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革命失敗後港人求生手冊

0. 雨傘革命失敗了嗎?

歷時79日的兩傘革命,已經徹底的失敗了。

失敗的定義就是沒有成功,或者沒有達到目標。舉個簡單的例子,如果你和我玩擲毫,我會先訂下一個目標(公或字),然後你擲毫,那麼對我而言,擲到我猜的那一面就是成功,擲不到就是失敗。

現在雨傘革命的情況就正正是這樣,我們想要公民提名、想要真普選(目標),但現在我們啥也沒有,而且整個運動已經崩解,只剩下零星的反抗和表態。

所以毫無疑問,兩傘革命已經徹底的失敗了。

但我並不打算去研究為什麼雨傘革命會失敗,因為已經太多人在做這件事了,而且各執一詞,互相指責,根本於事無補。我撰寫這手冊的目的,是要告訴大家在這次失敗之後,香港人將會面對大量的遺害,有大量的苦果要我們去承受,面對這些因難,我們應該用怎樣的心態去面對呢?要怎樣生活下去呢?

 

1. 香港的未來

我們先要知道,在雨傘革命失敗後,香港將會變成怎樣。

1.1. 收緊言論(控制媒體、文字獄、自我審查)
「Ideas are bulletproof(信念是刀槍不入的)」By V

 

tumblr_mhyxw0ki0X1s19nbqo1_500

 

但如果信念沒有傳揚出去,那即使如何刀槍不入,也是沒用的。所謂「無公關,食屎嫁啦。」,而最可悲的是當權者比你更加明白這一個道理,所以在雨傘革命後,當權者要做的,就是毫不掩飾地封殺信念進一步的傳播。

他們首先會加強對傳統媒體的控制,把本來已經控制得八八九九的傳統媒體,進一步到全數歸邊,全面滅聲才能消心頭之恨。首先是在這幾年全力維穩的TVB,這個電視台每晚最少有一百多萬人在看,風雨不改。傳說無線有一天訊號固障,播著雪花,還是有二十點收視,所以這個電視台播甚麼就變得非常重要。雨傘革命之所以成功萌芽,很大程度是因為TVB有播放催淚彈的畫面。可以預見的是當權者會伸手直接控制TVB的新聞取向,甚至是對整個節目編排出手干預,當你打開電視,再沒有任何反對者的聲音。

搞定龍頭大哥後,當權者當然不會手軟,對各種各樣的新媒體進行打壓又或是收編,方法包括要求企業在其媒體抽起廣告,又或者直接媒體老闆「恐懼、誤判和愧疚」,媒體老闆們有三個選擇:
被收編
倒閉
倒閉,然後被收編,最後重開

無論選擇哪個,結果都是當權者完全扼殺了人們傳播信念的渠道。

接下來,反對的聲音由於無法在正常途徑中發表,他們唯有利用社交網絡、科技、塗鴉等等方法去發表。對於這些無法控制的少數,當權者會選擇用嚴刑去阻止他們,達到殺一儆百的效果。這種做法有個學名,叫「文字獄」。

歷史上,最多文字獄的地區,就是以黃河流域為中心的大中華地區。所以這件事對這個地方的當權者來說,可說是駕輕就熟。文字獄在明朝時延綿二百多年,從不間斷,甚至令史家對明朝歷史起疑,改為相信野史。在宋朝時甚至連大名鼎鼎的蘇軾(就是會辦演詞會的那個蘇東坡)也是受害者之一。文字獄在黃河和長江流域可算是源遠流長,而在不久將來,文字獄的歷史將會在香港擴展新的一頁了。

事實上,建制團隊一直在醞釀讓基本法廿三條立法、甚至辱警罪,就是要為文字獄打好法律的糖衣。而即使惡法未立,現在警方還是會用「不誠實使用電腦」又或者「煽動非法集結」等等罪名來拘控異見者,即使這些罪名現時舉證不易,單單是拘留就已經可以做成一定的震攝效果。

然而最可怕的,是當言論被控制成為習慣後,會在人們心中建構了一道障礙,一道名為「咁樣講得唔得嫁?」的障礙,人們在公開發表任何言論之前,都會在這道障礙前面停一停,想一想。

