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界線》:僅僅合格

警界線

 

《警界線》十七集已經全部播完,王維基抱著改變香港電視生態的心情來投資這部劇集,希望讓大家眼前一亮,最後像《大時代》、《大地恩情》一樣變成當代經典。

但我個人看完整整十七集之後,我只能說這劇集僅僅合格。當然,相比無線現在那些《愛。煤渣》的完全不合格、零分、負分,《警界線》好看多了。但你港視大鑼大鼓,到頭來我只能說僅僅合格,這是讓我有點失望的。

我希望港視可以做得更好,作為一個觀眾,我可以做的就是把我的意見綜合起來,希望HKTV的仝人可以看到並接納。

 

(以下我盡量避免劇透,但有時還是避無可避,會透一點點)

 

這劇集的問題,我覺得有以下幾點:

 

1導演對節奏的掌握欠佳

開頭的幾集節奏明快,好像打衝鋒般,每一秒都在交代一些重大的事件。有時快起上來的確緊張刺激,但觀眾夠不夠時間去消化劇情呢?如果那是一條重要的伏線,夠不夠時間讓觀眾記得這些伏線呢?

然後到了劇集中段,節奏又放慢了下來,就好像一個跑手在前段狂放,到了中段就無氣一樣,之前那幾集的衝勁全都不見了,回歸無線劇的節奏。

接下來更可怕的是,連續兩集多的時間,逐個重要角色開展感情線,好像之前他們突然吃了情花果實般,無論是男女愛情、兄弟情、親情全都集中在一起,讓這幾集變成了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文藝片。

最後大結局時,更加讓終極的奸角吃一吃自白劑,乖乖的在毫無理由下和盤托出,變成了警訊般的案件重組,這實在可怕。

其實電視劇不同集數有不同的導演很普遍,所以總導演就有責任讓整套劇的風格和節奏統一起來,這個可能辦起來並不容易,但如果你的目標不是「比無線好」,而是「成為最好」的話,一定要好好控制劇情的節奏。

以往港產電影,通常會把一套戲分成若干段,每十幾分鐘一段,第一段是用來吸引觀眾目光的,通常會非常緊湊,讓觀眾很快可以投入劇情,第二段則會是文戲,交代角色的關係或者事情的始末,第三段則是鋪排故事的進行,而第四段則會一個高潮位,接下來又會回到文戲。簡單來說,就是「高潮」「文戲」「鋪排」這三件事循環,最後在高潮後出字幕。

當然,一些大師級的導演或許不屑這種規格,他們有自己的節奏,有自己的玩法。但如果你還沒有信心掌握到節奏快慢鬆緊前,先立下一些規格再跟從也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2導演沒有讓演員發揮得更好

有些超厲害資深的演員,像廖啟智、林嘉華他們,其實只要看完劇本,他們心中已經有了個譜,知道要用甚麼方法來演繹這個角式,甚至每一句對白,哪個字應該用力,哪裡應讓加點小動作,他們全都了然於胸。

但你沒法要求所有演員都那麼厲害,正如你沒法要求整隊軍隊中每個士兵都是呂布一樣。但作為諸葛亮,你有必讓每個士兵發揮出他們應有的水平,甚至讓他們超水準發揮。

讓演員充份地發揮自己,是導演的責任。如果你看過彭浩翔導演在《AV》中的周浚偉,然後再看《警界線》入面的周浚偉,你會懷疑他們是不是同一個人。《AV》入面那個梁家安演戲時自信滿滿,表情洽到好處,然後《警界線》裡的蔡鷹揚,則對白略嫌生硬,喜怒太明顯,讓蔡鷹揚變成了一個倒模,而不像一個角色。同樣情況,在《短暫的生命》中的唐寧和現在這個丁小海中間也可以看得出來。

其實周浚偉、唐寧已經算是有經驗,而且也有在努力,這尚且不能令人滿意,當看到其他配角的表現時,更是慘不忍睹,不知道他們是不是還留戀著無線那種廣播劇式的演繹方法,感覺演員們都沒有好好考慮如何用畫面去塑造自己的角色。

如果只是個別演員表現不好,那是可以原諒的(近年很多港產片都會有些完全不會做戲的女角,我同情那些被逼要使用她們的導演)。但實際上「演員沒有發揮到他們的100%」這種感覺彌漫著整套劇集。

再舉一個例子,姜皓文在演那考順孫兒一面時,實在很生硬,但當他在演犯罪分子時,表現卻非常的好。相信是因為他在電影圈打滾多年,扮賊的經驗豐富,即使導演指示的技巧不夠好,他可以用經驗搭救。但他卻很少有機會演出一些溫情的戲份,而導演的支援也不足,導致那幾段戲都流於表面。

 

3導演鏡頭運用膽量不足,也欠缺獨特風格

王維基說無線的電視劇其實是廣播劇,他要的不是這些。

他說的是事實,無線電視劇最喜愛的,就是 OTS(Over the shoulder shot)接OTS。

就是一個人的肩膀後面影過去,然後剛好看到在唸對白的人整個頭和肩膀的分鏡。

 

unnamed-16

<Titanic 中的OTS>

 

