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世代戰爭到世代斷層

 

張超雄議員在立法會的自白相信是一個發人深省的啟示。其中有兩點最值得注意

1) 就有關泛民煽動學生一事,張超雄指「學生根本不歡迎泛民」,泛民又那來本事煽動?

2) 就學生退場一事,張反問:學生要退回那裡去? 一個貧富懸殊、官商勾結、以大欺小的奴隸世界?

以上兩點,足夠說明了香港往後的社會發展走向是一個什麼境況。就是世代戰爭經已不是一個問題,而是整個社會出現一個「世代斷層」。

 

對於先前已交代過的香港人口老年化問題,相信大家也不要只是看着2016年的選舉這麼簡單。因為除了政治學者的分析,也別忘了社會學者的意見。在投票預測方面是一回事,在「社會認同」這點,其實危機更大。

香港的人口在過去幾十年逐步老化,在2014年人口70%在40歲以上的情況下,除非香港的中生代會忽然「好生得」,否則這個人口金字塔,仍會維持「倒轉」的狀態,高齡人口繼續維持大比例。

 

_

 

1967年的社會「燥動」我們可以理解為年青一代憑理想和衝動、被土共利用作為對殖民秩序的反抗。但2014年呢?在沒有人口增長動力的情況下,看來有可能是馬雲所講,是因為年青人看不到希望。

而按人口比例,政府的施政無論如何也不可能不繼續「傾斜」向老年人口方面,以確保「社會穩定」。尤其是掌握了大量資源和生產力的「中流砥柱」,其實說穿了,都只是一班營營役役、朝不保夕的離地中產而已。至於深深植根於香港經濟體系裡面的富豪,也絕對不可能動他們的利益分毫。即使是練乙錚先生所指的「新板塊」與「舊板塊」對撼,結果還不是由梁振英重複前朝一直都在講的說話,就是佔香港家庭54% 以上的低收入階層,從來都不是政治權力要照顧的重心。而在「東北發展」的利益分佈上面,這個「新瓶舊酒」的權力和利益分配的格局,其實早已不是新聞。

先前的所謂政府精英,面對着這個「老年化」的情況,都仍然沿用老式思維,光從「經濟」角度去看問題。於是又要提出「退休保障」、「生產力提升」、「經濟轉型」等等一大堆「如何養老」的方案出來。但只要換個角度去看,如果你今年才17歲,你又會怎樣看? 誰來關心我?

 

因此張超雄的自白也就更加一針見血了。假如不信,再轉個鏡頭,看看17歲的黃之鋒講什麼。黃之鋒在美國《紐約時報》撰文一篇名為《重奪香港未來》。文中強調:

不論佔領行動的結果如何,他們都會奪回屬於他們的民主,因為時間站在年輕人的一邊。他又提醒,當權者今天剝奪他們的權利,「終有一天我們會決定他們的未來」…. 香港統治階層最終將失去人心、失去管治能力,因為他們失去了一整代的年青人。

回顧過去十幾年的發展,正如「民主回歸派」的無奈境況可以說明,三十多年的民主訴求完全落空。而張超雄這個「老民運」也宣佈年青一代不再聽「泛民」的指揮。

在去年我也就這個現象,講出了這個「世代戰爭」的景況。今次由張超雄在雨傘運動之後自己親口道來,別有一番滋味。民主回歸派在當年背叛英殖政府,並且促成香港「回歸」之後,交不出一個可接受的結局出來。正如張超雄所講,香港的所謂經濟繁榮局面,基本上是一個「貧富懸殊、官商勾結、以大欺小的奴隸世界」。

面對這個格局,今年才17歲的香港回歸後新生代又會用什麼方式來「迎接」?這場雨傘運動,相信經已是一個非常明確的展示。

 

藍皓 攝

藍皓 攝

 

之不過,這個才只是開始。

為什麼?

因為「今日香港的年青人未必可以成為未來香港的主流人口」!

黃之鋒雖然講得好像很動聽,但細想一下,那是基於一個很重要的假設,就是「今日的年青人將來會接管香港的社會」。不過這個假設未必是對的。

先看下圖,香港人口的老化問題如果不能解決,按每年大約六萬的增長,人口結構會出現「負增長」

_

 

關焯照是根據香港政府《香港人口推算2012-2041》來作出推測的。而且負增長的情況更加會在「零雙非」的情況下加劇。

照道理,香港的年青人在接管社會的空間會相當之大才對。之不過,作為一個政府,會讓這個情況發生嗎? 將來誰來供養政府?

難道政府不會為自己的將來打算嗎?

以上的統計很明顯沒有計算「移民入口」的人數。因為單是每日150個單程證,每年已經是接近六萬人口增長,這個還未計算投資移民的數字。有報導指投資移民過去十年有超過一萬六千個家庭申請。而以上也還未計算香港的高等院校每年收取超過二千名「尖子」內地生來港就學。

 

換言之,本土派所指的「換血」情況過去十年一直都在進行之中。而且這些「移稙」的人口,在數字上絕對超過本港自然出生人口的比例。於是乎黃之鋒所指的「取而代之」就出現一個很大的懸念:到底這些新增的「香港」人口,到底會是和現時香港的青年一樣的立場、還是不一樣?

假如這些「新香港人」的立場和現時的青年一樣,那麼黃之鋒的立論是對的,這個「逆轉」的趨勢會隨着時間的流逝將政治主導權送到青年手上。不過如果情況不是如此呢?那麼香港的青年會進一步變成弱勢中的更弱勢。

這個只是人口結構的基本盤。至於佔據着政治權力核心的老年人會否放手讓事情自然發生?太天真了吧?

看看董建華的「新智庫」,所謂「精英雲集」但平均年齡是70歲。是「平均」年齡呀各位。

到底一個平均70歲的「精英集團」如何管治一班平均17歲的「精英少年」?中間這個50年以上的「斷層」鴻溝又可以如何跨越?基本上是不可能。至於雨傘運動的下場如何,或者推測是沒有意義的。因為即使用最和平的方式去解決,也解決不了這個極之嚴重的斷層問題。

其實這個斷層原本可以由一班中生代去搭橋。不過這批中生代,正好就是民主回歸派以至一眾泛民所代表的中年人。之前看張文光被黃之鋒氣走,經已可以預知情況不妙。到了今日張超雄自白「不受歡迎」,可知這個搭橋的工作根本不會有人接手。

 

至於在建制派的陣營當中的中生代,明顯是採取「敵我對立」的手段,四處奔走要找出「誰是外國勢力」,並積極準備「獵巫」行動。換言之,在建制派的中生代肯定是以「打擊對手」來制訂他們的「青年政策」。他們也不會出頭做得到搭橋的工作。反而對於「新香港人」,建制派是盡情拉攏,確保移植來港的人可以和本土的「廢青」劃清界線! 這個才是他們「取而代之」的長期部署。

至於底董建華那邊,一班平均70歲的老人家,在「平定」這場雨傘運動之後,又會採取什麼措施來確保香港社會的「長治久安」呢?這個問題,相信很多人也未有詳細想過。

假如要為香港的年青人想想他們的出路,大家最好盡快集思廣益。

 

作者:蕭少滔

蕭少滔
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生校友會會長、 (前)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辯論學會首席顧問、香港中文大學辯論隊校友會主席、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國際商業/法律) HEC School of Management Paris, (Financial Engineer, Geopolitics) 恒生商學書院 香港華仁書院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89489
Date: 2014-10-31 18:51:42
Generated at: 2021-06-16 15:12:5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10/31/89489/由世代戰爭到世代斷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