「咁樣講得唔得嫁?」

這種障礙往往比當權者的直接審查來得還要苛刻,「我要真普選」當然不可以說,那麼「我要直必腸」呢?會不會讓當局聯想到真普選呢?會不會明天就有警察打來預約拘捕我呢?這些問題會纏繞你生活每一個細節,直到你不敢公開發表任何言論為止。

 

1.2. 警方肆意濫權(行政拘留、濫用暴力、收取利益)

為了要收緊言論,當權者必需給警察開放更多的權力,但這些權力都沒有制衡,沒有監察,最後只會變成腐敗。又其實,黃河和長江流域的人民其實早就受過了幾千年官員濫權腐敗的苦。而在香港,只不過是事隔幾十年後再來一次罷了。

首先警察還不敢明目張膽地犯禁,他們會選擇在法律的邊緣徘徊,例如在證據不足的時間就先行拘捕異見者,然後用盡二十四小時的拘留時間;例如擅自替未成年的異見者伸請保護令,把她們從監護人手中搶走;又例如在街上對異見者進行不必要的搜身;再例如在沒有任何執法理據前就監視異見者的一舉一動等等。這些事情有些已經發生了,有些也許離我們都不遠了。

接下來由於發現自己其實對異見者做任何事情都不會有後果,他們開始肆意地對異見者使用暴力,包括在毆打、羞辱、性侵、奴役異見者。因為他們越來越過份的關係,如當權者所願,願意表明自己是異見者的人會顯著減少,所以接下來他們暴力對待的對象會變成任何有「可能」是異見者的人,他們一樣會毆打、羞辱、性侵、奴役和銬問那些人,然後為了減輕痛苦,這些人會供出更多「可能」是異見者的人,最後人人都有機會被暴力對待。這些不是天方夜譚,而是在柬埔寨發生過的事實(赤色高棉),而這一切,會在不久將來的香港發生。

事實上當腐敗成為事實後,人類貪婪的本性就會發作,香港警察自1977年警廉衝突後建立的良好形象一掃而空。為免你自己成為一個「異見者」,你將要每月向上門的巡警檄納「行政費」,這種「行政費」每個月都在漲價,但你又不敢不付。街上的治安奇差,因為那些「藍絲帶」早就給了「特別行政費」,他們在街上姦淫擄掠也不會被警察追捕,成為另類的特權階級。

 

8868013802584295777

香港,家不再家。

 

1.3. 未經審判的刑罰(監視、軟禁、被自殺)

即使警察撤底腐敗,選擇性執法,特務兵團化,也沒法子消滅所有的異見者。異見者們無時無刻都在找機會反抗,這令當權者非常頭痛,唯有用法律以外的手段來照顧那些「打擦邊球」的異見者。

這些手段包括有嚴密的跟蹤與監視、軟禁、私刑、甚至是最嚴重的「被自殺」。

他們不需要任何理由,不需要任何手續,只要他們覺得你是帶頭的異見者,他們就可以對你使用這些手段。隨著著名的異見者一個一個消失,不具名的異見者也開始被對付,最後當權者會因個人的喜惡來定性誰才是異見者。

我不是危言聳聽,因為中國共產黨最厲害的,就是對付異見分子,在文革其間,基本上所有人都被打成了異見份子,然後被最極端的手法對付。到了最近這十年間,中共其實每天都在幹這些事,由艾未未、劉霞、陳光誠甚至李旺陽,他們輕則被嚴密的監視著,重則被軟禁,而李旺陽更是「被自殺」而死。

 

1339065288_8010

不難想像未來的五年這些事情會發生在黃之鋒又或者周永康身上。

 

1.4. 利用邊緣團體攻擊(紅衞兵式清算,黑社會式掃場)

有些事警察不能做,但是黑社會可以。

有些事連黑社會也做不來,但被洗過腦的孩子卻做得毫不含糊。

警察雖然腐敗,但總不能自己去殺人放火,所以當權者會選擇和黑社會合作,用利益去推動他們做這些事。他們沒有原則,沒有底線,利字當頭,趁火打劫,無惡不作,當權者大可以把縱火、暗殺、破壞、搶奪、毁屍滅跡這些髒活外判給他們。香港屆時會變成罪惡之城,地上有一套由警察訂立的規則,誰付錢誰就免責,地下則有另一套規則,就是誰付錢他們就幫誰幹活。而兩套規則會充份合作,獲取最大利益。

