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死人抽水又如何

 

香港人不喜歡人「借死人抽水」,也不習慣從歷史中學習,所以他們寧願要為大家灌腸的立場,也受不住為大家開腦的墳場。新開張的墳場新聞like如泉湧,like like堅實,原因顯而易見,就是內容既立誠又紮實,得到明理之士的激賞。然而這三四萬的支持度,在有如一潭死水的香港,還有沒有上升的空間呢,我是有所保留的。

蘋果一篇<不如墳場新聞>如是寫,「現在,我喜歡墳場新聞多一點,墳場新聞找死了的主場問問米,或許能還大家一個死因大白。現在平台很廉價,不是需要多一個平台,是需要多一點智慧承擔和希望。」說起平台的廉價,不單是平台,其實就連寫字,也很廉價。有財技沒風骨,可以開台,有名氣沒角度,也可以寫字。總之甚麼人都可以開台,甚麼人都可以寫字,甚麼人都可以訪問甚麼人,帶來一堆複合效應,同坐一條船,有錢就齊齊搵。

但社會實在不再需要更多只為自己立場而服務的平台,和那些大言不慚而言之無物的所謂作家了。真正的資源和空間,應該落在能夠破舊立新,能夠刺激人心的人事之上。那些人不一定要如上文所言,能夠為人帶來希望,但一定要有其絕望的一面。希望是暖的,容易令人圍爐,講太多希望,就像終日吟唱那些像夢囈一般的歌自我催眠,弄得人也迷迷糊糊。

 

要求變,我們應該學習墳場新聞的狠。以古非今的借事議論或是幽默諷刺,在秦始皇的時代是不可能存在的,在納粹黨的統治下也是不可能存在的。這是大眾最懼怕的星星之火,也是當權者樂見大家無視的健筆。最好香港人永遠對歷史無感或冷感,不知道警察國家的恐怖,不知道箝制思想的侷促,那大家就會無知無覺的陷入政府的立場,建制的立場,在毒氣室中等待安樂死。

香港人沒有胸襟,也沒有正常智力。他們不知道言論只要能為大家帶來衝擊,刺破一些荒謬的常態,即使是刻薄冷峻的,令人絕望的,違反世俗規矩的,也必須支持,因為這正是使他們想起自己無時無刻不在掙扎求存的警世鐘。言論自由的價值,正正就在於你有苦口良藥可服,有逆耳忠言可聽。

為叮噹配音的配音師死了,就不可以批評卡通片,<撐起雨傘>在民眾支持下得獎,就不可以不拍掌。這是一種癡孖筋的專制思維,不應該在香港出現。解讀一齣卡通,是人的自由,聽歌如何反應,也是。一堆忽然熱愛叮噹的人,因為別人不熱愛叮噹就東拉西扯的說別人不尊重亡者,不尊重場合,亂扣帽子,他們是容不下任何異見的。容不下任何異見,他們就是只有一種黃的黃絲帶,七彩多元的民主社會,他們不配。

 

回去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的支那吧,毛主席正在靈柩裡,等着你們去激動流涕,哭喪喊驚。以後逢他的生晨死忌,你們都放尊重一點,不要喊甚麼打倒共產黨,否則我會笑死。

 

作者:逆嘶亭

逆嘶亭
gnimmm.com 從自己批判對象中分裂出的一陀腐殖質。如常的年輕。如常的糜爛。如常的混亂。反常合道,雜蕪不分,撥亂不為過正。FB PAGE: http://www.facebook.com/gnimmm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95398
Date: 2015-01-05 03:22:40
Generated at: 2020-06-02 00:25:3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1/05/95398/借死人抽水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