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台灣講遍地開花?我們有本錢嗎?

攝/Rayman Cheuk @USP 社媒

攝/Rayman Cheuk @USP 社媒

 

70多天過去,經歷多次內憂、外患,到無限復活的內訌分化,仍得不到一場有誠意少少的對話。曾經再投入再努力再熱血都好,我明白總要散席。

散席本身已經教人失望。我接受,即使其實很難受。事實上,教我受不了的,是很多聲音仍在亢奮地高呼:「我們並無失敗!大家已經取得很好的成果,讓全香港以至全世界都關注我們的訴求。撤離並不等於『退場』,我們要擴闊對『場』的想像。接下來我們可以走進社區,深耕細作。因為民主的種子已經撒下,只待明日遍地開花!」

香港人普遍很哈台,「遍地開花」這種觀念我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學台灣的。反正太陽花在四月份要退場時,台灣朋友也都一直嚷著要「轉守為攻,出關播種」、「在地開花,永續耕耘」。我那時非常認同,還跟著喊什麼「明明就是換場,不是退場」之類。

 

可是今天發生在香港的,我知道根本不一樣。

 

有些人很喜歡拿「雨傘」跟「太陽花」相提並論,彷彿兩場運動皆由學生佔領而觸發(也請注意只是由學生觸發,運動經過多天發展裡頭參與的根本不只是學生),以後的抗爭方式跟進程就可以一模一樣地複製,完全忽略港台兩地的政治氣候有別、兩場運動的性質也不盡相同。

台灣太陽花本來是反服貿運動,為的就是反對服貿議案被粗暴通過,是個單一議題。在那之前,馬政府在核四、士林王家被拆、美麗灣、拆大埔、洪仲丘案等議題處理上都已漸漸失去民心,愈來愈多人參與社運,到了反服貿就完全大爆發。前面的種種事件讓台灣民眾看到政府的不可信,而服貿一事暴露了政府整個方向根本親共。一個影響到民生的議題(當然也有很明確的政治取態),被用非常不文明的方式通過,讓人想到日後的民主也會受威脅,所以要群起而討伐之。「政府賣台」是誘發民眾出來之因,但整個運動的主要目的還是先處理服貿這個單一議題。台灣人的想法是:「如果連這個議題我們也再一次失守,如果我們再一次監察政府失敗,政府之後就更為所欲為。這次群起反抗是要讓政府知道we people are watching you,你再亂來我們就把你換掉。」

台灣人有本錢這樣講,是因為他們經過幾十年的路、流過很多人的血,才能有今天的「民主制度」。台灣人現在已經有普選,可以票選總統。即使退了場,還可以策略性地教育民眾、拉攏民意,假以時日用手中的選票把立委、市長以至總統換掉。他們可以幫政府換血,甚至可以換政府。台灣人今天有資格說「出關播種」,因為他們有實實在在的票權在手。舉「割闌尾計劃」為例,他們入區宣傳有用,是因為他們可以透過掃街、演講,讓人明白爛委之害(而大部份是藍委),然後一步一步地罷免這些垃圾立法委員。他們不是空談,而且有組織、有計劃、有策略地實幹。他們不滿足於唱衰那些爛立委,自我感覺良好覺得喚醒很多人之後就回家;而是有目標、有決心地將罷免提議書送至中央選舉委員會。而在剛剛的九合一選舉中,藍營慘敗、綠營大勝,某程度上也是因為太陽花的後續運動勾起的台獨氛圍,讓民眾至少會防範親共的馬政府,於是用選票教訓一下,也顯明了蔡英文說的:「一個政府如果不站在人民的這一邊,人民會隨時把權力收回去。」蔡英文說要以國民黨的失敗為警惕,因為「人民可以把權力收回去」,對藍對綠都是一樣。

香港雨傘則是因為很多很多的單一議題讓我們知道政府不可信,我們忍無可忍。「政府賣港」之餘,還加上「我們無法選擇政府班底」,兩項合起來就是誘發我們出來的原因。我們知道這個政府完全不為我們設想,也不受我們監察,根本不到我們說還給不給機會。我們的目標是爭取「選擇政府」的權利。這是個很根本性的問題,處理不到我們就繼續過苦日子,所以我們才會說結果只有all or nothing,不存在「階段性勝利」或「部份成果」,根本沒有所謂一人退一步。

人家退場之後還有票在手,有機會可以用策略拉民意憑選票換政府,我地有什麼在手上?相機搜證?手機發文?一旦退場,我們手上這些所謂「文明的抗爭工具」都只會成為被清算的證據。我們雖然還可以憑票選擇立法會議員,但功能組別的存在也導致政治權利不均、議會失衡,我們有辦法嗎?我們奈得他何嗎?我們退場之後還是無法換幾滴血,不能換血就不會有好官員好議員針對民生問題搞好政策。退場之後我們什麼都沒有、一切依舊,甚至參與運動的人還要面臨清算,又或者像我一樣,要灰心好一陣子,無力再參與。

「深耕細作,遍地開花」很美好,我喜歡,我嚮往。但前提是我們要有選票在手,不然就算我們在社區宣傳又如何?讓民眾知道政府有多爛又如何?之後我們除了埋怨和罵髒話之外還可以做什麼?恐怕很多人只會說:「我現在知道政府有多醜惡了,但我們也無法改變啊,就認命吧。」這就是犬儒世代的開始,是噩夢的輪迴。