但這樣還不夠,推動黑社會還需要動用利益,萬一有異見者可以推出更大的利益,黑社會就會離當權者而去。為免這種事情發生和減省給黑社會的利益,當權者會培育一班紅衞兵。這些自小被洗腦的學生會為偉大的當權者奉獻所有青春,會為他去打倒一切敵人與及潛在的敵人,當權者可以把所縱火、暗殺、破壞、搶奪、毁屍滅跡這些髒活交給他們來做。最厲害之處,莫過於這班人全都是自願而且無償的。

 

20130918063801316

那時候,你會發現甚麼「真普選」「言論自由」其實全是廢話,生存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然而當你有這種想法的時候,你已經失去了作為一個人類的資格。

 

1.5. 全面大陸化(人口、文化)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Sorry,應該是北風才對,就是由北面吹來的人口風暴。放寬單程證的數量,增加內地生學位,輸入內地人才,開放投資移民,最後,大陸人將可以豪無阻礙地搬來香港居住和工作,成為中共治下的一個二線城市。

香港的獨有文化會被消滅殆盡,開始時,你發現你家附近的茶餐廳越來越少,金飾店和藥房卻越來越多;你發現各處的告示都出現了大量的簡體字,在公共空間聽到的廣東話卻越來越少;你發現小時候沒人會選為第一志願的學校,現在只是派申請表都有人提早三晚通宵排隊。然後慢慢地,你發現你再也找不到茶餐廳;你發現你再也聽不到廣東話和看不到繁體字;你發現各個名校都沒有讓香港人入讀的學位。最後,你的文化變成只能存在於博物館裡模型。而那時候,香港人將不再存在。

這個城市最終只會存在三種人,第一種是特權階級,第二種是特權階級的奴隸,第三種則是死人。

特權階級會由內地的有錢人和官員組成,他們無所忌憚,他們囂張跋扈,喜歡怎樣就怎樣。開車撞死了人?我爸是李剛;強姦了你的女兒?我爸是李剛;強佔你的家園?我爸是李剛。

 

13431302020306703

 

而奴隸則是全部餘下的人,他們忍耐,他們順從,他們乞求生存的權利,他們毫無尊嚴,除了活著,他們沒有任何其他目的,所以甚麼也可以幹,甚麼也幹得出來。這世上所有生物都是「為了生存甚麼也可以幹出來」,唯一一個例外,叫人類,這種「有所為有所不為」的情操,有一個學名,叫做「文明」。而那些甘願為奴的人就是沒有「文明」的野蠻人。

這兩種人以外的人,放心,會被當權者通通變做死人。

不要以為我在胡說八道,這些事件,在今天,在我和你還活得好好的今天,正在西藏和新彊發生著!

 

1.6. 控制下一代思想

為了要延續這種為極權者服務的盛世,最重要的,是做好下一代的教育工作。

小孩子很簡單,他們心中沒有所謂對和錯,正義和邪惡。他們需要的只是一個簡單的偶像,偶像可以是爸爸、媽媽、耶穌、佛陀、歌手、影星,也可以是當權者。

小孩子會毫不懷疑地相信偶像說的話,會毫不猶豫地執行偶像發出的命令,會毫不遲疑地攻擊偶像認定的敵人。

在中國,就曾經出現過這樣的一堆孩子,他們叫做紅衞兵,他們的偶像叫做毛主席,他們讓黃河和長江流域經歷了為時十年的浩劫。

在北韓,今天所有的孩子們都有一個共同偶像,叫金正恩。只要看見領袖的畫像,就會感激流涕,誓死效忠。即使自己餓死也要讓領袖拿錢去研制武器。

 

rdn_4f20a051d8c51

 

然而這些,都已經離我們不遠了。

 

1.7. 慢慢習慣

面對這些威脅,我相信香港人,我相信他們會慢慢習慣。

就好像十年前有個財政司叫梁錦松,他在自己對外宣布加汽車首次登記稅前,偷步買車,節省了19萬元。當時全城嘩然,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剝,最後梁下台收場,並把省下的錢雙倍捐作慈善用途。

到了近年,有個發展局長叫陳茂波,他在自己發展東北之前在東北收購農地,如果發展順利上馬,他將會淨賺超過2000萬元。一經報導後,卻雷聲大雨點小,土地沒有賣掉,最後不了了知。