在無線電視劇中,由於劇情全部用對白來交待,所以常常出現OTS影著一個角色在唸對白,然後接另一個OTS給另一個角色唸對白,一直接下去,持續十數分鐘以上的情況。(其中一個要這樣的理由我相信是要方便補拍)

《警界線》的確很努力地去避免這種OTS接OTS的無限輪迴,而且更有一些無線完全不會使用的俯視鏡,用路軌去做一些Arc shot,也有更多中遠距離的shot,讓畫面去表達更多東西。

但我覺得這還不足夠,香港觀眾有權得到更好的東西。

例如好些追逐場面,我不明白為甚麼要把攝影機固定在某幾個地方,然後讓演員跑過。這樣不但沒有速度感,而在畫面上觀眾覺得場境才是主角,跑過的人是陪襯。為甚麼不用tracking shot呢?為甚麼不夠膽用handheld追著角色們跑呢?

又例如槍戰又或是爆炸時,為甚麼要用剪接來帶過呢?既然給了錢做電腦特技,為甚麼要讓我們看像閉路電視一樣的死硬鏡頭呢?

香港人是有能力把鏡頭運用得很好的,如果你覺得《大事件》中頭十分鐘的一鏡直落槍戰難度太高,你也可以試試像《江湖救急》那樣躲在車底讓觀眾感受逼力。如果你覺得《魔警》中真的把一架私家車撞向油站太花錢,你也可以試試像《新警察故事》中把差館中一層炸成飛灰。

同時地,《警界線》中用了很多實境,這是好事。但實境其實不等於把那個地方完全地展示出來,應該要根據需要而改動畫面中的東西。例如在《PTU》中的街道和後巷都是實境,事實上街燈是黃色的,但電影出來後,街燈卻變成了像舞台上的白光燈(多謝《無涯》這套紀錄片讓我知道這件事)。
又或者趙良駿導演在《金雞》當中把阿金的房間佈置得充滿夢幻的味道,這些,都是在嘗試去用畫面去說故事,用畫面去給觀眾訊息。

再在進一步,就是要建立屬於自己的風格。這個我知道很難,但這是必需要做的事,否則長此下去,最後港視也只會變成另一個無線。

製作人員要改變自己的心態,你們不是要造一套劇集給別人看,而是發表一套屬於自己的作品。

《警界線》就沒有做到這點,他們一直在猜度觀眾會喜歡甚麼,然後就做麼。這會讓整套劇失焦,正確做法是,把你認為好看的東西塞給觀眾看。王家衛拍《重慶森林》時,他不會理會觀眾的感受,他正正是把自己認為好的東西塞給你,你會不會欣賞,那是後話。

 

<<<<<<<<<嚴重劇透警告-開始>>>>>>>>>>>

 

4反派魅力不足

這種有正派有反派的故事,主導者,永遠都是反派。試想一下,如果綠魔甚麼也不做,留在家中煲劇,那蜘蛛俠還怎麼演下去?如果小丑在西洋菜街乖乖的扭波和鳩嗚,蝙蝠俠唯有在基地和阿福一起嘆茶。

只有有魅力,有實力的反派,才可以讓故事變得精采。而劇情的推進也是以反派為主導。反派們需要一個動機或是一個目標,可能是統治世界,也可能是報仇,也可能是更無聊的原因。

但《警界線》中的反派呢?

我個人覺得他們很廢柴。

論動機和目標,他們的計劃是一個迂迴而又回報低的計劃,先賣軍火,然後讓黑幫自相殘殺,再操控黑幫。Holy Shit,變數也太多了吧,如果他們不買軍火會怎樣?如果他們轉手就把軍火轉售圖利怎辦?如果他們沒有自相殘殺,反而團結一致怎辦?即使全都成功了,還是長線投資,在操控黑幫時慢慢再找利潤。哪個天才想出這樣的計劃?又話Pandora是智慧型罪犯,為甚麼要做這種成功率低,回報期長,而且不確定回報率的計劃?如果說這個計劃是一個愰子,真正的目標是報仇,但他們的仇人卻還活得好好的,一點問題也沒有,那他們究竟在幹甚麼?

除了計劃不知所謂外,他們執行力也是慘不忍睹。

Pandora’s box一打開就回不了頭,但他們要殺的Target卻一個又一個的活了下來,死的人都是誤中副車,這樣真的好嗎?你確定他們真的是一個高智慧型的犯罪集團嗎?

殺人也不夠心狠手辣,明明就已經把炸彈掛在葉美娟身上了,警察也把浩義放了,那為甚麼要把炸彈拆掉?你們是犯罪集團,不是童子軍,說話不用算數的嘛,你不是要奪走杜一飛身邊的人嗎?為甚麼放過這大好機會?

例子還有很多,我就不一一列出來了。

而這樣一伙計劃一塌胡塗,行動錯漏百出的犯罪份子,卻讓那班正派頭痛不已。

天呀,海軍鬥水兵,觀眾嘆奈何呀!

