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台之瓜的自由黨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HK Sheung Wan Hillier Street flag Liberal Park Aug-2012.JPG
HK Sheung Wan Hillier Street flag Liberal Park Aug-2012” 由 Dimswokyaong自己的作品
使用來自 Wikimedia Commons創用CC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3.0 條款授權。

 

這不是hehe告白,我對田大少的印象好過民主黨。假設我們是活在民主、嚮往個體自由、法治良好的社會,田大少的政治生涯都只是為其既得利益發聲,這並無不可。我重申,這句句子的前提是「假設我們是活在民主、嚮往個體自由、法治良好的社會」,不必recap in English了。但由於這個前設在香港不成立,所以我地屌到佢開花也是合理的,但抽離地看看,他的行為算從一而終和光明磊落,比偽善的和見風轉陀的政棍略為高尚。

 

田大少中伏,弟弟田二少撇清,仲落井下石,屌多兩錢,只能嘆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歷史上兄弟相殘的權力鬥爭難道又少了?玄武門之變、七步成詩,甚至有人搬出隋唐過渡之際宇文化及和宇文士及兩足弟的故事引以為鑒。這段歷史我都唔係好熟,大約係咁:隋末唐初,連連征戰就亂到仆街,宇文氏都是一方勢力,不過當然不夠李唐鬥。阿哥化及算有點風骨傲氣,唔夠打,不過「人生固當死,豈不一日為帝乎!」,所以橫死掂死都做下皇帝,過下癮。至於細佬士及就精甩邊,唔夠抽就良禽擇木而棲,一早降唐,正值仁君李世民治天下,不必慘死,晚年都過得可以。所以,弟弟同阿哥走唔同政治路線,也是有晒往績,係OK的。不過,你如果你遇上的明君賢主就話。不過好多時候,都係「狡免死,走狗烹」,韓信夠多功績啦?最尾點死架?咁你又覺得共產黨係咪統治得好好,民德歸厚先?

 

自由黨都曾經係個大黨,好不威風。自由黨本身代表香港的建制、商人能益。在回歸之前,紅色資本的統戰滲透需時,而且人生路不熟,好自然就寵絡商人,一起尋租和撈下油咁,搞下官商勾結,齊齊搵錢。人地共產黨幾多政治歷練,由小到大都活在派系鬥爭的旋渦之中;商人的階段性格是短視投機,尤其是英殖時期發跡的商人更不懂政治的鬥爭本質,結果蠅頭小利就買通晒呢班人;但都回歸左咁多年啦,恆指成份股以中資為大,咁具政治觸覺的李嘉誠旗艦和黃都撤資退出,讓出空間比中信泰富、華潤等conglomerate。仲有好多經濟統戰的例子,實際不勝枚舉。事已至此,自由黨已成棄卒,要你黎托咩。所以,自由黨或親唐營的商人,必須好自為主,你始終唔係親身仔,唔係土共黨員,唔轉型改一改自己的意識形態,就注定瓜柴。

自由黨由當年的大黨淪落至而家得返小貓四、五隻,議會得果幾席,可謂家道中落。呢班黨友都算唔話得,田少人一走,茶已涼。人地中聯辦搵幾條友同你傾兩句,削一削蕃,就好似無事發生咁,繼續做安穩建制派,勁過杯酒釋兵權。

 

事已至此,無故想起一首詩:

種瓜黃台下,瓜熟子離離。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三摘猶雲可,四摘抱蔓歸。

首詩背景寫於武則天掌權後,不停殘傷自己親生仔,即李唐宗室。寫詩的李賢是武則天二仔,希望提醒自己兄弟醒水,同情都希望武則天念母子之情,動之以情放過自己和眾兄弟。李賢最後被貶庶人。真是黃台之瓜,可堪再摘,自由黨的傻瓜又摘剩多少?

 

作者:渾水

渾水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89627
Date: 2014-11-02 03:30:45
Generated at: 2022-12-05 12:13:2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11/02/89627/黃台之瓜的自由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