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

最新文章綜覽 / 社會運動
藍皓 攝

藍皓 攝

 

這段日子,和某些朋友的距離彷彿遠了很多。

沒有公民權利的意識、沒有上街看個究竟,就大放闕詞,謂佔中「阻街」 – 阿爺都定咗性 – well,同道的朋友傳來,附上一句:「一個已自奄的人說明自己已自奄」,同意之至,還以為自己和那些收錢搞事的都是「大多數」,實在很想講句:「話你on 9 怕你嬲」。

民主是人權呀,中國這獨裁政府,他們都有人民在爭取,更有人為了聲援香港而坐牢;香港人活在這自由的土地,大家用盡了可用的「最少阻礙」方法,政府都不管才迫到上街 – 令自己要採取這種方法的,是市民還是政府呢?講了十萬次,幾近氣絕;不再多講,深深明白這世上柒頭太多. (猶幸不是大多數),堅持解釋會嘔血死的。

 

但同時,和另一些人的距離突然拉近。

本來政治有點冷感的朋友,在金鐘上班;理應是首當其衝最受影響 – 而的確,他是很有影響的,然而他每晚路過看到路上學生和市民為了自己的將來堅持,心中默默地為他們打氣,也陪某天瞓街的我聊了半晚天(害我睡不夠,吼~!)

久未連絡的師姐,突然發了個訊息:喂,聽晚瞓街囉?

總是在金鐘閒坐和鄰人閒聊起來 – 這不奇怪;但這些日子,連在地鐵或在屋苑都比平常「容易」和旁人打開話匣子,看到街上有人呆坐著一險痛苦 – 以前在香港是沒有會上前問個究竟,現在有了!omg!! 也許是因為在佔領區大家互助和願意為這地區而做好公德的氛圍影響,終於明白年長朋友說:「這才是我們以前的香港 – 大家會互相幫助,不是如此冷漠」。終於明白。

 

今天坐地鐵回家,有位媽媽對兒子說:「我聽日整條黃絲帶俾你戴返學校,如果老師話你,你叫佢嚟搵我!」

語調中洋溢熱情,然而兒子冷冷地拋下一句:「媽,你日日都話整條黃絲帶,幾時先真係有呀?」

媽:(汗)「咁冇貨吖嘛….我有搵架喇….」

為咗防止該名母親再次走數 ,我隨手除下自己袋上的黃絲帶,遞給該名小兄弟。

「嘩!多謝EE!」 EE? EE? EE?!!?! 死肥仔你去驗下眼啦!即時想推佢落車。

不過,亦因此與其母親打開話匣子 – 她說老闆都想她去佔領區和學生了解,看看有甚麼需要幫手,預咗一筆資金捐物資 – 香港,有心人很多。

肥仔大概未去過金鐘,和他母親傾談期間,他的肥手喜孜孜地捉住我的手臂 – 你可唔可以陪我去搵戴耀庭,我想同佢合照呀?

看到肥仔的笑容,剛才他叫我「EE」之仇一時忘清;雖然,我衰衰地同佢講:你請媽媽帶你落金鐘搵佢啦!

希望佢可以盡早爭取到同戴合照啦!

 

作者:太公

太公
太公原來唔係男人。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87991
Date: 2014-10-15 01:52:50
Generated at: 2022-12-05 13:23:4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10/15/87991/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