 

坦白說,走到這一步,我暫時看不到路。應該是說,我變消極了,我覺得在短期內已經無法取得什麼成果了。我覺得這不是潑冷水,只是認清事實。爭取到的東西是零,可能真的是我們太和理非而政府又太無恥太pk。在台灣政大讀外交的好朋友說:「我覺得香港需要的是更強度的抗議,因為香港的問題比台灣的迫切太多了。民主社會最重要的就是選舉的權利,一旦這個權利沒有了,都不是一個民主的體制。」旅居台灣、見證過太陽花的日本朋友來香港時也說:「你們這種示威太有愛了,這愛太over了,比我們在日本的還要溫和得誇張。」無法否認我們的社會根本沒有動員武裝的準備,或許因為香港人以為自己還能「生活」,覺得還沒到真正官逼民反的地步。到香港人真的覺得自己在水深火熱裡面無法呼吸時,大概就會有拼死爭取的心志,因為到時候生活已經無法再差、時代無法更崩壞,人就只能豁出去。

有前輩曾跟我說,他從一開始就知道這場運動不會成功,只是一個序幕(但先別急著罵他,他還是70多天都在前線跑來跑去)。因為香港人根本還沒到那個值得擁有民主的階段。他常常說:「他們一定要倒台,但是我們不爭一時爭千秋,路還長呢。」以前我覺得這樣未免太老氣太消極,現在才明白他只是看得透。我分享過「民主」不僅僅是一個制度,而是一種素養,而我們現在距離「與他者並存,包容和尊重多元的聲音」還差太遠。如果我們最終能成功爭取到一個民主制度,但各人心中的欠缺民主素養,我們仍然不會得到一個民主社會。要培養出這種民主素養,的確不是一朝一夕可成的事。路很遠,我也不知道要再過幾個十年。

 

「深耕細作」我不唾棄,因為建立民主社會本來就是要經過很多年日付出很多血淚。我反對的是那種失控的正向思考,一味強調自己沒有輸便以為真得獲得了勝利。

要深耕細作,可以,請默默做每天做繼續做,根本不必等到退場或被清場後才做。「深耕細作」不是給你退場的藉口,而是所有有志抗爭的人在生活裡面、佔領場區以外都應該要做的。這種意識本該流在我們的血裡頭,不是只宣之於口。

在這些關頭大力高舉「深耕細作」、對社會大眾隱瞞我們距「遍地開花」還很遠的這個客觀事實,若不是真心膠,就是心懷不軌、另有盤算吧。
我不甘心,我不服輸,但我會認清現實,重新權衡,再想想如何繼續抗爭會更有效、更實際。

 

作者:Grace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星際啟示錄》全面大解構 by 湯子霈
    (以下內容全面劇透,及粗淺解釋科學理論)《星際啟示錄》(Interstellar)故事簡單,講述人類在地球面臨末日,美國太空總署探索新星球進行太空移民,延續人類文明。不過,全片涉及大量科學及物理常識,即使是理科生也未必完全明白;同時,劇情探…
  • 【遊戲攻略】解鎖二三艘潛艇教學 《Monster Hunter Rise》刷國王獨角仙悶到瞓著 by 滅盡殺手
    早兩日我哋嘅一篇小知識技巧篇入面有提到要盡快解鎖收集道具必備嘅潛水艇,雖然做村任好快就會有第一隻潛水艇,但係要 […]…
  • 大埔浸信會借 Nick Vujicic 籌款事件補充 by Do Chan
    聚會的定位是「佈道暨擴堂籌款」聚會,這一點是令很多人勃然大怒的。我猜想,其實主辦方並不是想非信徒買票聽福音,他們的目標其實是教會內的富貴會友,他們買票捐錢給教會,教會還以阿 Nick 親身講見證,本意是想雙贏,但結果卻釀成公關大災難。敝教有…
  • 港大舍堂次文化雜談(上):迎新與仙制 by 殷琦
    迎新是Hall的大事。…
  • 【憂傷的嫖客】「環保吹」 by 菠蘿
    某天下午,就在我們對一樓一場所集中地進行實地考察的時候,遇見了一行三人、正在「洗樓」的嫖客小隊。所謂洗樓,就是嫖客在一樓一鳳姐集中的大厦,向每個鳳姐單位門口按鐘、逐個審視,直至他們遇上合眼緣的鳳姐,與她們進行交易為止。而這三人有別於一般的嫖…
  • 其實點先算係鍾意一個人? by 小盛女
    其實我都唔係好清楚(嗱唔好打我),不過以下有幾點可以畀大家參考吓。首先,你會乜都想同佢講,就算係啲無聊低能嘢,當你工作上好大壓力或者遇到唔開心嘅事,你都會同想同佢講,因為你知道佢會靜靜哋聽你呻,雖然唔一定會幫你解決到個問題,但係女人要嘅從來…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92968
Date: 2014-12-09 03:07:29
Generated at: 2022-08-09 06:38:2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12/09/92968/學台灣講遍地開花?我們有本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