫過文章來分析了。《蘇聯解體的啟示》系列文章

明乎此理,對於鄧小平「多造幾個香港」的特區策略,以至後來的各種試驗區、以及最新「自貿區」發展,才可以明白箇中玄機。其實就是在不必面對「喪權辱國」的表徵之下,以及期望在蘇維埃管治的極權監控之下,重複試驗百多年前滿清被迫進行的「開放」過程。

從前中國叫那種模式為「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現時的中國叫那種模式為「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蘇聯的解體在於對極權政治進行「高速撤退」(500日維新),而鄧小平的另類想法是「慢速撤退」(摸着石頭過河)。但其實都完全避免不了的,就是蘇維埃模式和現實世界是一個必然的矛盾。

而假如北京為了要頂住「佔中」的衝擊而夠膽採取天安門式的血腥鎮壓,這種手段能否在香港使用已是第一個大難題。而即使是玉石俱焚也強硬使用,它也同時要面對另一波的衝擊,就是「比六四更嚴重的經濟後果」。而這一點對於維繫蘇維埃那脆弱的生命尤關重要,因為中共統治中國的唯一「合法性」就是「經濟增長」,亦即「吃飯就是人權」。亦唯有如此才可以令到億萬順民和牲畜同樣的聽話 – 假如人民都接受豬一樣的人權水平。

要中共冒這個內部爆炸的風險相比起忍受香港「自尋出路落實基本法」,兩者的傷害何者為大?這個已經不是「香港能否犧牲」這麼簡單,而是「蘇維埃能否和香港攬炒」。這個才是大搏奕的真正情況。

看來中共的兩頭不是路情況,又真比 Humpty Dumpty 「天下第一名卵」的處境更為難搞也。

 

作者:蕭少滔

蕭少滔
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生校友會會長、 (前)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辯論學會首席顧問、香港中文大學辯論隊校友會主席、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國際商業/法律) HEC School of Management Paris, (Financial Engineer, Geopolitics) 恒生商學書院 香港華仁書院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86762
Date: 2014-09-30 23:39:32
Generated at: 2019-06-26 21:19:0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9/30/86762/遮打革命會否引起流血鎮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