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催淚彈是甚麼時候決定的?

催淚彈

 

本來不想在各方肯開始談判的關鍵時候多插一腳,不過實在心裡有太多疑問需要思量,唯有先行坦白,請大家指正,集思廣益。

我想:這個決定,起碼在一年之前經已作出。而且出了催淚彈之後,梁振英和曾偉雄經已完全沒有退路,只可以死撐到底。因為假如要退下來的話,下一站是鐵定要接受「紐倫堡法庭」一樣的「戰爭罪行追究」。

 

是咁的:

多謝高人指點:得知香港警察的防暴隊,不可能隨便出動。而出動之時,一定已經有最高層的授權,可以隨時動用身上的配備。而這些配備,包括催淚彈、橡膠子彈,以及實彈。這些都不存在任何懸念。亦即:在警方出動防暴隊的一刻,前線已有授權可以隨時「開火」。

之不過,吊詭的是,其實防暴隊「開火」,也是有標準指引的。其他紀律部隊可以互相核實這一點:就是「武力比例」的問題。在什麼情況之下,才可以使用「催淚彈」?

「催淚彈」是什麼時候才出動的呢?就是見「火」。

 

假如不信,可以慢慢欣賞上一次的「演出」,就是2005年世貿的韓農示威。最後演變成「全武行」。但即使韓農們如何勇武地衝擊警方的防線,防暴隊也只是用盾牌抵擋。當暴力升級去到用鐵枝和竹矛攻擊的時候,防暴隊才開始用胡椒噴霧。

而韓農上次的攻擊性,相信全世界也看見了,也沒有多少人懷疑警方要用到催淚彈的原因。雖然未必真是出動到燃燒彈直接攻擊。但報紙頭條也指得出是「火攻」。但當時即使情況如何混亂,警方也只是出動了7枚催淚彈。而那是基於「真實的威脅」。

 

wto-2

 

好了,今次到底香港的佔中運動,又基於什麼原因可以掟出87枚催淚彈呢?

只是建基於「預設的威脅」。

但這個「預設」是什麼時候呢?是在金鐘當晚現場嗎?

不是!

 

假如大家心水清,翻翻舊報紙,就不難發現:早在2013年9月! 是呀,在佔中之前足足一年!警方就已經積極訓練防暴隊應付「香港可能發生的動亂」。不信,請看舊報導:

http://news.stheadline.com/dailynews/content_hk/2013/09/28/256304.asp

 

當時報導,因為「蝦轆」的原因,連扮演暴徒掟燃燒彈的警員也受傷送院。演習地點為粉嶺皇后山,沒有讓公眾看見是甚麼一回事。而由於當時「佔中」尚未受大眾關注,所以社會媒體幾乎完全沒有留意,以為只是「正常演習」。

但大家細心諗諗,香港什麼時候的示威會出動到燃燒彈?而且警方是用真的燃燒彈來演習!

再遲至「人大落閘」前的一個月,2014年7月26日。是呀!人大尚未公佈落閘,而梁振英和曾偉雄就「早已知道要預防動亂」!

而防暴隊的大規模演習「防暴」安排,由於是在將軍澳、並且貼近佔中的日期,於是受到廣泛報導。當時清楚顯示:對防暴隊的訓練,是指明暴徒是「一定用燃燒彈的」。不信?看片:

 

 

而大家也可以在新聞片段中,清楚看見:防暴隊舉牌的內容,包括了「開槍」。不過當時全世界都以為只是梁振英在虛張聲勢。

 

drill

 

現在大家可以冷靜下來,回想一下,2014年9月28日當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就是:一班被洗腦洗了起碼一年以上的防暴隊,收到最後正式命令「開赴前線」,準備和「窮凶極惡的暴徒」進行生死決戰。而這些暴徒,按照他們一直以來的訓練和準備,都是「一定有燃燒彈」…..雖然未必即時看得見。因此發射催淚彈,是「迫不得已」。

事實到底如何,看來只有梁振英和曾偉雄可以解釋:到底這場「動亂」如何「演出」,是否真的「早有彩排」?

