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鵝山拆「我要真普選」直幡的那一日,
我遇上了疑似反佔中行山客

十月卅一日傍晚,網上有人張貼一張在危崖展示「我要真普選」直幡之相片,行山人士一看便知是自殺崖。雖然不及獅子山般震撼,但在彩虹、彩雲及順利一帶應該看得見。當大家仍在猜測是否改圖時,已經有人證實其真偽。

 

IMG_5024

 

鑑於獅子山之直幡未夠廿四小時便遭拆除,我決定待天亮便動身出發。

好久沒有經茶寮坳上山,孤身上路,為省車資,由啟業邨經德望學校抵茶寮坳,經過札山道入口後抬頭已能望見鮮黃色的直幡。清水灣一號起步,未幾追上前行的一人,那是身穿白色制服的漁護署職員。他問我是否記者,看來清拆行動即將展開。來到「崎嶇高危」分叉路口,見「崎嶇」路口側的樹上貼有「我要真普選」貼紙,還有大量引路絲帶。走「高危」,於山坡中橫移,歷夏日植被甚密,幸前來者已將路徑打通,尚可通行。回首見該名白衫職員聯同一名便裝和另一名白衫同事隨後,我沒有多理會,繼續往上走。

 

IMG_5030

 

約半個鐘,抵鵝肚棧道入口,與一名老翁對望,他示意方向,沒有作聲便難去。才數步之遙,直幡堂而皇之在自殺崖上展示香港人的決心。不知有心還是無意,直幡略去「遮打革命」或「雨傘運動」等字眼,免卻爭拗。直幡在風中飄揚,紅繩緊緊拉着旗幟,我沿鵝肚棧道橫移,頭上不斷發出直幡搖動的聲音。走過自殺崖崖底,不久來到鵝肚石河入口,在此休息,再決定下晝行程。

未幾,有數人將至,初時以為是剛才那三名漁護署職員,但原來是四名行山人士。其中一人突然上前質問掛直幡的人是否我,在這種不符時間及能力的判斷下,我斷然否定(直幡是昨日傍晚出現,我亦沒有獨自垂降的能力);他再進一步以無禮的態度再質問我為何一人在此地休息,令人無名火起,只簡單回應為何不可(誰定下甚麼人數在哪裏休息?);他繼續質問我如何解釋手上的單鏡反光相機和大背囊,我內心笑了,不再回應他(相機跟直幡有甚麼關聯?背囊我只有一個,內裏有求生用具、急救用具,還有攝影器材,何以不大?),於是乎,他走近我身邊,企圖查看我的相機和背囊。不果,隨後的友人說我獨自來到這裏很厲害,問我可否拍照,我拒絕。最後,他們接上佇鷹脊離去。

事情有點不明所以,並沒有太過在意。此刻聽見遠方傳來呼喝聲,看見有人在自殺崖上,心感不妙,恐怕是民安隊前來拆卸。立刻沿鵝肚棧道回走,在崖頂的民安隊落下不少碎石,身處崖底,聽着石頭掉下的聲音,只能快步離開。起比直幡,他們落下的石塊更加危及行山人士的安全。後來我坐在林中一個石排處觀看他們行動,不時聽見林中傳來聲音,一度擔心有行山人士走過,但看來只是石頭掉下或是直幡搖動而發出的聲響。

 

IMG_5076

 

待了一會,動身回到棧道入口,那是欣賞自殺崖最佳位置。原來,此地已經聚集了約十名的行山人士,還有漁護署的職員,他們似是在和民安隊聯絡,從遠方引領他們垂降到正確位置。現場除了行山人士,只有蘋果日報的記者在場,訪問了幾位在場的行山客。整個拆卸行動約三鐘,大家都默默或站着或坐着,見證懸掛在傲視九龍半島及香港島北岸、九龍山脈最高的山的直幡遭拆除、遭卷起並吊上崖頂。眾人無奈,亦只能無奈。直幡可拆,人心焉能拆;心中的納喊,終化成力量。

 

IMG_5092

 

原路落山,遇上遲來的行山客,有些大叫不值、有些嘆謂遲來,令我差點動容的,是遇上一對夫婦,婦人問我有否看到直幡,我說剛被拆卸,婦人深感可惜外,問我有否拍到照片。當我告之能拍下歷史一刻,她竟連聲道謝,身體莫明奇妙的抖擻一下,此微不足道之舉,換來感激之情,叫人百感交雜,五味雜陳,也只能回應「唔使客氣」。回到「崎嶇高危」路口,引路絲帶猶在,獨欠「我要真普選」貼紙。重踏清水灣道,仰望鵝肚列崖,與今早相比,總覺有些缺失。

 

 

IMG_5160

 

作者:剎那之間

酷愛登山臨水出國旅行,喜歡紀錄每個相遇的物種。用相機描繪客觀畫面,用文字紀述主觀記憶。深信愛惜自然,便能與之交流。 FB PAGE 香港山旮旯暨野地生態摘記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遊戲新聞】一年一度 E3 遊戲展 講完無影嘅作品年年都有 by 森麻
    又黎到一年一度嘅 E3 遊戲展,貴為遊戲業界盛事每年嘅 E3 及相關遊戲展都會有大量新作消息公佈,而且每年都總 […]…
  • 八仙嶺縱火案翻案問題 by 蕭少滔
    我以下按刑事偵緝的「排除法」,讓大家客觀地重組案情。大家如有指正及補充,可以有助澄清事實的話,無任歡迎。…
  • 八仙嶺之殤——災難回顧報告 by 無妄齋
    以下為我們翻查當年事故資料所得,目的並非要指控當年誰是誰非,也無意勾起當事者的傷痛。相反,是旨在透過重溫事件經過及法庭紀錄,為讀者提供較為完整的說法及根據,並寄望從此杜絕坊間的主觀臆測,以正視聽,還世間一個公道。…
  • 國安法下的香港電影 by Terence Yun
    倘若國安法成為指引下,創作人又再多一重限制,這條紅線之無形壓力便走進創作人的腦海之中,無形刀壓在創作人頸上。香港沒有審批劇本制度,不同大陸,批左就可以開拍(當然亦有批左,拍左都不能上畫),而香港沒有審批,意味著創作人在創作時要估計和預計在什…
  • 如何成為護士?(包括登記護士與註冊護士) by Su子
    呢篇野係寫俾考完DSE,有志投身護理界既所有同學。…
  • Zopiclone——傳說中的安眠藥「白瓜子」 by 小小藥罐子
    Zopiclone,可以讓人入睡大約6至8個小時,所以,一般建議連續入睡至少8個小時,避免出現「宿醉(Hangover)」的機會。所謂「宿醉」,簡單說,透過安眠藥入睡後,如果睡眠的時間不夠長的話,醒來後,仍然可能會覺得睡意未散,頭昏腦脹,影…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89915
Date: 2014-11-05 02:48:59
Generated at: 2021-06-14 10:12:5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11/05/89915/飛鵝山拆「我要真普選」直幡的那一日,我遇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