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民粹與福利主義

十月二十日梁振英接受〈紐約時報〉的訪問,訪問中特首提到「若這完全是數字遊戲,由多數人決定,你一定會爭取月入低於1800美元那半數香港人的支持。」、「這樣,你最後的政治政策,亦會傾斜到這部份人。」簡單來說,就是認為政治政策會因為領袖要爭取多數人支持而向基層人士傾斜,因而反對以增加數字來提高廣泛代表性。言論引起軒然大波,有人指責梁振英的言論意味大部份人不能擁有平等選舉權。

其實民主化會否增加福利,甚至因為民粹而導致福利主義的出現,一直備受學術界關注,亦有不少學者對此作出研究。政府及商家一直以此論點來反對香港的民主化,他們認為曾選會增加福利,因而會增加政府財政負擔,甚至削弱香港自由主義市場經濟的基石。然而,事實是否如此?

 

二零零四年,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社會福利實踐及研究中心曾經對民主化與社會福利作出研究,研究由該系系主任鄧廣良講座教授、研究員張宙橋博士及助理教授黃洪博士負責。研究顯示立法會的民主化與福利呈負面關係。

 

10743523_4652575448232_2030517779_n

 

根據圖一,我們可以觀察到在一九八五年起撇除趨勢影響後的立法會直選及間選比率上升時,撇除趨勢影響後的實質人均福利開支卻持續下降。一九八五年,就正值當時港英政府於立法會引入首次間接選舉,隨後於九一年引入直接選舉,並於九五年首次完全以選舉方式產生立法局議席;而在地方層面,港英政府實行於1985年區議會選舉以後,所有官員不再出任區議會議員,各區區議會主席由當區議員互選產生。

鄧廣良教授總結說:「民主化程度, 無論是以立法會中地區直選議席、直接選舉議席、還是以選舉議席的比例來量度,對於狹義福利開支 (社會福利) 還是廣義的福利開支(包括社會福利、教育及醫療, 或稱之為民生開支)均沒有任何明顯的正面的影響。」1

鄧教授進一步指出:「與一般人的估計不同,研究發現在1985 年至 2002 年期間,立法會的選舉議席比例與人均民生開支呈現顯著但屬負面的影響,亦即是說這段期間,民主化程度愈高民生開支反而會減少。」

由此可見,香港歷史回答了我們,民主化是不會增加福利的。

 

有人可能會反駁我,認為以上報告只反映了港英時期的民主化時期,而且只局限於立法會及區議會,不能證明將來香港的民主化會否造成福利主義。

面對此論點,我唯有從其他仍然存在於現今香港的論點來回應。

首先是香港的經濟制度。香港自開埠以來,一直以自由主義市場經濟作為經濟制度主體。低稅率、積極不干預政策及低福利,是香港發展成國際金融中心的重要經濟方針。香港政府,甚至是中央政府,都深明此道理,因此他們會歇盡所能去維持自由主義經濟作為香港獨有的優勢。多福利,自然稅率就會提高,要低稅率,又要多福利,「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世間那有此道理。

而且根據基本法第107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財政預算以量入為出為原則,力求收支平衡,避免赤字,並與本地生產總值的增長率相適應。」

因此,只要香港的自由主義政策,以及中央政府與基本法仍然存在,即使將來有特首或立法會嘗試提出過分福利的政策,都很大機會被否決。

其次是香港的民意。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曾於文章《普選改革的主要爭議﹔過量福利與功能組別》指出,香港人一直強調「獅子山精神」,堅持自給自足與自食其力。
舉例來說,在2003年1月,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學系的齊銥教授估計,至少有十五萬名長者幾乎全靠每月705元的「高齡津貼」過活。他們雖然有資格獲得「綜合社會保障援助」,卻因為上述標籤而未有申領。

除此之外,筆者在2005年進行了一項有關公眾對福利及貧富不均的問卷調查,發現了即使貧富差距加劇,香港人還是傾向認同一個講求競爭、財富按個人成就分配的社會。受訪者認爲,香港是一個低稅率的社會,個人應該為自己負責,而非依賴社會福利。只有25.5%的受訪者喜歡香港成為一個有大量社會福利,但是高稅率的社會;而71.1%的人們喜歡香港成為一個低稅款和個人對自己負責的社會。2

另外,根據二零零四年中大社工系王卓祺教授、莫邦豪教授及香港亞太研究所王家英博士負責研究的《香港民主發展會否帶來福利主義?-民粹主義的論證 香港中文大學社工系發表社會福利指標研究報告》,報告的調查數據顯示:

