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職公投事不宜遲

 

11月5日晚上,學聯、學民思潮、佔中三子、泛民政黨和民間團體,再就是否開展立法會議員辭職引發「變相公投」召開五方會議。會上仍未能達至共識,下週還需要繼續開會商討。不過,民主黨和工黨等泛民政黨在開會前已經唱淡「公投」,質疑「公投」目的及效用。多名泛民議員對學聯提出的「公投」建議有保留,並告訴學生代表,認為到目前為止不是適當時機推行「變相公投」。不過,11月6日,金鐘佔領區公佈一項現場民調結果:48%佔領者支持辭職公投,44%佔領者反對。由於民調只有318人投票,因此隨機誤差可能頗大。

時至今日,沒有一份香港報紙支持「變相公投」,也幾乎沒有任何知名政論人士公開支持「變相公投」,只剩「雙學」艱苦力撐,整個局面頗令人感到詫異。許多原本支持「變相公投」的人士竟然提出相當強烈的質疑,甚至比中共政權和特區政府更加敵視公投,甚至打倒昨日的自己也在所不惜。有些人大半生都把「策略」放在第一位,充滿機會主義和功利思考。或許現在是時候好好反省一下「民主」究竟是甚麼東西。大家必須搞清楚「民主」是甚麼,然後才能談「策略」,不應把兩者本末倒置。

 

一、公投意義

民主普選,從來不是一小撮「先知先覺者」向專制政權爭取回來,然後再賞賜給普羅大眾的禮物,而是必須由全體有自尊的公民,為著自己和下一代的幸福,積極行動,共同努力,持續奮鬥,建立與維持永恆警醒的政治制度和生活文化。倘非如此,一切前線抗爭者的努力都會有如鏡花水月而歸零,古今中外歷史事實早已充分證明了這一點。在現實條件可行的前提下,公民投票授權和清晰表態這類程序和功夫是省不了的。選舉如是,抗爭如是,制憲如是。如果部分市民認為可以單純依靠「雙學」、「三子」、「泛民」衝到公民抗命最前線,自己坐看風雲際會,他們勝利我們就鼓掌,他們失敗我們就沮喪,那麼擁有這種懦弱心智的人就根本不把自己看成是有主見的「公民」,只把自己看成是「客人」。那麼香港爭取民主普選之路,就會變成「客人」冷看別人為自己爭取當「公民」,還要說三道四,不作行動,自詡主人,其心理病態實在相當沉重。我們必須不斷反省和及早擺脫這種奴民思維,挺身而出,至少應該做個勇於清晰表達政治態度的「公民」。沒有時間和耐力在馬路上搭起帳篷?不要緊。沒有勇氣上街面對反佔中暴徒?不要緊。沒有時間遊行示威?不要緊。找個週末花上半小時投一張票,清晰表達自己的政治訴求,還算是一種奢求嗎?

有些人至今依然害怕聆聽民意,懶理市民意願,自我感覺良好,自稱為民請命,市民必定感激云云,到頭來往往要栽個大跟斗。如有民意支持,何懼量化投票數字?如無民意支持,何故牽引少數公民抗命?民主運動究竟只是前線政治人士的志向,抑或應該是香港公民親身決志清晰表達政治態度的體現?這是每一個從政者和論政者都必須回答的大哉問。通過讓香港選民親身決志清晰表態的變相公投,站在最前線的佔領運動、不合作運動、否決假普選方案才會有底氣和根據。這些運動才會被證實是有充分主流民意支持的民主運動。「我佔領,我最大,誰怕誰」這種心態跟山大王同質同構,必須匡正。畢竟,變相公投的具體數字將會說明這些運動和行動所爭取的政治訴求所具備的民意基礎,一人一票,沒有黑箱,沒有造假,杜絕複算,科學統計,其結果在短期內將會難以撼動。無論佔領是否終結、方案是否被否決,變相公投所展現的民意將會無可置喙。有了這股底氣,香港民主運動即使有進有退,也必將波浪式不斷前進。

