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逆行——一個男人一生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Lauren Hammond)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Lauren Hammond)

 

我躺在全色的維生病床,空間狹窄得如上世紀初的下等倉船位。能夠呼吸卻沒有新鮮空氣的原因,是旁邊的一部換氣的機器。此時,頭頂上的屏幕亮起,出現了一個穿白衣的男人。 「先生,你的肺癌問題已經到了最後階段了。」 「我知道。」 「我們已向你的保險代理查詢過,過了今日,你的醫療保障已完全用完了。」 「我是要死了嗎?」 「要是你停止付費的話,我們唯有送你出院。」 「無問題。」 「多謝使用本醫院服務,祝你身體健康。」

真是太不合時宜的祝福,明明就是得了肺癌才進醫院,卻即將死於醫院之外。床邊的機器停止運作一刻,我立即呼吸困難起來。

我是要死了嗎?我應該赴死了。

很多人在這一刻也會痛苦地掙扎,但我卻寧可閉上雙眼等待,因為我知道在全民醫保2.0的年代,沒錢就只有死路一條。反正我又沒有兒女,總算在最後省下一筆安葬的費用。聽說月租靈位已創下新高,達個人入息中位數的一半。

對於離世,我可不感到害怕。我閉上眼,回想從香煙加到80元一包後就已經戒了。怎樣還會得到這種病呢?是因為核電廠嗎?我不知道,而且知道也沒有幫助。在人生最後的幾分鐘,我超越了肉體的痛楚,嘗試回想自己的一生。

 

——嫖客

自從沒有女朋友之後,我一直沒有再追求女人。因為置業已經是天價了,不管公營或私營房屋也同樣。因此,租金也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未安居,何來成家呢?這是身邊大部份人的思想。女人,不是生來為了房產才嫁人。但父母、同輩、社會、廣告……所有壓力令她們不得不屈服。

「沒有物業就是廢青。」

這一句不負責任的說話在重複了千次之後,成為了社會共識,也把無數女人的標準改變。何況我在近四十歲的時候才回歸單身行列,就更不可能追求女人。幸好總有貪婪的少女為了金錢出賣身體。城市在高速的經濟增長下,總有跨代的貧窮。於是,要享受平均二十左右的溫柔軟肉,其實一點不難。

「妹妹,聽妳口音,妳是大陸人嗎?」 「不。我是台灣人。」 「騙誰?台灣死不肯跟中國共榮,台灣人不是限制出入境嗎?」 「沒分別吧!不是都說普通話嗎?」 「那妳不如說是新香港人吧!反正每日也千多個來港。」 「哥哥,你真眼利。」那個援交妹妹邊說邊脫:「脫衣服吧!三個小時,現在開始喔。」

真實的衝刺跟虛偽的呻吟聲,成為這個城市中單身漢的必需品。這種便宜的消費有賴已經名存實亡的自由行配額。隨著樓價的瘋狂上升,時鐘酒店的價錢比囡囡的賣春費更高。我們由爭取「居者有其屋」退步到「爆者有其房」,原以為私人發展商在政府資助下,爆房租金會下降,誰知又是四大地產商包攬的項目。

我唯有沉溺在短暫的虛偽中,在射精一刻吩咐囡囡叫一聲「你好勁呀!」來安慰自己無奈的心靈。然而,我的工資也只能一個月享受一次。十年來,我就是如此渡過。

我不是一個男人,我只是一個嫖客。

 

——罪犯

曾經,我以為自己會有一位終身伴侶。她是我的大學同學,也是我最後一個不用錢仍會跟我上床的女人。當然,她也令我肝腸寸斷。因為,她在我們預備結婚前變心了。

雖然我跟她是大學同學,但我在深圳的分校,她在香港的本校,我們是在一次校內跨境交流時認識的。聽起來好像很遠,但我們其實都住在新界北。不過,我是正北,而她是偏東一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家境比我富裕得多。但偉大的愛情讓這一點點距離無阻我們的交往,還有交合。我們總算在畢業前一起了。