調查發現在一千多位被訪者之中,認同福利主義者只佔極少數。超過八成的受訪者認為政府只對有需要/有困難的人負有福利責任;超過一半的受訪者認為政府提供的福利應止於基本需要水平。並且,六成的受訪者認為申領綜援是社會援助而非公民權利。此外,有三成二的受訪者願意盡公民責任,表示願意交多些稅予政府以改善社會福利(表一)。

10728939_4652575568235_1022015284_n

數據重整的結果顯示,支持福利主義的被訪者並不足百分之三,而持反對福
利主義的被訪者則達到四成,中間立塲的被訪者亦有五成六。總體來說,香港民意
絕對不支持福利主義政策;但卻不可以說某些福利主義政策一定得不到民意的支
持,但它的推行會甚為艱難。(表二)。((王卓祺博士、王家英博士、莫邦豪博士:<香港民主發展會否帶來福利主義?-民粹主義的論證 香港中文大學社工系發表社會福利指標研究報告>,2004-8-31))

10728927_4652575528234_920771609_n

 

由此看來,香港人普遍並不支持福利主義,甚至對某一福利政策的推行亦持保守態度,可見香港出現福利主義的機會甚微。

總括而言,香港的民主化進程與增加福利並無太大關係,而且香港的自由主義政策,以及香港人的文化,都不利於福利主義萌芽,甚至是推行福利政策,亦要步步為營。此結論除了反駁了梁振英的論述之外,亦希望可以給福利派的左翼朋友一個小小的反思。

 

  1. 鄧廣良教授、張宙橋博士、黃洪博士:<民主化與社會福利>,2004-3-31 []
  2. 《普選改革的主要爭議﹔過量福利與功能組別的延續》成名 []

作者:左仔

左仔
左仔一名,讀緊鯨大政治系,最憎人唔識政治又亂咁講政治。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遊戲介紹】耍帥動作射擊遊戲 《Gungrave G.O.R.E》無限子彈變型棺材爽爆殺敵 by 五木
    主打耍帥和爽爆的動作遊戲,除了《Devil May Cry》外,還有另一個系列《Gungrave》(銃神)。新 […]…
  • 「𠒇」字係咩嚟?——港姐冠軍帶出嘅哲學問題 by 散彈一號
    試想象下,喺未有電腦嘅年代,如果你見到某張手寫嘅form上面,有人寫自己個名係「陳曼𠒇」咁啦。你會唔會即刻覺得自己唔識讀呢隻字,即刻走去查字典睇下個字點讀? 應該唔會掛。你第一個反應,可能會心諗:「嘩,呢個人寫個『兒』字寫得咁樣衰嘅。」…
  • 【憂傷的嫖客】「環保吹」 by 菠蘿
    某天下午,就在我們對一樓一場所集中地進行實地考察的時候,遇見了一行三人、正在「洗樓」的嫖客小隊。所謂洗樓,就是嫖客在一樓一鳳姐集中的大厦,向每個鳳姐單位門口按鐘、逐個審視,直至他們遇上合眼緣的鳳姐,與她們進行交易為止。而這三人有別於一般的嫖…
  • 講起「蔡康年」,你諗起乜野? by 齋老味
    曾經係當紅DJ,因為施念慈報警話俾佢打,立即被貶為人渣,無得做DJ走曬樣,從此淪為TVB專用低能或變態角色。近年因為有高清台,無記多咗財經節目,先知佢原來而家係財經主持。…
  • 《鋼鍊》「等價交換」根本不是真理 by 方潤
    很多人提及《鋼》,都是提及等價交換原理,甚至以為《鋼》就是教人等價交換,其實是大謬。因為《鋼》的每一集都有這段開場白,由主角兩兄弟讀出:「人不作出犧牲,就不會得到任何回報,想得到一樣東西,就必須付出同等的代價。這就是煉金術的基本原則 - 「…
  • 解構精神心理治療——輔導個案概念化(Case conceptualization) by 西多士
    如果問大家對「輔導」一詞想起甚麼?可能會聯想到精神疾病,情緒困擾,婚姻問題,家庭暴力等。其實,「輔導」並不如有些人想得這般負面的。先說說「輔導心理學(counselling_psychology)」吧。!它是「應用心理學(applied_p…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88618
Date: 2014-10-22 04:02:11
Generated at: 2022-12-02 11:07:1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10/22/88618/民主、民粹與福利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