這就是對以權謀私的事慢慢習慣。

又好像十幾年前,一名14歲青年與一名警員互相掌摑,警方會幽默地回應兩人只是輕輕拍打對方面部並祝賀「Happy New Year」而已。香港人都警訝不已,認為警方包庇同僚。

 

1420018798_5f54

 

到了今天,警察施施然的把示威者綁起拉到暗角暴打,警方不但拖延調查,有心推塘;居然還有團體可以湊錢給這七個打人的警察打官司,還有一大堆香港人對此毫無感覺。

這就是對警察縱暴的慢慢習慣。

香港人,真的很擅長習慣。所以他們會習慣上面種種的逼害,視之為常態,對反抗者嗤之以鼻。

 

以上幾點其實絕無誇張,就好像如果我十年前對拿著Nokia8250的你說:「十年後,街上人人都會拿著一部iPhone或者Android。」,你一定不會相信,甚至認為我痴線。如果我們不做點甚麼的話,十年後這些都絕對會變成事實,到那時你才後悔就已經太遲。

 

2. 應對的態度

在決定我們要怎樣去準備面對這種種劇變之前,我們首先要確定自己的心態:究竟要不惜一切保住尊嚴,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人類,還是隨遇而安,為了生存甚麼都要忍?又或者你想立志拯救整個香港七百萬人於水深火熱之中?事實是殘酷的,雨傘革命結束後,香港人將要面對一個完全不同的人生,生活永遠也不會回到被大陸殖民前的「正常」。你有信心去面對這樣的生活嗎?你會以怎樣的態度去應對這新生活?以下我們會由最消極到最積極去討論一下對於大形災變,我們要用怎樣的心態去迎接他。

 

2.1. 人類生出來就是要被管理的

香港其實有不少人相信「人類生出來就是要被管理的」這一套。他們對不公平視若無睹,為不合理搖旗吶喊,他們真心相信人類生下來就不是平等的,有些人一定要被另一些人管理,有些人必需要用自己的自由來交換生存的權利。他們相信這個世界上的人要被分為兩類,第一類是奴隸,而第二類則是奴隸主。而這些真心認為「人類生出來就是要被管理」的人,往往大部份都不是奴隸主,他們沒有權勢、沒有財富、沒有地位,但他們擁有奴隸主的心態,他們每天都在幻想自己是奴隸主,然後繼續被真正的有權勢的人奴役著。

 

f_8950221_1

 

抱有這種心態的人並不需要為未來可怕的生活作出任何改變,他們從心底裡就相信這一套是對的,他們覺得:

收緊言論是對的,因為反對聲音影響到固有的秩序
警察濫權是對的,如果我是警察我也會這樣做
未經審判的刑罰是對的,因為法律程序讓反對者有時間喘息
紅衞兵和黑社會也是對的,如果我是當權者我也會建立自己的組織
如果我是當權者,那我做甚麼都是對的,所以現在的當權者這樣做很易理解
他們心安理得,同時,在未來那可怕的世代裡,也必定會繼續被奴役著。

 

2.2. 只要生活安好其他都沒所謂

香港另外有一些人,他們對政治和時局漠不關心,他們只在乎自己的生活質素,「我要搵食」和「我討厭政治」是這些人的口頭禪。對於他們而言,事不關己,己不勞心,是對是錯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要贏,要得益。這些人只會擁護勝利的一方,做甚麼決定也是以自己的利益為先。

歷史上這樣的人多不勝數,例如1911年辛亥革命,武昌宣佈獨立。其他各個省份看到武昌成功獨立,他們覺得這次是真的了,不同於孫文搞那些一百幾十人自殺式起義,這次真的會推翻滿清的了,於是各個省份紛紛宣佈獨立,袁世凱也知道大清這次真的氣數已盡,這個命是非革不可的了,於是親身走進去勸退滿清皇室,中華民國才得以成立。