變相公投一方面表示民主運動前線人士勇於接受民意考驗,在挑戰強權的同時,自己也勇於接受挑戰;另一方面向港府、中共、全球展現關於爭取香港真民主、真普選的清晰民意,共產黨根本無從砌詞狡辯,反而只會相當憤怒和害怕。由始至終,變相公投當然不是香港民主運動的最高潮,但卻是一塊穩當的踏腳石,為未來公民抗命與不合作運動升級奠定經得起科學考驗的民意基礎。

 

二、盲點解毒

(一)變相公投絕對不是佔領運動全面撤退機制,也不是三區佔領變一區佔領的局部退縮機制,反而可以與佔領運動相輔相成。有人還要繼續說:變相公投無助退場。我的答案其實很簡單:的確無助退場,也無需退場。任何把「公投」和「退場」兩者聯結起來的幻想,早應一掃而空。最近有人雖然公開支持「公投」,但卻同時勸告學生所謂「策略性退場」,顯然讓人產生「公投促退場」的錯覺,實屬不智。

(二)在未來變相公投舉行當日,即使佔領運動已經暫時落幕,依然可以通過變相公投科學地量化民意,為下一波佔領運動及不合作運動奠定經得起科學考驗的民意基礎。變相公投是佔領運動的助力,而非阻力或壓力。最近,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指出:辭職公投足以「讓政府知道雨傘運動並不侷限於佔領區」,「轉化雨傘運動的力量,爭取更多人支持,以向政府施壓」。這些說法基本上沒有錯誤,但是虛詞頗多,沒有說出重點。重點正是「科學量化民意」六個大字。

(三)有人害怕可能因為變相公投而失去議席,或者出現支持票數太少,賠了夫人又折兵。更有人聲稱如以一名超級區議員辭職引發公投,亦即要民主黨獨負責任實在「不公道」。這類說法其實早已屢見不鮮。然而,難道因為「無法必勝」,所以「不搞公投」?天底下哪有這款歪理?反過來說,既然「必勝」,又何需「公投」?只要公投,會贏會輸。輸就是輸,證明缺乏民意,全民必須承擔惡果。香港市民不應只要謀求好處而拒絕承擔任何風險。當慣醒目仔,勇氣必萎縮。話說回來,時至今日,放眼大局,大家畢竟沒有甚麼好害怕的。怕輸不會贏,敢做要敢當,勇敢面對,相信市民。

(四)有人認為6月22日有86萬人參與的佔中公投已夠清晰彰顯民意,不用多此一舉另搞議員辭職和變相公投,否則等於自我否定佔中公投的權威。這種說法有三個盲點。一是佔中公投的目的在於釐定佔中運動本身想要爭取的普選內容和方案,而投票者也必定有意促成佔中,否則根本不會投票,因而沒有容納反對佔中(無論是否支持民主)的民意,也不是不與佔中掛勾的客觀科學民意檢驗。二是佔中公投是港大民研所協辦的民間實體與電子投票,無法百分百完全杜絕重複計票問題,更不用說駭客入侵和個人資料等疑慮,公信力也不及官辦正式實體投票。這不是自我否定,而是自我反省,畢竟我在6月底早已提出這樣的意見。三是佔中公投所反映的,是在人大常委會「落三閘」前、中央政府堅持寸步不讓前、雨傘佔領運動發生前的舊民意,在時間上無法反映香港市民時至今日是否堅持「撐到底」抑或答應「袋住先」,或者想要實現甚麼樣的普選模式。我們不要預設結論,先入為主,反而應該虛懷兼聽。多數民意的支持才是香港民主運動的必要條件。過去如是,將來也如是。

