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我都不想這麼說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對不起,所有泛民議員或泛民議員的友好們。對不起,我想都是時候真的要認清身邊的事實。

 

由今年六月起,已經有不少人說過警方執法的時候,有很明顯的暴力對待,打面、扯頭髮、吐口水,這些事情都沒有任何議員、大狀跟進的時候,我們看到不少人「以第一身」的說法去陳述自己在警署的「感受」,當中包括:

 

周保松:

 

教授真的幸福,可以談這麼多理論家。

 

何韻詩當然也不會被打,因為她是何韻詩。

 

而單仲楷呢?還可以剝花生呢。

螢幕快照 2014-12-14 下午5.56.10

 

可惜的是,這陣子的鳩嗚團,有不少中學生被拘捕後,受到極大的語言暴力。在沒有攝影機和鎂光燈的環境下,情況當然不會像陳淑莊大狀那麼「幸運」,可以體驗「香港警察也有好文明」一面。

 

 

 

螢幕快照 2014-12-14 下午5.57.33

 

以後的日子會如何?我也不敢想。大概,最「正常」的劇本,就是泛民繼續由卿姐為首的一代老人家掌政,之後就2016年叫人含淚投票。又或是由卿姐帶頭,不再拉布,通過政改方案,之後市民反發。加上本土派政黨不會成氣候,建制派大勝,然後通過廿三條。香港,就正式回歸了。

 

劉慧卿

 

這兩年,大家又願意做些什麼呢?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93423
Date: 2014-12-14 19:03:25
Generated at: 2020-08-10 13:27:4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12/14/93423/泛民,我都不想這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