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還未夠癲

Zulu Lo 攝

Zulu Lo 攝

 

有人問:《香港癲完未?》。

答案係:「有排都未。」

「點解?」

「因為要戰勝港共這名癲佬,先要比佢更癲。依家全香港比港共這名癲佬更癲既癲佬,恐怕一萬個都無。」

所謂癲也者,就係超乎常人理智範圍,不合理之事。你以為暗角打鑊夠癲?暗角打鑊可以進化到光明磊落,係燈火通明眾目睽睽既街頭打人,夠癲未?超乎常人理智範圍之事,一次係癲,兩次係癲,第十次第二十次就成為現實。

 

基本上,九七之後所有的「現實」,都是透過這種方法塑造出來。人對事物認知的觀感,其實很脆弱,很不可靠,容易被「眼見為真」的短暫現狀所改變。於是漸漸的,你忘記了很多事情:忘記了以前地鐵火車信號故障係極罕有的事、忘記了以往非繁忙時間公共交通工具車廂很寬敝、忘記了以往旺角最多的不是自由行,而係MK仔MK妹、忘記了民事刑事案中公權力的角色、忘記了以往三十蚊可以食到個午飯而不是早餐、忘記了九七後提倡的是母語教學而不是普教中、忘記了一國兩制是邊界堡壘分明而不是甚麼深港同城化、港股直通車與滬港通是大禮……直到你忘記了自己是誰。

表面上,以上每一項變化都是超乎常理的癲狂之事。但每件癲狂之事的背後,都有中共和港共背後精心策劃,是共產黨老練的思想控制(mind control)。突然的改變,會令人有「癲」的感覺,所以開初時用的是溫水煮蛙;誰料港蛙毫無反應,自然開猛火令青蛙快熟。

港共已經成功將種種癲狂之事植入現實,有賴港豬冷漠麻木,癲狂之事迅速融入現實體制,成為彷如牢不可破的銅牆鐵壁。

銅牆鐵壁真的牢不可破?非也。要戰勝癲佬,就要比佢更癲。你係缸瓦,佢係瓷器。你係輸無可輸既廢青,佢係滿手股票幾棟樓收租既「成功人士」。

唔好以為作者在鼓吹非理性和反智。癲的背後,係冷酷理智既計算。

你以為佔領了金銅旺三區五十幾日,打贏黑社會黑警就叫做癲?你以為能夠將佔領區無限復活就叫做癲?You are far from that.

趕緊向你的敵人學習吧。你的敵人有將黑說成白,鹿指為馬的能力。而你地呢?經過五十幾日,你地又倒退番去和理非既緊箍咒入面。你地寧願「思考退場」;你地小家子氣地打小算盤,擔憂主流傳媒散佈的所謂「民意逆轉」,其中有些甚至樂得以此作下台階;人家在金鐘執行禁制令,你地甚至主動幫手拆鐵馬。

所以說,你們活該。

 

你話你上有高堂,下有妻兒。好,至少唔該做到呢件程度:

「費玉清」示愛擊退播歌阿伯

連這種程度都做不到的話,瞓街唔啱你,早啲番屋企瞓,過幾日跟戴耀廷自首啦。

 

短時間內大幅度改變社會,或者確切地講,要將香港社會撥亂反正,一定程度的癲狂幾乎係必備既特質。所謂癲狂,不單止係行為乖張,異乎常理。癲狂者,或狂熱份子,係對爭取的事情有一份信仰,一份執著。狂熱份子,無視現實險阻,對過程中的困難一概不知,唔會好似睇住股巿上落咁擔憂所謂「民意逆轉」。贏了,那些愚夫愚婦自動會站到你一邊。

你未能成為比港共更癲既癲佬,因為你無信仰。你認為「真普選」是理性討論下的產物,是那種斤斤計較於選票的政客權術。普選是理性討論下的制度,但爭取普選純靠理性,結果是欠缺行動力,溫溫吞吞。法國人的自由、平等、博愛,不是討論得來的,不是在塞納河左岸飲杯咖啡談談存在主義得來的,是用一班癲佬的鮮血換來的。果班癲佬對於自由,有近乎宗教狂熱式的執著。

 

讀到這裡,有道德潔癖的,自詡理性的,大抵會鄙視這番言論,認為我在鼓吹另一種洗腦,是納粹,是右翼法西斯。都係果句,瞓街唔啱你,早啲番屋企瞓,過幾日跟戴耀廷自首啦。戰場上只需要戰士。戰士需要的,是士氣。激勵到士氣既,話知佢關公好,耶穌好,飛天意粉神都好,一律照殺。

你問我,咁要有咩信仰先夠癲?好簡單,邊個成日被人開口埋口叫癲佬,問佢食咗藥覆咗診未既,跟佢就無錯。

 

作者:萬逢達@協紀辨方

生於香港最美好年代。雖屆而立之年,仍懷一股熱血,無非仍有想堅守的人同事。BLOG :協紀辨方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91224
Date: 2014-11-19 04:18:35
Generated at: 2021-05-16 01:29:0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11/19/91224/香港還未夠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