(五)不要跟「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的簽名數字比較,兩者根本沒有可比性。如果有人拿來比較,我們應當嚴正駁斥。183萬個簽名根本就是摻滿水分,無法杜絕重複記名,個人資料不知下落,無獨立性,毫不科學。這套共產黨「自凟」式炮製民意謊言手法,真可謂創造出周融所講的世界紀錄。中國共產黨多年來在香港搞來搞去,就是集會、遊行、跑步、獻花、簽名、派錢。這些活動的共同特色就是「支持某個特定政治立場」的人士才會參加。共產黨從來不敢面對從「公投」所反映出來的客觀真實民意,也不會允許「可以呈現不同政治立場的民意支持度、可能贏可能輸」的公開競爭。佔中公投在某種程度上是屬於前者;辭職公投才是屬於後者,至少提供機會給人反對公投議題,重視良性競爭,尊重科學方法,跟募集簽名的自欺欺人本質完全不同。最近有人居然聲稱辭職公投當中,不可能有183萬選民出來投票,顯然混淆了科學數字和魔術數字,硬把風馬牛不相及的兩者拿來比較,變相幫助周融之流宣傳,簡直不知所謂。

(六)不用理會中共與特區政府極可能拒絕承認公投結果。包括辭職公投、佔中公投、佔領運動在內的所有民主抗爭運動,從來都不可能保證中共與特區政府必須承認和接受其結果與訴求。畢竟,承認結果和接受事實都不是「面子至上、權力至上」的共產黨目前所會做到的。變相公投的首要目的,不在於說服中共,而在於說服港人,把真普選訴求本身的民主正當性建立起來,通過贊成公投議題的具體選票數字,清晰反映民心向背,為日後更強烈的公民抗命及不合作運動提供穩固的主流民意基礎。時至今日,我們根本不用挖空心思為中共政權尋找所謂「下台階」,習近平這個始作俑者應負全責。同理,我們根本不用考慮辭職公投能否提供共產黨一塊「下台階」,或者會否令共產黨更沒面子。這些都不是反對辭職公投的理由。我們要為香港的民主政制而抗爭,並非為中共的面子虛榮而戰鬥。有人會問:共產黨不尊重主流民意,不給香港民主,港人又能怎樣?我的答案很簡單:香港發起全面不合作運動,國際社會必定關注,大陸公民競相仿效,中共專政滅絕有期。目前當務之急在於充分證明中共毫無疑問地不尊重港人要求實現真普選的主流民意,這是首要之事。議員辭職引發變相公投正是旨在突破民意調查、佔中公投、雨傘運動等行動無法清晰彰顯香港主流民意的桎梏,為更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奠定堅實基礎。

(七)有人認為目前政治形勢跟2010年五區公投時大為不同,擔心五區總辭公投的話,建制派可能在空窗期乘虛而入,修改議事規則或通過惡法。好,或許有理。那麼交由一個超級議員辭職,倒不會有此顧慮了吧!不支持五人辭職啟動公投,不代表不支持一人辭職啟動公投,後者足以排除掉所有「空窗期論」的有效性。然而,有人顯然跳躍論證,改為要求特區政府向港澳辦提交民情報告,而且要求該報告必須以具有公信力的民意調查為基礎,量化港人對8月31日人大決定的民情。如此妄語,硬把「公民投票」降低至「民意調查」這種充滿抽樣誤差的層次,顯然難以服眾。有位仁兄甚至建議北京答應2020年取消立會功能組別,以及檢討2022年特首選舉提名門檻,來換取泛民考慮是否支持政改方案。「中共答應檢討2022年特首提委會提名門檻」就足以讓泛民支持2017年偽民主方案,瘋了嗎?

(八)有人的議論更加可笑。他認為辭職公投會導致民主抗爭運動降級,而非升級。我真不知這種意見道理何在。辭職公投足以量化民意,成為日後幾乎全部民主運動的民意後盾,何來降級?難道宣告辭職公投,就等於請大家回家睡覺嗎?難道宣告辭職公投,就等於放棄要求人大撤回決定了嗎?不正是剛好相反嗎?要民主運動升級:繼續佔領、辭職公投、佔領西環,然後逐步推展,這才是真正的升級。按兵不動、考慮妥協、全面退場,才是真正的降級。這麼簡單的道理,為何有些人還是要裝糊塗?