總之如果要做這種類型的故事,請把反派放在中心來思考。反派要強得不得了,故事才會好看,否則那只是80年代的超人片集罷了。

 

5故事主題和伏線鋪排不夠好、不夠完整

我個人覺得,一個故事的完整性非常重要。

俄國小說家契訶夫(Anton Chekhov)說過:「假如不打算開火,就別讓一支上膛的來福槍出現。」(One must not put a loaded rifle on the stage if no one is thinking of firing it.)

即是說,一個好的故事不應該有多餘的枝節。《警界線》的編劇們,你們的劇本有做到這點嗎?還是有很多的角色對劇情的推展毫無作用,有一些物件加入了之後到最後卻被遺棄,有些段落更加是首尾不呼應,這樣真的好嗎?

就好像Pepper這個角色,如果把她換走會有影響嗎?她對故事發展提供了甚麼幫助?可以由其他角式兼任嗎?

又例如蔡鷹揚受傷的右手,有好好地完成他的任務嗎?如果不是永久傷害,那有必要出現嗎?既然已經出現了,證明他能左手開槍後,這點有好好再利用嗎?

又再例如大Sir的妻子,如果那個女人是途人會有何分別嗎?創造這一個角色的目的是甚麼?那條鑽石頸鍊有劇情需要嗎?改成一個毫無意義的手袋可以嗎?

或許要要求你們一下子做到完美是不可能的,但如果再有下次機會,我希望可以做好一點。

 

6預告片嚴重劇透

這個是我最火大的!

下集預告是很重要的,但下集預告並不是用來告訴我劇情主線的。

這是TVB周刊式的陰魂不散,我看完預告,已經差不多知道所有劇情了,甚至包括最後大佬Pandora的真身,你預告三個鏡頭就告訴我他是誰了,實在令人非常火大。

請一定要留意。

 

<<<<<<<<<嚴重劇透警告-結束>>>>>>>>>>>

 

就著這些問題,我提議一些改善方法:

 

首先可以找一些名導演回來作總導演。

香港其實有很多好導演,就警匪題材而言,杜琪鋒、陳木勝、林超賢都是大師級的,如果可以邀請到他們導演幾集,再作為總導演監控著品質,劇集質素一定可以大大提升。

單單是想像杜琪鋒會如何處理《警界線》中的場面,已經讓我極度期待了。

如果因為資源問題不可行的話,導演們唯有發奮圖強,擺脫無線式的束縛,你們在做的,是一件藝術品,是一部長達十七集的電影,抱著這種覺悟去讓自己進步。

庵野秀明可以讓《Eva》中出現60秒完全沉默不動的硬照,如果你覺得需要的話,你夠膽這樣做嗎?

羅拔洛迪古斯可以在《Sin City》中讓整串腸子被徒手抓出來丟在地上,你會不理反對去保留這些畫面嗎?

沒錯,你們就應該以這些人為目標,不要為單單擊敗了無線電視這種小學雞而沾沾自喜。

 

其次是可以考慮改編劇本。

自己創作是好,但有時先改編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很多小說、漫畫又或是動畫其實都非常好看,而且故事完整性高,邏輯性強,角色也有感染力。最重要的是,版權其實不太昂貴。

近年來日本的電影和電視劇都一直在走這條路,因為他們在文學界和漫畫界都有一個非常完整的系統,用作挑選和訓練那些寫故事的人,到頭來他們的故事質素非常高,題材非常廣泛。

香港雖然沒有這樣完善的系統,但人才卻一點也不少,一些非常成功的小說更是從來都沒人改編過的處女地,實在是一個非常開放的領域。

在香港電視界最輝煌的一段日子裡,市場中不是充滿著金庸、古龍、衛斯理這些大師的改編作品嗎?為甚麼今天要執著於原創故事呢?

即使是改編故事,其實也有很多可以發揮的空間,像查理考夫曼編劇的《Adaptation》正正是改編自風馬牛不相及的書《Orchid thief》,到電影出來的時候,根本就和《Orchid thief》相差十萬八千公里。

可謂百利而無一害。

 

最後,有些錢不可以省。預告片一定要找專門剪輯預告片的公司去做。

他們很有分寸,也有技術可以讓本來非常沉悶的電影,剪成精彩的預告。不但可以吸引更多人看下一集,也可以控制好劇透的份量。

其實《警界線》並不是不好看,我是懷著恨鐵不成鋼的心情去寫這篇文章的。希望你們可以更進步,可以重新為世界打造港劇這個品牌。

 

作者:Katarina Prestor

Katarina Prestor
好想寫小說,但寫親都無人睇。當然我唔覺得係自己問題。因為呢個世界上,當問題出現既時候,永遠都係人地有問題。https://www.facebook.com/katarinaprestor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93445
Date: 2014-12-14 22:12:56
Generated at: 2019-02-17 08:55:4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12/14/93445/《警界線》:僅僅合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