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髮型師媽媽

小丸子

 

Brenda媽媽是個髮型師,所以從小到大她的髮型都是由媽媽操刀,齊陰、斜陰、九一分界、TB頭、東菇頭及牛屎頭等她通通都試過,同學們一直很羨慕她有一個會剪髮的媽媽,但她卻羨慕其他同學可以去髮型屋,躺著便有人幫自己洗頭,還有型英帥靚正的髮型師設計獨一無二的髮型,於是她開始埋怨媽媽剪得慢、剪得不夠新潮、剪刀又鈍等,總是嚷著要到髮型屋剪剪看。

 

「剪到岩岩好去條眉度好喇!」每次剪頭髮前Brenda總會跟媽媽說。

「又係剪到眉,好快又長番又話要剪。。。」媽媽無奈地說。

「總之一定唔可以露眉啦!」刁蠻公主Brenda地說。

「唰唰」、「唰唰」,媽媽拿著偷薄剪刀毫不留情地剪,十五分鐘便大功告成。

「啊!好短!咁樣衰我點番學啊?實比同學笑啦,我嬲死你啊!」Brenda哭著說。

「你又係既,做咩剪到個女D頭髮咁短,搞到佢咁唔開心。」爸爸說。

「咁唔鍾意你下次自己出去剪!」媽媽生氣地說。

 

從那天起,Brenda便開始到髮型屋剪頭髮,第一次到髮型屋的她很緊張,渾身不自在,怕被人看穿自己是第一次到髮型屋的大鄉里。「小姐,有無指定髮型師架?」Brenda失望了,原來髮型師不一定型英帥靚正,更可能是一堆懶有型的大叔,於是她說隨便一個都可以,等了一會,洗頭仔說髮型師都在忙,先去洗頭再等。

 

「瞓上少少吖。」Brenda第一次躺在「洗頭床」,被不認識的人幫自己洗頭,起初也有點不習慣,但後來覺得也頗舒服。「有無痕啊?」「水溫OK嗎?」除了洗頭,還有按摩,Brenda心想,被服侍真好,於是一直閉著眼享受,竟差點睡著了。

 

「靚女,想點剪先?」一個大叔走過來向Brenda說。

「Er。。。我都唔知啊。」Brenda呆呆地說。

「你咁靚,點剪都靚啦!」髮型師的罐頭文字立即出場。

 

雖然髮型師有大叔feel,但勝在夠口花,吹水唔抹嘴,氹得Brenda很開心,最後髮型師以直髮夾把頭髮燙直,再加少許髮尾油,便有如髮型雜誌上的造型一樣,Brenda很滿意,回到家中更和媽媽細說剪髮過程,洗頭仔點點點、髮型師又點點點,說得十分興奮,媽媽卻皺著眉,說剪得那麼碎很難打理,下次還是在家剪好,Brenda當然沒有理會,只是一整晚在鏡子前照來照去。

 

「媽咪!救命啊!點解瞓醒成個爆炸頭咁架?」Brenda一朝早便慘叫。

「琴晚都話咗剪咁碎好難打理,瞓完實飛起,你又唔信。」媽媽說。

「咁點算啊?我趕住番學架!」Brenda焦急地說。

「我幫你用直髮夾夾啦,坐低。」媽媽不用5分鐘已把頭髮燙直。

 

Brenda中學和大學時期還是會到髮型屋剪頭髮,只是經常都要媽媽執手尾,有時左邊跟右邊不對稱,媽媽要再替她修剪,有時被剪了一個「露眉頭」,媽媽又要替她想辦法掩飾。雖然久不久會遇到不好的髮型師,但她總是喜歡到外面剪頭髮,覺得一定比媽媽剪的好看。

 

年少時她不懂事,總愛向媽媽發脾氣,後來人漸長大,經歷多了,仿佛開始發現自己從前的無知和愚昧,現在她不再是從前的刁蠻公主,不會再亂發脾氣,然而,媽媽年紀也大了,手舉起會痛,已不能再替她剪頭髮。

 

「喂,幫我夾直後面D頭髮吖。」媽媽拿著直髮夾說。

「點解你好似多咗咁多白頭髮既?」Brenda摸著媽媽的頭髮說。

「不嬲都多架啦,你無留意姐。」媽媽說。

「不如我試下幫你染髮。」Brenda說。

「咪搞!一陣染得樣衰我咪比D師奶笑,嬲死你架我!」

 

作者:小盛女

小盛女
80後中環打工妹,誓要追求work life balance的生活,並當一個幸福的食家。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littlevibrantgirl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95936
Date: 2015-01-11 02:43:30
Generated at: 2022-12-05 11:39:4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1/11/95936/我的髮型師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