練乙錚的「脈衝平衡法」(平時縮小集中,遇事空群而出)很好,那是持久戰術,可以是抗爭升級的手段。王永平擬建「民間多方平台」,舉行多場「城市論壇」,本意良好,如果不呼籲退場,也可以是抗爭升級的方法。李怡建議各區最堅定的佔領人士組織「佔領者同盟」,以真普選和擴展聯絡為目標,以洗樓宣傳為手段,討論散後重聚方式,如果同樣不呼籲退場,當然也可以算是抗爭升級。然而,歸根結柢,這些抗爭升級手法無法否定辭職公投同樣也是抗爭升級手法。殊途同歸,並行不悖。

(九)有些民間團體擔心一旦推行「公投」,整個運動就會變成「泛民舞台」,認為或會影響民間團體在佔領區內的工作。這種泛泛而談的空論根本無的放矢。市民繼續佔領,泛民投身公投,議題形成共識,共同深耕社區,怎會影響工作?政治人物做自己該做的事,學生和市民做自己該做的事,民間團體做自己該做的事,各有各舞台,各有各工作,分進合擊,和衷共濟,本位主義自可一掃而空。

(十)有人擔心變相公投結果會跟泛民議員是否投票否決根據8月31日人大決定所提出的「假普選方案」掛勾。我認為不用擔心,因為根本不會掛勾。否決「假普選方案」本是民主運動應有之義,無待公投。變相公投之目的,不在於決定是否否決「假普選方案」,而是在於決定是否團結爭取「真普選方案」。兩者性質不同,不能混為一談。

 

三、公投議題

議題是:「2017年公民提名普選行政長官必不可少,2016年廢除功能組別與普選立法會」。

這裏既沒有重複6月22日「佔中公投」議題,也沒有二度否定沒有必要再否定的8月31日「人大決定」,更不是表決是否「繼續佔領」,而是以正面表述的方式,提出簡單兩句話,讓港人清晰表態。這樣既避免2010年公投議題「儘快」兩個字所產生的歧義,給市民更清晰的具體民主時間表,同時也是沒有任何真正民主派人士會否決的命題。

會不會太激進?港人爭取民主普選近30年,還說不要急、慢慢來、袋住先?要爭取,就要爭取最符合民主理念的方案。那些所謂溫和派還是要在贊成、反對、棄權之間做個決擇。如果他們絕對堅持要港人「吃專制的糞便」多5年的,大可以投反對票或不投票,但我相信時至今日,雨傘運動勢盛,這類騎牆混賬人士已經不多。

為何不設定公投議題為「撤回人大決定、重啟政改諮詢」?因為這兩點都沒有說出「那麼港人究竟要求甚麼」。撤回人大決定之後,等於甚麼都沒有發生過,不等於民主突然降臨香港,因此不宜以上述兩點作為公投議題。

簡單解釋一下。「2017年公民提名普選行政長官必不可少」表示可以在確立公民提名的前提下,接受公民提名以外的其他提名方式;也可以在公民實質提名後,交由提名委員會負責必須「橡皮圖章」式緊跟公民提名結果提名特首候選人。「2016年廢除功能組別與普選立法會」表示廢除功能組別或者任何變相功能組別的制度,當然廢除分組點票,可以全港性直選,可以分區性直選,也可以有不超過一半議席由政黨不分區按得票比例取得,按政黨名單優先順序當選。

 

四、公投方式

一名立法會超級區議員辭職,另行派人參與補選,啟動變相公投。民主黨何俊仁是目前啟動辭職公投的熱門人選。

五區五名分區直選議員總辭,的確會有可能導致無法阻止部分惡法通過,從而喪失關鍵否決權。我在數月前《提前佔中與五區公投(下)》一文中已有說明。一名超區議員辭職觸發法定重選,肯定不會產生上述問題。