這些人之中往往有很多有才有識之士,再以民初為例,強如袁世凱、黎元洪、段琪瑞這些人,他們在選擇立場時,往往都是先衡量那一方會贏,怎樣做才能達到自己的目的為先。

而一般平民百姓之中這種人更是恆河沙數,小至係金鐘站上車之後行入點,大至要不要支援一個社會運動,他們考慮的最優先一定是自己。

或許基因真的是自私的,生物中由一粒細菌到一隻藍鯨都是為了自身的利益而活。但人類之所以能與其他生物分辨出來,不正正是因為人類懂得考慮其他人的感受嗎?這種漠不關心最後只會迎接像 Martin Niemöller 這首詩中一樣的結局:

起初納粹追殺共產主義者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共產主義者
當他們追殺社會民主主義者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社會民主主義者
當他們追殺工會成員
我沒站出來說話
——我不是工會成員
當他們追殺猶太人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猶太人
當他們要追殺我
再也沒有人為我說話了

 

2.3. 我要有尊嚴地活下去

你深知自己並不是上面提到的那兩種人。你認為人人生而平等,大家都有自己與生俱來的權利,誰也不比誰高尚;你認為遇到不公平的事情就要發聲,把公義宣之於眾,為惡之人就會被良心責備,最後自慚形穢,改過自身,BBQ大團圓結局。

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就是追求「要有尊嚴地活下去」這種人。你們有一條不能超越的底線,叫做「人身自由」。如果有任何人踐踏你這條底線,你就會站出來,嚴正地表明你的不滿,你的不快。

但是當我面對肆無忌憚的當權者時,這種發聲有用嗎?我可以斬釘截鐵地跟你說:「沒有!」

即是說,當他們追殺社會民主主義者時,你保持沉默,但當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時,由於越過了你的底線,你出來發聲。可惜那已經太遲,他們已經變得太過強大,強大到不用理會你們的聲音了。

或許你會說:「我不過是想有尊嚴地活下去罷了,有這麼難嗎?」

沒錯,就是這麼難,當權者要把所有反抗消滅在萌芽階段,而所謂人的尊嚴,在他們眼中就是反抗的種子,當所有新芽都被消滅,接下來,就是要消滅種子。

如果不摒棄「切勿觸怒當權者」又或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種種枷鎖,去改變這個地方,你們是沒法「有尊嚴地活下去的」。

 

2.4. 我希望這個地方改變

如果這個地方不改變,我們就沒法活得有尊嚴,我們就沒有自由,就沒有公義。所以我們都希望這個地方改變,希望這個地方變得更好。但實際上,「我有我既生活,你有你既忙碌」,要我們主動地對抗不義的當權者,這又談何容易?

所以我們都希望可以有個人身先士卒,擔起改變這個地方的大旗。我們盼望著孫文的出現,我們相信摩西會來救我們,我們迷信到一個地步,看見稍有魅力運動領袖,就發了瘋的支持。因為我們希望這個地方改變,正確來說,我們希望有人來改變這個地方(然後我們坐享其成)。

不用懷疑,雨傘革命的參與者中,十之八九是這種人。所以我有斗膽用「我們」這個主語。

我們希望香港會變好,希望香港不要墮落;但由始至終,那都只是希望擺了,對於這個希望的付出,可能會比每星期買的六合彩多一點點(上上街,喊喊口號),但事實上,當權者根本不打算理會我們。

而這次雨傘革命的失敗,正正證明了這程度的付出完全不足夠。要成功改變這個地方,只有「希望」並不足夠,我們需要更多的行動,更堅決的決心。

 

2.5. 我要改變這個地方

所以我們不應該單單「希望」這個地方改變,我們要做的是切切實實的去「改變」這個地方。

只要你有這種想法,你就會付諸行動。

起初可能只是用幾千張支票來交稅,接下來可能是「向華盛頓進軍」,再接下來可能是「黃花崗起義」,直到我們成功改變這地方為止。
「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義務」

 

20140327 (32)

 

其實換句話說,當獨裁成為事實後,如果你不反抗,就等於在贊成「不公平」、「不公義」等等反人類的價值。

但實際上,這種人永遠不多,而且槍打出頭鳥,被當權者盯上之後,一定不好過。

想改變這地方的人早早被當權者盯上消滅,而「希望」這地方改變的人也因為群龍無首而一一停在「希望」的階段。這是一個死局,一個無論如何都對當權者有利的死局。

那麼我們可以怎樣做呢?

 

3. 可以怎樣做

3.1. 真心喜愛極權統治

如果你是相信「人類生出來就是要被管理的」那一類人,你應該可以真心地喜愛極權統治,而且活得開開心心。但如果你不是呢?你要怎樣才能喜愛被極權統治?

