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解普教中不可推:語言系學生的觀點

這個Sem剛好開始讀社會語言學(Sociolinguistic),學到的除了是一大堆我在日常生活中很少接觸到的宏觀理論,還學到了一些與語言推廣、決策和傳播的理論。有人寫了類似文章,嘗試用(據聞是)「社會語言學」的觀點去拆解現存對廣東話的謬誤和訛稱;恰巧剛學到一大堆新理論,得物無所用,只好在此獻醜。

言歸正傳,要知道「普教中」不可推的最主要原因,就先得從語言普及化的過程講起。

 

根據社會語言學的觀點,當一個國家、地區,想要推行一種新語言之際,一般來講需要有以下幾個步驟;首先,該國家或者地區需要決定採用什麼新語言,作為其官方語言——當中蘊含的除了有語言學上的考慮(例如說,該項語言到底有無足夠的詞彙、文法、或者是造詞造物的手段,來表達現存的事物),亦有政治上的考慮。當初中國在1950年代,透過統一文字成簡體字和以北方話作為基準,統一普通話的主要原因,就是在借語言統一化,統一全中國的文化、思考方式等等。

在決定了文字選擇之後,政府需要統一化語言、文字的格式。就正如中國將文字統一化書寫格式,將繁體和其他書寫模式變成簡體,並且需要修訂、安排人手去修改和改良語言,從而令語言達意、方便日常使用,及進行推廣的第一步:讓這種「統一化」的語言,用於政府的文宣、教育及政府機構之中。同樣地,大陸是這方面的好例子。推廣中文最「成功」的手段,是限制高考一定要用普通話和簡體字:既然學生一定要學普通話和簡體字,少不免能推廣這種語言的應用。

最後,要令這種新語言風行,當然要推廣這種新語言。除了是上面講過從政府入手,令人民潛移默化的接受新語言,還可以從其他方面著手。除了是在非政府機構宣傳、使用這種新語言,讓人民可以接納新語言之外,更重要的是要將這種新語言塑造成一種High Language,亦即係所謂的「高等語言」,指語言本身可以代表一個人的教育水平、社會地位,而講「高等語言」講得比較「純正」的人,一般都賺錢比較多、收入比較高、教育水平比較好……etc。結論是,當一種語言看起來如此「高尚」,這種過程可以令人民將高等語言與國家忠誠、驕傲等等串聯在一起,從而推廣高等語言,變相造成的情況是,就算人民根本對這種語言一竅不通、甚至乎不懂得講這種語言、或者是不會在日常生活之中用High Language,但一樣會仰慕講高等語言的人,甚至乎因為實際需要(例如說見工、去政府交錢)而學一些H Language

 

 

如果你去到這裡還看不懂,Receive Pronunciation其實就是最好的語言推廣例子,所謂的標準英國腔在英國其實就是一種High Language;在英國,會講純正RP的,一般都只會是在私立學校出身、教育水準相當的小孩。而政府為了鞏固和推廣RP,就正正會頻繁使用RP、並且推廣RP高人一定的地位,摒棄其他次一等的語言;BBC的新聞只會用RP,正正就是第四點所指出的語言推廣。而要講RP被英國政府營造出的所謂崇高地位,最佳例子,當然有事頭婆英女王伊莉莎白二世1的這條Twitter:

 

_-4

 

當然,你可能會話,在帝國主義早就逝去的今日,英女王這條Twit只是單純的英式幽默,無咩政治或者是高低等涵義;但放到來香港的講法就很不同。如果梁振英某日神經病,話「香港沒有廣東話與普通話之分。世界上只有中文。還有講錯野的人。」,你會不會用「英式幽默」來形容梁振英?

