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車司機的兒子沒錢吃飯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剛看到昨晚的新聞,一位報稱是電車司機的中年男士老淚縱橫,哭訴「因為佔中而沒有了加班費」,於是兩個在學的兒子「連吃飯的錢也沒有了」,繼而指控是「佔中份子剝奪了他兒子吃飯的權利」。

剛好同時新聞也播出,在德國的前納綷集中營遺址,一塊著名的鐵閘大門被偷走。而這道鐵閘之所以出名,是因為鐵閘上大大隻字寫着:Arbeit Macht Frei,意譯為「勞動令人有自由」。原意是用來提醒裡面被關押為奴隸的人,不接受奴役你就要死。
frei

 

對於一眾食雞汁大的師奶大叔來說,那位老淚縱橫的電車司機不止言之有理,簡直是感人肺腑、天地動容之至。但對於早已開了眼界,知道世界是什麼一回事的年青人來說,兩件事情擺在一起,那才是「事實的全部」。

什麼事實?

首先還原基本步,看清楚那位電車司機的指控:兒子之所沒有錢吃飯,是因為「加班費」沒有了。

什麼意思? 就是這位大叔的「正常收入」,其實本來也不夠錢讓他的兒子吃飯,他必須「加班」才夠錢讓兒子吃飯。看清楚了沒有?

大家再細心想想,大家出盡了幾十年的努力、終於爭取到「最低工資」之後,照道理「在職貧窮」的問題應該得到了舒緩才對呀。而政府的公告顯示:根據政府統計處(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日)公布的數字,五月至六月本港僱員(不包括政府僱員和《最低工資條例》所豁免的實習學員、工作經驗學員和留宿家庭傭工)的每月工資中位數為$14,100,較二零一二年五月至六月的中位數($13,400)高5.2%。

換言之,梁振英完全沒有講錯呀,月入低於萬四蚊,真係唔使當佢係朋友囉。

 

想請問這位電車司機先生,梁振英是不是你朋友呢? 須知電車公司是由跨國財團擁有的交通基建項目,照道理他的老闆不至於「寒酸」到要「扣飯鐘錢」吧? 沒有呀! 而起碼他的工作仍然存在,也沒有被炒魷。唯一不同的,只是沒有了「加班費」而已。而居然這份「必須在正常工作以外加班的收入」才足夠他一家人基本的溫飽。倒過來想想:實情是,他的正常收入根本不夠溫飽。

那麼佔中那班小朋友在爭取什麼呢? 就是爭取一個公平的政治環境,防止政府一面倒向財團傾斜,確保社會有正常的收入分配。說到底,就是不想這位電車司機在學的兒子捱肚餓!

而梁振英呢? 基本上講得很明白了,就是這位司機大叔月入唔夠萬四,千祈唔好要求任何政治權利。於是這位司機大叔可以繼續做他的現代奴隸,「不加班就別想吃飯」。而至於查史美倫,就更加連語言偽術也省掉:一班黑奴也要「解放」過百年才能有平等呀….言之下意,香港的打工仔,其實和黑奴差不多而已,吵什麼?

 

誰是朋友誰是敵人,分清楚了沒有?

 

其實勞工團體不是沒有察覺這個荒謬的情況,而且圖文並茂地向公眾早就展示了出來。所謂「深層次矛盾」,其實真是簡單到不得了。只可惜,有一些所謂勞工團體,心中所「愛」的對象,原來不是勞工! 那又不知如何說起了….

這幅圖表,不用解釋了吧?

 

wage

 

其實香港都早已「回歸」偉大的祖國十七年了,而納綷的集中營也早已關閉了將近七十年,居然集中營上的牌匾仍然有這麼頑強的生命力,到了廿一世紀,仍然有這麼多「人」,仍然要背負着這種奴隸式思維「不加班就別想吃飯」。

其實這個真人演譯比起什麼政治宣傳都更有說服力:在一個公民權利不受保障的社會,大家唯一能相信的「法治原則」,就是 :

Arbeit Macht Frei

假如不想這樣,又可以如何? 例如好像魯迅筆下的【藥】一般,把廣場上的學生拿去殺頭,然後拿鮮血烤一些「血饅頭」出來,好讓這位司機大叔的兒子好好吃個飽,好嗎?

 

作者:蕭少滔

蕭少滔
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生校友會會長、 (前)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辯論學會首席顧問、香港中文大學辯論隊校友會主席、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國際商業/法律) HEC School of Management Paris, (Financial Engineer, Geopolitics) 恒生商學書院 香港華仁書院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89884
Date: 2014-11-04 19:41:39
Generated at: 2021-06-16 15:34:2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11/04/89884/電車司機的兒子沒錢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