是不是要抱著「既然反抗不了,不如試著享受」這種心態過活?你可以抱著這種過活嗎?

這是可悲的,你一邊被強姦,一邊試著去享受,一邊為自己的怯懦找藉口。你的餘生都會這樣虛渡,你的人生不再是屬於你,而是屬於當權者的。這樣你甘心嗎?欺騙自己會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嗎?

想像有一天,有一個香港運動員拿了奧運金牌,你在「微博」中說了一句:「我以身為香港人而驕傲!」然後三小時後香港警察破門而入,以「破壞國家安全罪」拘捕你。你可以享受這個過程嗎?

又或者有一日,因為你帶了一條黃色的毛巾去跑步,就有「少年隊」的成員過來批鬥你,把你綁在電橙柱上示眾。你可以享受這個過程嗎?

如果你不可以,即是說你並不適合「真心喜愛極權統治」然後開開心心地活下去。

My Little Airport 有首歌叫《西西弗斯之歌》,當中一段讀白是這樣的:

「西西弗斯知道自己改變唔到命運,佢唯一可以做嘅,就係繼續推石頭。直到有一日,佢發現佢可以蔑視自己嘅命運,甚至用享受呢個過程嚟去否定諸神對佢嘅懲罰,於是,佢感覺到自己係快樂嘅。」

注意,西西弗斯只係「感覺」到自己是快樂的。即是說,他根本不快樂。

 

3.2. 娛樂至死一概不理

如果你是「只要生活安好其他都沒所謂」那類人,你可以考慮這種生活態度。反正現在很多大陸人都是這樣活過來的,他們除了賺錢、就是娛樂。他們沒有靈魂、沒有尊嚴、沒有是非,工作、賺錢、娛樂這個循環佔有了他們的人生,甚麼都是假的,只有眼前的快樂才是真的。
選擇這種生活的人,其實是把自己放逐到一口名叫「娛樂」的井內,然後不再理會井外的腥風血雨,即使偶然有鮮血灑落到井底來,這種人也毫不關心。

假如有一日,你打開電視,看到的新聞全都是當權者篩選過的內容;購買一份報紙,二十張內有十六張在報娛樂新聞;彷彿這世界上,除了娛樂之外,其他一切都消失了似的。明明昨天還和你打招呼的鄰居,今天就莫名其妙的失蹤了;明明每天和你在「微訊」談天的青年,帳戶不明不白的被刪除了;你都不關心,你只關心今晚將要播出第三千四百六十二集《龍蝦情緣》的劇情。

你樂意這樣生活嗎?你希望這樣生活嗎?

Neil Postman 在《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說:

"Orwell feared that what we fear will ruin us. Huxley feared that what we desire will ruin us.
This book is about the possibility that Huxley, not Orwell, was right."

「奧威爾(1984作者)擔心我們憎恨的東西會毀掉我們,赫胥黎(美麗新世界作者)則擔心的是,我們將會毀於我們熱愛的東西。而這本書就要證明正確的是赫胥黎,而不是奧威爾。」

「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正正就是大家一直最喜愛的東西。

 

3.3. 忍氣吞聲計劃逃離

就如前述,想在未來的香港「有尊嚴地活下去」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但其實你可以選擇,可以選擇離開香港這個地方。當《中英聯合聲明》簽署的時候,不就有一大堆香港人用腳投票,紛紛「移民外國,做二等公民」嗎?

要移民不難,只要有錢就可以了。

以美國為例,投資移民的條件如下(任何一項):

在美國投資100萬美元並至少製造10個就業機會
在低就業地區投資50萬美元並至少製造10個就業機會
在「地區中心」項目投資50萬美元

即是只需要大約390萬港元,就可以讓你和你的家人擁有綠卡了!390萬,比在沙田買一個單位還便宜!

