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受傷記者凱撒:唔好再當警察係朋友!

KAISER 警察

 

USP記者、輔仁作者及畫家凱撒於10月19日凌時在旺角佔領區被警棍敲打至後腦出血,經處理後傷勢暫無大礙。以下是他自述受傷經過,以及透露了對警隊的不滿。

 

蝶﹕麻煩你簡述一下受傷嘅經過。

凱﹕話說之前一早聽聞有人會喺12點「光復十字路口」,拎返之前佔領咗嘅亞皆佬街同彌敦道交界。於是大約12點05分,我到咗惠豐對出,即係彌敦道南行線。當時已經見到差佬拎哂盾,然後用幾秒就拆哂路障啲鐵馬,向住示威者衝過嚟。啲市民就不停後退同埋用遮擋住。啲差佬喺南行線,由太子嗰個方向係咁推進,我就即刻入去影相,已經即時戴咗記者證。嗰時我身邊都有一個外國記者,同我一樣無戴頭盔。過咗大概七秒,差佬突然出胡椒,我就食到應一應⋯我有帶裝備,諗住戴㗎,但係因為佢無出黃旗紅旗,所以未有準備去戴。結果眼耳口都中哂,本能反應緊係即刻拎轉臉,左手掩頭,而右手就拎住相機對住差佬影。有啲示威者幫我用遮擋住。啲差佬開始用警棍亂鳩咁扑。

 

KAISER 警察

 

蝶:咁你比人扑中咗一吓?

凱:真係打中就一吓,其他都比啲遮卸咗力,所以無事。跟住我Feel到個頭濕濕地,就出返去,一摸個後腦,成手都係血。我去到急救站,啲人幫我洗走臉上面嘅胡椒,同埋包頭⋯⋯包包下突然啲差佬趕走我地,唔比我繼續急救。

 

KAISER 警察

 

蝶:點解佢哋要趕走你?

凱:佢哋話要清場,趕返我地上行人路!嗰度有成六、七個差佬,我行埋去話我受咗傷,show比佢地睇我成手血,完全唔撚理我,淨係叫我「走啦走啦!上返行人路!」好唔人道!之後我唯有去廣華醫院到先check。但係因為當時比差佬趕,無及時洗走手上啲胡椒,而家仲係赤赤痛!

 

KAISER 警察

 

蝶:咁你而家睇完醫生,傷勢係點?

凱:我係中左實心警棍,唔係伸縮嗰隻,所以特別痛。啱啱做完小手術清理傷口,個頭縫咗一針。中咗胡椒嘅地方就仲痛緊。醫生話睇下返屋企有無嘔,如果有就即係有腦震盪。不過我而家仲講到笑,仲清醒,未死得住。

 

KAISER 警察

 

蝶:你喺前線覺得今日啲差佬同之前幾日態度上有無咩唔同?

凱:今日個啲係痴撚線。因為佢清唔到場係佢柒,所以個個變咗一部機器,機械式咁打人,佢唔理你係邊一個,邊一個部位,總之係咁打。因為其實打心口呀肚呀呢啲地方係無咁痛。但佢唔理扑邊個位都照扑。總之一見到遮就一野扑落去。

 

KAISER 警察

 

蝶:之後會唔會有咩行動去讉責?

凱:無用㗎。你點樣鬧佢,佢地都唔洗負責。佢地係擁有權力,可以使用武力,但係唔洗為呢個權力負責。就算譴責咗,最多未搵許sir出嚟唱下歌。唔會有用。總之千祈唔好當差佬係朋友,邊有扑濕你嘅朋友?今日我係見證住差佬仆街嘅一面。佢哋係拎咗人工去做呢份工,出咗糧去承受受傷嘅風險。但我哋係記者,係唔應該受到差佬暴力對待!

 

後記:廣華醫院現場擠滿了頭破血流的示威者,凱撒取藥時護士表示今晚的病人大多是左後腦被擊傷。

 

(編按:特別鳴謝SAMMY WAN陪KAISER 睇醫生同影相)

 

(附USP 譴責警察聲明)

 

作者:林璃蝶

林璃蝶
林璃蝶,九十後香港博客。活在記憶,迷戀過去,因此喜歡以文字記下已發生的一切。最新文章﹕《張先生,謝謝你來探望我,可是……》、《鳩夢想》、《點解香港人就係唔識欣賞魔術》等。 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o.indicum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88350
Date: 2014-10-19 05:11:51
Generated at: 2020-06-04 00:55:0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10/19/88350/專訪受傷記者凱撒:唔好再當警察係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