這種事情,不是沒有先例的。

 

作為一個八股佬,當然有古仔講:

話說公元前二百多年,大約秦二世在位期間。中國北方的匈奴族,出了一個王子,叫冒頓。此人機謀甚深,計劃弒父自立為單于。

為了準備這件大事,他特意打造了一種響箭。並且挑了一大批騎射皆精的勇士做隨從,並且下令「箭隨響發」。只要他把響箭射到那裡,隨從也必須跟着放箭、而且每人的箭都有記號。誰人放那枝箭,一清二楚。大家最初只是以為這位少爺鬧着玩。

當初冒頓在打獵的時候,偶爾射響箭。勇士之中那一個人箭術不好、跟不上、射不中的,他就把他當懦夫一樣殺掉,跟得上的就重重有賞。大家都不想死,於是都很認真了;起碼箭術一定要好。日子長了,大家都毫不猶疑地跟着放箭。

後來,他向着自己的馬放箭,有些勇士心怯了不敢射。冒頓以抗令之罪把這些人斬殺。於是大家知道少爺是認真的,再沒有人敢心怯了。又到了一天,冒頓居然向着他的愛妾放箭!有些勇士心軟了。冒頓也是同樣以抗令之罪把他們殺掉。從此剩下來的勇士,都只會絕不猶疑地跟着冒頓放箭。終於到了一天,冒頓向着父王的馬放出一枝響箭,隨即箭如雨下將老單于的馬射死了。這時候冒頓安心了,他知道這批勇士,完全沒有半點心怯、更絕對不會心軟….而且沒有「射不中」的幻想。

後來冒頓跟着老單于去打獵。這時候,冒頓向着老單于,再射出一枝響箭…..

 

作者:蕭少滔

蕭少滔
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生校友會會長、 (前)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辯論學會首席顧問、香港中文大學辯論隊校友會主席、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國際商業/法律) HEC School of Management Paris, (Financial Engineer, Geopolitics) 恒生商學書院 香港華仁書院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梅媽的神奇小子 by 鳩文瘋
    呢兩母子真係好神奇~幾乎全家都死哂,得佢地兩個日日係度獻世。…
  • 【遊戲介紹】肝度十足元素豐富 《Len’s Island》耕種建築探索戰鬥樣樣俱佳 by 五木
    遊戲種類有好多,不過人係貪心嘅,好多時會得一想二。好似《動物森友會》各方面都做得好好,然後你就會諗如果地圖大啲 […]…
  • 【外賣仔日記】我與Uber Eats 的回憶 by 外賣仔
    Uber Eats 系統的運作有如一瓶飲料在工廠中製作的流程相近,由飲料製作,到飲料裝瓶,都是預期所有事情發生非常暢順,例如預期飲料由輸送管裝入瓶時,塑料瓶保證會在預定的位置等候,毋須預計塑料瓶沒有適當地放置在指定位置,導致飲料灑滿一地…
  • 何謂「格屎」? by 潮文社
    至於個小朋友講嘅「響格屎」,絕對同安格斯、吔屎無關。「格屎」係指社團單位,問人「咩格屎」,即係問人屬於咩社團、咩幫會,多數會用「瓣」作為量詞。例如格屎哥就講:「響格屎啦!你邊瓣咖?」,邊瓣「格屎」,即係邊個社團。…
  • 【憂傷的嫖客】「環保吹」 by 菠蘿
    某天下午,就在我們對一樓一場所集中地進行實地考察的時候,遇見了一行三人、正在「洗樓」的嫖客小隊。所謂洗樓,就是嫖客在一樓一鳳姐集中的大厦,向每個鳳姐單位門口按鐘、逐個審視,直至他們遇上合眼緣的鳳姐,與她們進行交易為止。而這三人有別於一般的嫖…
  • 《彼岸島》絕對是我人生中看的其中一套最令我無言的漫畫。 by 鵝鑾鼻燈塔
    如果你沒有看過,恭喜你,你的人生是完全沒有任何損失的。這種比狗血更狗血的劇情,永無休止又不斷無限loop的橋段,看了也想把自己雙眼也插盲。簡單來說,主角不論做了甚麼,也無法打死早已不死的吸血鬼之王,只能眼看自己的同伴一個又一個的死去(有時甚…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87419
Date: 2014-10-07 03:42:46
Generated at: 2021-12-08 11:49:5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10/07/87419/射催淚彈是甚麼時候決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