看到這裡,如果你心水清,已經會看得出香港已經經歷了語言推廣論的幾個步驟。雖然香港政府沒有正式宣布要「普通話」成為香港的唯一Official Language,將廣東話和繁體字貶低成一群低收入者的方言,但是卻早已有端倪。你固然可以說,「普教中」其實是一個教育學的問題,甚至爭拗普教中其實只是為了選擇最佳的教育語言——但套進社會語言學的觀點而看,什麼「普教中」、「國民教育」,正正就是第三步。從小將一種語言推廣到小孩身上,甚至乎製造一種錯覺,認為只有普通話學中文才會夠純正、認為簡體字夠曬便捷。

挪威的情況就正正與香港類似:在歷史上,本來被認為很道地、是用來表達挪威人身份,修改自挪威道地方言的Nynorsk,本來亦是最多人使用的語言;結果卻被官方借自丹麥話的改版Bokmål取代,成為學校的MOI、甚至乎在民間,將Nynorsk演化是國家裡未經教育的人才會講的低等語言。雖然兩種語言的變化是上百年以上的演變和變遷,但既有先例,香港某日沒有廣東話,似乎又不是那麼遙遠的事2

 

講了那麼多香港被簡體化、普教中從上而下,被政府侵蝕的情況,這裡也講講守護廣東話或者是粵語的最重要理由。

固然,語言從外而入內,藉由轉化、借字等等情況,吸收其他地方的文化,或者是語法上類似其他語言,在各國、各個地方隨之而可見,然而本身這種轉變與官方推動官方語言是肯定不同的:官方推動語言轉變的效果是永久的,相反上述所講,藉由其他文化而影響本國文化的字彙、詞庫、句法,則大多是短暫的,例如說曾經的「賣告白」等於現在的「賣廣告」,現在已經很少聽見有人用這種講法去形容廣告。或者是讀音上的轉化、句式上的轉變等等,例如這篇文就出現了很多「例如」、「本來」、「雖然」、「如果」、「最後」,因為寫這篇文的是個英文系學生,中文被英文影響得多,落筆特別多英文的所謂轉折詞——但這種語言轉化的過程除了是自然的轉化,可以隨團體引入或者是無意識之間轉化,更重要的是,這些語言和用詞,都代表了香港人、或者是語言用家的文化。

廣東話亦無例外。「的士」、「多士」等英國殖民地遺留下來的詞彙,正好代表了香港人的殖民地影響。上面提及過的「賣告白」、「錢七」則是源自於我們的流行文化,甚至乎香港人最常出現的英式中文或者是中式英文讀音(例如說將[ɪŋ] –ing 的Suffix讀錯、”z” 音、”X”音等等)、中文英文語法混合,都代表咗香港人的身份。去用普通話、或者是用任何固有的語言(例如RP),去代替、取代我們現有的語言,無疑是壓縮和貶低本土文化;將一個地區的文化和語言漸進式的更替,固然是聰明的統戰手段,但亦在消滅語言和文化的多樣性。

或者大家向朋友解釋點解要用廣東話而唔用普通話,可以有超出「因為粵語是許多香港人的母語」、「粵語讀唐詩最純正」等等教育學(而與許多香港人都無關的)理由,亦可以多個解釋。

 

  1. 編按:這個實為戲仿帳戶。 []
  2. 編按:Bokmål,可直譯為「書文」,原為十六至十九世紀,丹麥挪威國語言之一,與丹麥語頗為接近。其時挪威有識之士常以其作書寫語言,此後亦成為挪威之主要書面語標準,亦與挪威口語有所差別。
    至十九世紀中期,有挪威學者提出以挪威本土口語作一新書面語標準,此為Nynorsk,或譯「新挪威文」。但可能因約定俗成,雖然今日Bokmål及Nynorsk均為挪威政府認可之書面語標準,大部份挪威人仍以Bokmål書寫。 []

作者:Altia

有點憂鬱有點傻。半個宅,喜歡故作感性扮大道理,但其實什麼都不是。Blog: http://altiahk.blogspot.hk/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94845
Date: 2014-12-30 13:46:13
Generated at: 2021-06-16 16:49:4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12/30/94845/點解普教中不可推:語言系學生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