問題是在超區議員辭職後的重選當中,只有大約九成選民,亦即不屬於任何功能組別的無特權選民,有資格投票。屬於功能組別的選民(雖然僅佔一成),例如律師、會計師、醫師、社工等,均無法投票。我從來不諱言這是超區重選方案的缺點,但卻是權衡各種方案利弊得失後,認為較能被接受的變相公投方案。為補救計,我們可以利用電子投票或郵寄投票等方式,蒐集各大功能組別選民(例如法律、會計、教育、宗教、社工、醫護等)贊成或反對公投議題的意見,在超區議席官方補選結果公佈的時候同時發佈。這些技術問題都可以克服。

我們不用過度理會建制派是否參加,或者是否有「對決」效果。我們當然鼓勵建制派參加對決。如果他們參加,則以民主派是否最後失而復得,保有那一個超區議席作為勝負標準,簡單明確。如果他們不參加,則可改以超區補選中民主派候選人所得票數是否超過2012年立法會選舉當中建制派得票總數(分區直選或超區選舉,以票數較高者為準)作為勝負標準。比較的標桿,既不是周融183萬灌水簽名數字,也不是6月22日民間「佔中公投」的86萬投票人數。這些都不是「對決」的合適對照組,無庸贅言。

 

辭職事不宜遲,公投越快越好。由於只有一人辭職,不會喪失關鍵否決權,因此根本不用擔心政府會否在公投前硬推政改方案到立法會表決。

 

作者:桑普

桑普
政治評論人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遊戲介紹】耍帥動作射擊遊戲 《Gungrave G.O.R.E》無限子彈變型棺材爽爆殺敵 by 五木
    主打耍帥和爽爆的動作遊戲,除了《Devil May Cry》外,還有另一個系列《Gungrave》(銃神)。新 […]…
  • 講起「蔡康年」,你諗起乜野? by 齋老味
    曾經係當紅DJ,因為施念慈報警話俾佢打,立即被貶為人渣,無得做DJ走曬樣,從此淪為TVB專用低能或變態角色。近年因為有高清台,無記多咗財經節目,先知佢原來而家係財經主持。…
  • 【憂傷的嫖客】「環保吹」 by 菠蘿
    某天下午,就在我們對一樓一場所集中地進行實地考察的時候,遇見了一行三人、正在「洗樓」的嫖客小隊。所謂洗樓,就是嫖客在一樓一鳳姐集中的大厦,向每個鳳姐單位門口按鐘、逐個審視,直至他們遇上合眼緣的鳳姐,與她們進行交易為止。而這三人有別於一般的嫖…
  • 「𠒇」字係咩嚟?——港姐冠軍帶出嘅哲學問題 by 散彈一號
    試想象下,喺未有電腦嘅年代,如果你見到某張手寫嘅form上面,有人寫自己個名係「陳曼𠒇」咁啦。你會唔會即刻覺得自己唔識讀呢隻字,即刻走去查字典睇下個字點讀? 應該唔會掛。你第一個反應,可能會心諗:「嘩,呢個人寫個『兒』字寫得咁樣衰嘅。」…
  • 解構精神心理治療——輔導個案概念化(Case conceptualization) by 西多士
    如果問大家對「輔導」一詞想起甚麼?可能會聯想到精神疾病,情緒困擾,婚姻問題,家庭暴力等。其實,「輔導」並不如有些人想得這般負面的。先說說「輔導心理學(counselling_psychology)」吧。!它是「應用心理學(applied_p…
  • 《鋼鍊》「等價交換」根本不是真理 by 方潤
    很多人提及《鋼》,都是提及等價交換原理,甚至以為《鋼》就是教人等價交換,其實是大謬。因為《鋼》的每一集都有這段開場白,由主角兩兄弟讀出:「人不作出犧牲,就不會得到任何回報,想得到一樣東西,就必須付出同等的代價。這就是煉金術的基本原則 - 「…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90411
Date: 2014-11-09 17:14:40
Generated at: 2022-12-01 17:56:5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11/09/90411/辭職公投事不宜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