不過,即使校方多次強調兩地學校的學歷相同,但我仍難在本地找工作。於是我倆的見面次數就少了。我們排除萬難,更欺騙對方家長說因父親資助而置業,好不容易捱到快要結婚的日子。

在預備結婚期間,一晚我突然提早回港。於是,打算直奔她家,給她一個驚喜。雖知我竟然在屋外聽到內裡傳出淫聲。怒火使我失去應有的理性,我憤怒得一腳踢開那道大門。我見到一個中年男人衣衫不整地爬到她的身上。

「你幹什麼?」我怒吼。 「警察,沒你的事。」那個男人向我厲聲說。

一聽到是警察,我的心及身體馬上涼了半截,所有動作都停下來。

「你先走吧!」女朋友苦苦地求我。 「但他……」 「算了吧!不要問,好嗎?」

那一刻,原本我退縮了。但那個男人竟然說:「沒有我保護她,隨時被人輪姦了。你應該多謝我。」 我馬上怒火中燒:「難道你又有搜身令嗎?」 「警察辦事,要給你原因嗎?」 「你仆街啦!」

衝動讓我失去了理性,我犯下了大禍。不只把那個男人推開,更講了粗口。單是這兩條大罪,就已經足夠讓所有更我有關連的人一併因共同行事而入獄。

「你傻了嗎?」女朋友已經泣不成聲。「要是他叫一隊人來,到時我跟你也會被拖到暗角。」

「我叫了。」那個中年警察拿著手上的國產電話,施施然地說。

那一刻,我跟她都已經六神無主了,幾乎只有等待死亡的來臨。警車的笛聲由遠至近,很快我們就會被控。女人,就在這個時候變心了。

「我們分手吧!我嫁他。」女朋友說。 「不行。」我反對。 「那還有什麼辦法。總之,我要嫁他。」 「小姐,我已經有老婆了。」男人說話是拒絕,但手卻在把玩她的胸部。 「那大隊長嘛,我當你的情婦吧!」 「無妨。」

結果,那個晚上,我只是被趕來的警察輕打得斷了三根肋骨。而且,被控毀壞物品罪。但她還是救了我一命,我是知道的。一旦被控反國家罪,根本就不會看到翌日的日出。那是一條必定會定罪的罪行,因為未審已經先判了。

可是,在我眼中,她還是變心了。

我不是一個市民,我只是一個罪犯。

 

——無知者

初中的時候,我們每位同學的都要在國慶前製作國旗。在絲印已經發明了一世紀的當日,我們竟然還要人手製作來突顯對黨國的忠心。

少年不會知道反叛的嚴重後果。一年,我把國旗上的五夥星方向轉換到另一邊去印。結果,不是當場被老師發現,而是被兩名同學舉報。

我接受了校內紀律處分,老師說不會紀錄在成績單上。事後我向那兩個同學報復,打了他們一頓。

「你知我爸是誰嗎?」其中一個被我打得落花流水的同學說。 「我管他是誰!」

對了!我就是如此衝動,為什麼在動手前先查一下他們的家底?

幾年的青澀歲月很快過去,在升大學時,我的成績明明在前列,卻被派到境外分校。我不明白,也不甘心。肯定是什麼地方出錯了!我趕緊連走帶跑地找我班主任問個明白。

「你成績是沒問題。但紀律就……中二時的事,你忘了嗎?」 「那件小事?不是不會記在成績單上嗎?」 「是的。但那個被你打的同學……他爸是高官的情夫。那件事被記在你的身份證了。」

身份證!這不是一輩子也跟著我嗎?那是因怕再有學生動亂而設計的智能身份證,一片小小的RFID 就能保障大家集會時,肯定不會混入潛在動亂者。

「我只是打人吧!」 「不。你被指反國旗法。」

一次大意,讓我一輩子成為全天候被控人物。可怕的不只是烙印,而是那個不痛不癢的烙印竟在無聲無色中伴隨著我。

我不是學生,我只是一個無知者。

 