但問題來了,香港2013年家庭住戶每月入息中位數為22,400元,即是這樣的家庭即使不吃不喝,也要14年才可以存到390萬,如果薪金花掉一半,則要28年。

那未存夠錢之前怎麼辦?唯有忍氣吞聲,對所有不公義,不平等視若無睹,再求神拜佛他們不要誤中副車而逼害你。慢著,當你存錢存得差不多時,他們垂涎你的財富,逼害你可能就不是誤中副車了。那時你發現自己忍辱負重存下來的資金一下子全被當權者的爪牙奪取,除了絕望之外,就是絕望。

 

nami

 

《海賊王》入面的娜美就嘗過這樣的痛苦。

而這種絕望會把人逼向反抗的道路。

 

3.4. 勇敢表態不畏逼害

你「希望」這個地方可以改變。你希望這地方會變得公平,會變得公義,會讓人們監察當權者的所作所為。你堅持發聲,堅持以理服人,你希望獨裁者會被你的道理說服,繼而交出權力。

在雨傘革命後的香港,單單表態,就需要極大的勇氣。因為你面對的,將會是鋪天蓋地的逼害,警察會不停翻查法律,希望可以把你輯捕歸案;外圍組織會軟硬兼施,把你嚇得屁滾尿流;當權者會修改法律,務求將你等異見者一一剷除;平民百姓會上報中央,免得被當成你的同黨。一切一切,都會把你逼向牆角,再沒有喘息的餘地。

但你還是堅持發聲,即使上個月剛剛有個異見者家裡無故發生嚴重火災,一家三口死於非命;即使每天都有神秘電話打來,告訴你要小心家人的安全;即使警察每隔一個月就巧立名目把你帶回警署,極盡羞辱。

你沒有放棄。

你令人佩服。

你贏盡了光環。

你要出名到令當權者不敢殺死你,因為你的死可能會成為革命的導火線。

你成功了,但當權者仍舊毫髮未傷,每天繼續享受酒池肉林,繼續壓榨人民。

若果你不成功,則被當權者逼害至死,永無寧日。

最近十年裡,劉曉波、艾未未、陳光誠等人,不正正就是這樣堅持的人嗎?他們現在不是流亡海外,就是正受軟禁、監控或牢獄之苦。

香港需要這種不畏逼害,勇敢表態的人,雖然未必能動極權的分毫,但總比慢慢習慣為好。

 

3.5. 發起革命誓死不從

你要以實際行動改變這個地方,當然不是說立刻拿幾支AK47進去和當權者拼命,但你的確要作出行動,而非單單的表態。

起初你決定響應良心抗稅行動,加重政府的運作成本。然後你決定杯葛一切所謂「反佔中」的企業,以經濟行動守護香港本土。接下來你計劃和戰友們宣揚讓香港改變的計劃,你們決定不再向當權者乞求任何東西,權力是人民賦與的,當權者不義,人民當然有權收回權力。

這就好比發生在1773年美國的波士頓傾茶事件,人們對不合理的政策作出反抗,同時地,也是對當權者的最後通諜,告訴他們,繼續這樣的話,革命就會發生。

 

boston-tea-party-3

 

理所當然地,當權者會依然故我,無動於衷。人們開始明白到,和不講理地當權者講道理是行不通的,除了革命,而且革命成功之外,我們別無他法。
走出來的人,要有「不成功,便成仁」的心理準備。無論最後演變成真正的武裝反抗(可能性較低)還是像「向華盛頓進軍」般的大型事件,今次人們不會再坐在街上等待當權者的回應,而是以實際行動來逼使當權者屈服。

這是一場戰爭,一場革命。

成功的話,我們便可以擁有一個公平、公正的家。

失敗的話,又如何?我們早已經失敗過一次了。

 

4. 總結

兩傘革命徹底的失敗,其實是一個好機會,去讓我們反思「當權者」究竟是一種甚麼東西?

「當權者」有憐憫之心嗎?有同情之心嗎?

「當權者」害怕甚麼?不害怕甚麼?

「當權者」有甚麼目的?我們要阻止他嗎?

只要能解答這些問題,香港才有光明的未來。我相信大部份香港人其實都不想香港擁有上面所述的未來,我希望大家都能作出正確的選擇。

 

作者:Katarina Prestor

Katarina Prestor
好想寫小說,但寫親都無人睇。當然我唔覺得係自己問題。因為呢個世界上,當問題出現既時候,永遠都係人地有問題。https://www.facebook.com/katarinaprestor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96658
Date: 2015-01-19 14:31:31
Generated at: 2021-09-29 07:40:0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1/19/96658/雨傘革命失敗後港人求生手冊