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厭叮噹

doraemon 叮噹 大雄

 

這個世界有這麼多人自以為是野比大雄。

叮噹是香港人的集體回憶,的而且確,但我自小就不喜歡這齣卡通片和裡面的卡通人物。極其量,只是沉迷過叮噹大富翁一段時間,也想過要叮噹的道具,僅此而已。這種渴望神器的心理,是很平常的。而回應這種心理,追捧哈利波特似乎更夠超現實,更合我胃口。所以日本的,我還是比較喜歡寵物小精靈跟數碼暴龍的打打打,升級升級升級。

 

如今回想,對叮噹的反感,大概就是緣於男主角大雄和女主角靜宜的奇怪角色設定。我那時候討厭他們的程度,直迫我今日討厭高皓正。大雄這人,雖然是家中獨子,很大機會擁有東京區的物業,贏在起跑線,但他實在未免太無能,太窩囊。那種被縱容到有事沒事都要借道具求救,從來不會靠自己去解決問題的個性,是我最抗拒的類型。反正終日都在以淚洗臉,不思進取,其貌不揚,我寧願去看為賦新詞而胡思亂想的小丸子。

而終日都在全心全意洗澡的靜宜,即是大雄的性幻想對象,也是一件煩膠。形容她煩膠,也是現在才有的,畢竟以前尚未學到這麼一個適合她的詞語。在我對性別二元觀念和自由人權還沒有概念的時候,我已經對粉紅色加姐手姐腳加嬌聲嬌氣的最典型的女仔人家沒有好感(man到爆的魯男子也乞我憎)。再加上她的矯揉造作,虛情假意,一整個最極端的形象可說是活現眼前。

 

然而叮噹不得我心,也算不上是慘受株連。一件廢柴,屢勸不改的廢柴,根本早就應該砍掉重練,但叮噹太心軟,太婆媽。即使我當時知道戲就係咁做,唔做就冇戲,蠟筆小新總不可以升讀中小學,我還是認為一次又一次的為這麼一個不識長進的中產二世祖效力,是一件令人煩躁的事。

後來聽說了叮噹是大雄專誠送回過去幫助舊時的自己的,煩躁感更是直線上升了幾倍——假如這件阿斗,真有成為科學家或發明家的資質和心態,就自然不會淪落到要送一隻機械貓去做孔明,而假如他小時候真的是一件阿斗,那則更不似會成為一位科學家或是富商巨賈。

叮噹既有人工智能,按道理,是應該跟大雄一刀兩斷的。但牠一直守在大雄身邊,也就代表了牠並沒有運用牠的理智。那為甚麼理智被拋諸腦後呢,能蓋過理智的就只有感情。叮噹對從一開始誕生已經反智的大雄有了感情,那感情應該是緣於同情的。換言之,雖說愚蠢確實有愚蠢的乞人憎,但這個世界也確實有很多人,都喜歡施捨,喜歡支援,因此愚蠢也會得到福報。因此很多人會安於愚蠢,一動不如一靜的等待叮噹出現。這是我今日被叮噹洗版的感悟。林保全帶給我的,是一種沉澱成力量的威力,與為叮噹配音無關,事關我跟以文化人自居的陳景輝一樣,是很高尚,很脫俗,不喜歡叮噹的。

 

作者:逆嘶亭

逆嘶亭
gnimmm.com 從自己批判對象中分裂出的一陀腐殖質。如常的年輕。如常的糜爛。如常的混亂。反常合道,雜蕪不分,撥亂不為過正。FB PAGE: http://www.facebook.com/gnimmm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95298
Date: 2015-01-03 19:57:40
Generated at: 2020-02-19 18:03:4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1/03/95298/討厭叮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