——村民

我不是生在這個城市的。在初小的時候,一日,父母興高采烈地告訴我可以到南方的都市。我不知他們花了多少金錢或代價。但從他們一閃即過的喜悅及突然失去了十四歲姐姐的家,我大概估計到是什麼一回事。

父母在最後一次見面時曾對我訓話。

「到了那裡之後,凡事不用努力,多做多錯。知道嗎?」 「那我怎樣生活?」 「有幾個同鄉會帶你找議員的,他們都不是好人,但會幫你。」

年少的我當然不明白,為何不是好人的,卻會幫人呢?

「總之,到你十八歲之後,每四年一次,人家叫你怎樣就怎樣吧!」 「有這麼簡單嗎?」 「是。但一定要聽話,否則……我倆倒是沒所謂,但你姐就苦了。」 媽媽說到這裡已泣不成聲。

「孩子的媽,不要再說吧!」爸爸倒是堅強得很。「聽好,在這種鄉下地方,中央不會關照我們的。到城市吧!你一定有機會的。」

可是,爸媽呀!我實在太對不起你們了。我被一些激進的同學說我是村民,說我沒志氣,不讓我跟他們一同生活。為了新的生活,我決定跟他們一起投反對派的票。

其實,我也不想投反對派的票,但我實在受不了。是我不孝,把所有怒氣也表現在那張選票之上。我天真地以為那些選舉是錢公平的,誰知在投票後,我再也沒有你們的消息了。

之後,你們的消失讓我感到害怕。一個孤獨的人,在無助下只能聽從權威。

我不是一個會思想的人,我只是一個村民。

 

——人

生而為人,我實在不想再生活在這個城市。生而不活,我太累了。再見。

 

作者:之樂

之樂
常言道:「知足常樂」。只要凡事沒要求,那就不是最快樂嗎?於是,之樂樂於成為宅男一「枚」,睇睇女,寫寫字,足矣!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PR】開放世界獸人 x 功夫動作 RPG《BIOMUTANT》今月推出多平台對應 by VJGamer
      Epicsoft(Hong Kong)Limited 今日宣佈,由 Experiment 101 […]…
  • 正常生活 by 健吾
    當我看到新聞評論,大家都在一面倒的討論感染者的「私德」不檢,導致大家連假都沒了。這樣子的狀況,似曾相識。就好像是,當愛滋病流行之時,「普通人」、「未感染者」把所有同性戀者的性慾當成是罪,只要你有「性行為」,你就是錯。…
  • 《無限斜棟有限公司》的政治意味 by Terence Yun
    除了三人家庭背景在暗示著一些政治符號外,其實這個三角戀也是一種暗示,盧慧敏周璇兩人之間,兩位男方常強調要求盧決定選擇其中一個,但盧知道兩人都是她的所愛,不能沒有任何一個,不可以失去其中一個,所以盧非常強調不願意選,不想選擇,她只想唯持現狀,…
  • 梅艷芳與姜濤——看一個時代的轉變 by Terence Yun
    香港娛樂產業一如早前提及是需要投資,不能短視,長線投放資源,才能培養一代藝人…
  • 葉劉請你遠離Mirror by Terence Yun
    政客向來都是嗜血的動物,見到一些市場上有價值的,便會撲過去拿著數,Mirror近期火紅,政客們也不忙關顧一下。有人提議姜B打針以鼓勵年青人打針便是例子,而花姐亦很懂技術推卻,可見她是一個高手。建制政客也不會執輸,葉劉淑儀建議Mirror同E…
  • 如何成為護士?(包括登記護士與註冊護士) by Su子
    呢篇野係寫俾考完DSE,有志投身護理界既所有同學。…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95411
Date: 2015-01-05 14:11:28
Generated at: 2021-05-15 16:52:4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1/05/95411/【短篇小說】逆行-一個男人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